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达利的艺术:偏执狂的理由


□ 李方明

  随着西班牙人萨尔瓦多·达利(1904—1989)的出现,人们终于改变了以往那种认为超现实主义已经废除了天才的看法。因为随着达利的到来,梦境的窗口或许第一次被真正打开了,以至于整个世界都觉得被抛在了无边无际的荒诞中。
  事实证明人们的判断没有错误,达利的确是现代艺术史上最为引人注目的天才之一。当然,使人们产生这种印象的原因,除了达利那令人惊异的作品之中所迸发出的天才的能量之外,还有他那异乎寻常的行为。在他的自传《萨尔瓦多·达利的秘密生活》一书中,达利以一种夸耀的口吻讲述了自己的成长以及艺术创作的观念。
  生活在父母无休止溺爱中的达利,在童年时期就制造出了各种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的事件。达利在十七岁的时候进入马德里美术学校学习,此时他实际上已经掌握了从印象主义到立体主义所有的现代艺术风格。20年代初期,他发现了契里科和卡拉开创的“形而上画派”,并接触到了弗洛伊德的思想。尤其是弗洛伊德对梦的解释以及对潜意识的分析对达利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使他从中寻找到了摆脱从童年时期就开始困扰他的色情与荒诞的出口,并为达利提供了展现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以及发泄自己过剩精力的空间。1929年夏天,他开始创作一些小幅油画,这些作品布满了经过精细描绘的非理性的物象,其中包括动物、昆虫、人体解剖碎片以及其他怪异的东西,例如《被启发的欢乐》和《欲望的调节》等就是这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一些毫不相干的事物被不合逻辑地组合在了一起,呈现出一种梦境般的意象。达利后来把它们称为“手绘的梦境照片”。
  达利热衷于显示自己个性的努力,使他很快就找到了确立自己地位的方法。他于1930年出版了一本名为《看得见的女人》的书,在这本书中他提出了“偏执狂批判”的方法,并把这种方法简单地解释为用一种达利式的幻觉来取代可视的现实。“偏执狂批判”方法的出现,使达利开始摆脱了契里科等人对他曾经产生过的影响。从30年代开始,他陆续完成了一系列奠定自己画坛地位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达利以他擅长的写实技巧营造出一个神秘而又令人感到焦灼的世界。在《记忆的永恒》一画中,远山、树干、达利肖像的变体以及软绵绵的钟表被不合逻辑地安排在了同一个空间之中,显示出一种充满荒诞色彩的梦境效果。特别是被软化处理的钟表,至此成为达利一生偏爱的主题。他把固体的钟表表现成为一种如同奶酪般柔软的东西,目的是要“撕掉理性蒙在现实上的种种面纱,并努力地展现出面纱背后那个正在下沉或者正在腐烂的软性世界”。此外,达利有时候还会运用一些具体的、人们所熟悉的事物来构成另外一种似乎是完全陌生的存在,以此来显示视觉的歧义性。他曾用七个裸体的女性拼成了一个骷髅的形象,并把它称为“爱欲与死亡”的象征。达利作于1936年的《西班牙内战的预感》则运用了被拆卸的、零散的肢体表现战争即将到来之时社会摇摇欲坠的感觉。有时他也会根据他所感兴趣的古典画家的作品来创作变体画。例如他宣称从米勒的作品《晚祷》中发现了一种性欲的象征,并为之创作出大量的变体效果。凡此种种,都是达利运用“偏执狂批判”来进行创作的结果。
  然而从本质上来说,达利的艺术完全是建立在理性的、刻意而为的基础之上的。正如达利所说的:“我相信,通过积极推进意识的妄想,在即将到来的这一时刻,将有可能把混乱加以系统化,从而帮助人们完全不必相信现实的世界。”这或许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对现代社会的一种哲学式的思考,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达利的确对现代主义艺术的发展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作者单位: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责任编辑 陈诗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