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的茶


□ 罗茂繁

离开故土都几十年了,但故乡的许多东西至今仍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其中最难忘的就是那故乡的茶。
一想起故乡的茶,我的眼前就会出现生机盎然的满地的绿,喉咙里就会出现那带着甘甜的满口的香。
我的故乡在粤东北的一个山旮旯里,那个地方除了山还是山。那些山一年四季都戴着用云雾做成的“白帽子”,让人觉得高深莫测,神秘无穷。那地方也许是因为成天云遮雾罩阳光过于吝啬的缘故,不管我的老祖宗怎么勤劳,怎么厚道,种的庄稼都不怎么样。种的茶倒是实实在在的惹人喜欢惹人爱。
我们村有几百户人家,家家户户都种有茶,少的有十株八株,多的也只是二三十棵。在以前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那些纯朴得不能再纯朴的可爱的乡亲们,种的茶大都是自己用,很少拿到市场上去卖。当然,并不排除偶尔也有几个人会拿自己辛辛苦苦制作的茶叶去换点油盐之类。即使乡亲们不上街叫卖,镇里县里有些有钱人也会到村里去找人购买。也许这就叫酒香不怕巷子深吧。
我家也种有十几棵茶树。那茶树不是种在平整而肥沃的土地上,而是种在贫瘠而陡峭的山坡地边。原先那地是用来种蕃薯的。在那地边上不经意的种上一些茶树,既可用来扎牢地基,又可采收到一些茶叶,一举两得。那茶树也真是够懂事的,一年复一年,从不见我的父母给它们施过肥浇过水,但他们就是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每年立春之后,那茶树就像接到命令似的,嫩芽呼噜呼噜地往上冒。一开始是米粒那么大,第二天就会变成黄豆那么大……那叶片越变越大且越变越可爱。鹅黄色的光溜溜的叶子,有的像美眉挑逗天空,有的像问号问讯大地。她们散发着阵阵馨香,清新周边的空气,告示春天的到来。这个时候,你要是有空到茶树边走一走,包你精神抖擞,宠辱皆忘。小时候,我帮生产队放牛,开春时节就很喜欢到茶树丛生的地方去转悠。我喜欢茶叶芽的浓郁清香,更喜欢它的勃勃生机。一看到它们我就像有满脑子的灵气,使不完的劲。
茶叶芽长到小拇指大的时候,就要采摘了,因为在这个时候采集的茶叶加工出来后味美品靓价高。要是不采,茶叶再大一点就显得老了。这个时候再采,做出来的茶味道就差,所以家乡人采茶都很注意抓紧季节。
每逢采茶季节,茶山的景致最叫人赏心悦目。三五一群的采茶姑娘穿红戴绿地撒落在翠绿的山坡上,远远的看去就像是春日里怒放的山茶花。她们不时哼哼小曲,唱唱山歌,就像空谷里的鸟在鸣叫。
茶叶采回家之后,把采好的茶叶洗净晾干,而后放到铁锅里炒。像炒青菜一样煞了青后,就把茶叶放在簸箕里,用两只手使劲揉搓。直到把茶叶里面的青汁全挤出来了,就把它放回锅里用微火慢慢烤干,而后铲起来放到米筛上冷却,绿茶也就做好了。
刚制好的茶是不能马上泡来喝的,因为喝了人会很燥热,用广东话说叫上火。一般都要密封好,放置一段时间后才能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装在土陶罐里,搁置在烟火能够薰到的地方。等一年后再拿出来喝,效果最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