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官屯的繁华旧梦


□ 初国卿

  1957年生于辽宁省北票市,祖籍山东聊城。1982年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1993年创办《大众生活》杂志,任社长兼总编辑。现为《沈阳日报》专副刊部编审,辽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沈阳师范大学、沈阳航空学院特聘教授。著有《唐诗赏论》《佛门诸神》《期刊的CIS策划》等专著。散文作品入选2000年《中国散文最佳》《中国随笔最佳》和《散文选刊》“2000年中国散文排行榜”。2002年出版散文集《不素餐兮》,2003年获得“辽宁文学奖”散文奖。2007年出版散文集《春风啜茗时》与《那时只当是寻常——收藏随笔》。
  
  这是我第二次来江官屯。第一次来这里是几年前的一个春天,那时在沈阳的古玩市场地摊上不时能见到江官窑。这种一千年前的古瓷要价很低。但买的人却很少。在辽宁地面上,古窑古瓷并不多,只有辽瓷系列还有迹可寻。如辽阳的江官窑、鹅房窑和抚顺的大官窑、朝阳常宝窑、喀左房申店窑,然而后几种窑址已鲜为人知。踪迹难寻,只有江官窑,因其窑场大、窑址多、烧造时间长、地下文化遗存深厚、瓷器制品存世量大而闻名。据有关专家考证,江官窑始于辽,盛于辽、金之交,废于元初,按这个时间说,江官窑至少存在了三百余年。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个跨越了三个世纪的瓷业窑场,却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后人解读的文字记载。我曾寻找过许多文献典籍,始终没有发现有关江官窑的点滴史料,只在新修的《辽阳县志》中找到了算是官方但却是当代人的记载: “江官屯陶瓷作坊遗址,长一点二公里,宽○点五公里。其中河南岸长一百一十米,高三至五米的断层挤满了陶瓷残片。经现场探查,遗址规模比史料记载的大数倍。”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足够挑起我一向在游玩中考察古迹遗存的乐趣,于是在一个仲春时节。按照地图的标示,我和同伴第一次来到了江官屯。
  进入村口。见一片葡萄园边有辽宁省人民政府一九九八年公布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江官屯窑址”纪念碑。往村里走,打听古窑址在哪,或含糊其辞,或避而不答,多数人会骑上摩托车用手随意一指,更让人摸不着头绪。稍有热情的则直问:“要买碗吗?”从村西走到村东,我才真正弄明白,这里对“买碗”的,即来收购古瓷的最感兴趣。你不收购古瓷。自然对你兴趣淡淡。最后在一家小卖部前与几位大嫂聊了半天,才知道哪里能见到古窑址,原来到村后的江边上就会看见遍地的古瓷片。在我向江边走去时,一位大嫂追了上来,问我买不买带花的瓷儿。我接过细看。有两块白瓷黑花罐瓷片和一块兔毫盏瓷片。我问是哪里得来的。大嫂说:“哎呀,我们这里,家家地下都有。我这是在园子里拔花生、薅萝卜时随意带出来的。”她还说村里打井、挖菜窖、沼气池,掘葡萄沟都能挖到古瓷片,运气好还会遇到整个的碗、碟、油灯、小人小马什么的。她说得那么轻松。在我却深觉震撼,原来在我脚下的这片土地里。会有这么多辽、金时代的古瓷。大嫂见我不想买她的瓷片,就慷慨地塞到我手里说:“拿走吧,大兄弟,放我手也没用。”见大嫂一片诚意,我只好收下她的慷慨赠与。细细打量这几块瓷片,它虽已破碎残缺,但仍有着江官窑中的精品意义。我用手擦去瓷片上的尘土,它一下光亮起来,那一千年的光泽里留下了我带着汗渍的指纹。我的指纹在那一刻与江官屯古窑工的指纹自然地叠映重合,于此让我与古人完成了进入江官屯的握手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