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汲取和释放


□ 海 风

  我似乎不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因为个性中太多的随意和懒散,阅读于我,竟也成了一段随性、不完整的旅程。初中时候,偶尔在家里翻到一本《解放军文艺》,里面一篇描写军旅情的小说给了我最初的震撼。那是父亲当兵时部队给订的刊物,成堆地摆在那儿,从来无人问津。我却从此恋恋于此。那个暑假,如饥似渴地把所有的《解放军文艺》读了个遍,读得懵懵懂懂,痴痴傻傻。文字的魅力,混沌初开。
  后来又迷恋上了古诗词。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在不同风格的意境中深深沉沦。我阅读的黄金时代应该是高中三年。那时候,哥德、罗曼·罗兰、司汤达、哈代、川端康成相继走近我的视野,次第为我展开一片璀璨磅礴的星空。我是一个异乡的游子, 以遥望故乡的心境,仰望星空中无数陌生而又熟悉的灵魂。然而尽管在这样一个如今看来堪称我阅读的黄金时代里,我阅读的完整性仍不足为外人道。《约翰克里斯多夫》耐着性子看了一半,《百年孤独》断断续续看了三分之二,想来真是羞愧难当。倒是一本薄薄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完整地看了两遍,为主人公赔进去不少叹息。后来移情别恋,又轻而易举为金庸、三毛、席慕容所俘获。相对于难以读懂的大师,通俗文学营造的美丽是更容易唤起共鸣的。
  如果说阅读是一种汲取,那么写作就是一种释放。和不完整的阅读相呼应, 我的写作也趋向随性和断续的风格。最初在报纸发表文字是1992年,几篇豆腐干散见于《南通工人报》和《启东日报》。后来沉寂了若干年,直到去年, 才拾起久违的笔,陆陆续续地写了一些散文、诗歌和小说。写作的过程是一种回溯和寻找,我必须挽留一些东西和一些记忆,必须用文字记录下生命里深深浅浅的痕迹。这种挽留和记录,就是一种释放。释放,是美好而痛苦的过程。
  在汲取和释放之间,我仿佛是一棵树,注定无法参天,却愿意献出每一片叶子的清香;如果连树也做不成,我就做普通不过的草,也能恣意地挥洒绿色。这份自由,由衷地喜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