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陪护工


□ 雷 蕾

陪护工
雷 蕾

护士小宫正在骨科病房的走廊上挂着红灯笼,几位拄着拐杖的病人笑哈哈地和小宫聊着。一位病人说:“给我们过年呀!现在的医院真是越来越人性化了。”小宫说:“是呀!明天,我们主任和护士长还要来给您们拜年、发糖呢!”另一位病人打趣道:“发不发红包?”“要红包干什么呀!把健康给你们,不是更好吗?”小宫说完,病人们都笑起来了。
突然,小宫从这笑声中分辨到一阵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了,是的,是救护车的声音。小宫心想:但愿不是意外伤,大年三十,图个吉利。小宫挂完最后一个灯笼,病人被推进病房,是车祸伤,但发生在三天前,已在车祸当地医院做了急诊手术,度过了危险期,回到这所离家较近的医院继续治疗。这让小宫绷紧的神经稍稍松弛了。小宫将病人收在了1床。病人王工,56岁,男性,全身骨折七处之多。用同事的话来说是“散架了!”他是被抬进病房的,夫人、兄弟、小舅子、同事一大堆,唱着号子将他抬上病床。抬时王工盖的被子滑脱了,裸露出王工的下半身,同事开玩笑说:“怎么连‘小鸟’都撞飞了?”然后是一阵轰笑。从这轻松的情绪可以看出,王工的伤情没有影响将来的功能,至少他的伤没有触痛他的心、他亲人的心。
但这伤实实在在限制了他的肢体的活动,使他的生活不能自理。
在王夫人的请求下,该医院陪护公司协调了一位护工李师傅。公司张经理在向病人及家属介绍着李师傅。透过这堆人群看到一位中年男子,个子不高,体型中等,上身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夹克衫,头发像一把草干枯而散乱,眼框深陷,一双眼球布满血丝,瘪陷的下嘴唇使他显得更加苍老,眼睛在看王夫人及家属时发出一种亮光。
“我老公伤的位置比较多,搬动很不方便,需要一位熟练护工。”王夫人说。没等张经理讲话,李师傅挤过人群向前移动两步,抢着说:“我干这行已经五年了,比他重的病人都招呼过。”“你刚才进病房,你知道病人有多重?”小舅子觉得李师傅的话不中听,呛了李师傅一句。这时,公司张经理说话了:“李师傅是我们公司的老员工。因为春节,护工大多都回家了,李师傅是我刚从神经外科协调过来的。他能否让病人满意,只有做了以后才知道。
如果病人不满意,有待岗的护工,我们给王工更换。”
王夫人是在上午王工入院后去找了这位张经理,请他帮忙一定要找一位护工。但王夫人对这位李师傅的第一感觉不满意,在听了张经理的这一番话后,她还是和公司签了合同。按照这个陪护公司的规定,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三,陪护费是平时的三倍,从正月初四到正月十五,陪护费是平时的二倍。这是霸王条款,没有任何物价规定来约束它,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好歹,王工用的是公家的钱,不心疼,但王夫人尽可能提出所能想到的要求,李师傅的海口一一答应。
王工入院的第一夜,很闹腾人。
不适、疼痛整夜伴随着王工。王工的左腿想动一动,李师傅抬起王工打着石膏的左腿活动活动,再轻轻放下。左腿刚放下,右腿又不适。因右腿被一根穿过小腿的钢钉牵引在床上,不能搬动,李师傅只能帮王工按摩肌肉,分散王工的注意力。李师傅刚停下酸痛的手臂,王工又喊左胳膊难受,又将左胳膊抬一抬、牵一牵。这边刚忙完,腰不适又来了,又要用垫圈把腰垫起来。还有肩疼,脖子不适,都要李师傅去揉搓。医生用了止痛和帮助睡眠的药,但对王工没有任何作用。这样直到夜里三点多,王工终于睡着,李师傅这才躺下,头一挨床就睡着了。没过半小时,王工的不适又来了,“李师傅,李师傅!”李师傅这边却没有动静。王工用一只唯一没有骨折的手拍打着床架,“噼哩,啪啦……”整个病房里的病人、陪伴都被惊醒了,喊醒了李师傅,李师傅一轱辘爬起来,冲到王工床边,“怎么啦?怎么啦?”李师傅问。“疼痛,难受。”王工答道。李师傅又给王工变换着体位,按摩着肢体。李师傅知道王工的这种疼痛和不适是由于长时间一个姿势卧床引起的,医生是解决不了的,只有靠陪伴的搬动和按摩了。这一夜李师傅再也没有睡。

李师傅寻思着,这个钱还真难赚。况且不说除夕夜的过法,不求祝福、喜庆,只求能平安地睡一夜,也难。刚在神经外科招呼一个重病人,三天三夜没睡觉,实在撑不住了,准备回家,又被经理派到这儿,心里想骨科的病人轻松些,没想到……。李师傅这会又埋怨他老婆,早在一周前,他就要回家过年,老婆非要留这儿,还说一位老乡,夫妻俩去年过年没回家,赚了几千块。春节干十天,可顶平时的一个月。但这样下去岂不要了我的老命,这得想办法。
早上七点刚过,王夫人就来了。李师傅将王夫人叫到一边,告诉王夫人王工昨夜的情况。末了向王夫人摊牌:王工的情况确实太重,一个护工支撑不住,要么增加护工,要么他只有违约了,宁愿被公司扣除20元的违约费。
王夫人内心很清楚王工的情况。王工在外地出事,她曾在当地医院陪了三天,三天几乎没眨眼睛。王工的每一份痛楚都要她陪同一起度过,最后一天她的高血压病复发了。王工缺乏忍性、刚性,王夫人很清楚。况且医生说,王工有脑震荡,情绪烦躁。其实,出事头三天,除了王夫人外,还有两位护工轮番陪护。王夫人让李师傅吃的这个闷亏只有王夫人知道。李师傅提出增加陪护,王夫人没有二话。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