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陪护工


□ 雷 蕾

陪护工
雷 蕾

护士小宫正在骨科病房的走廊上挂着红灯笼,几位拄着拐杖的病人笑哈哈地和小宫聊着。一位病人说:“给我们过年呀!现在的医院真是越来越人性化了。”小宫说:“是呀!明天,我们主任和护士长还要来给您们拜年、发糖呢!”另一位病人打趣道:“发不发红包?”“要红包干什么呀!把健康给你们,不是更好吗?”小宫说完,病人们都笑起来了。
突然,小宫从这笑声中分辨到一阵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了,是的,是救护车的声音。小宫心想:但愿不是意外伤,大年三十,图个吉利。小宫挂完最后一个灯笼,病人被推进病房,是车祸伤,但发生在三天前,已在车祸当地医院做了急诊手术,度过了危险期,回到这所离家较近的医院继续治疗。这让小宫绷紧的神经稍稍松弛了。小宫将病人收在了1床。病人王工,56岁,男性,全身骨折七处之多。用同事的话来说是“散架了!”他是被抬进病房的,夫人、兄弟、小舅子、同事一大堆,唱着号子将他抬上病床。抬时王工盖的被子滑脱了,裸露出王工的下半身,同事开玩笑说:“怎么连‘小鸟’都撞飞了?”然后是一阵轰笑。从这轻松的情绪可以看出,王工的伤情没有影响将来的功能,至少他的伤没有触痛他的心、他亲人的心。
但这伤实实在在限制了他的肢体的活动,使他的生活不能自理。
在王夫人的请求下,该医院陪护公司协调了一位护工李师傅。公司张经理在向病人及家属介绍着李师傅。透过这堆人群看到一位中年男子,个子不高,体型中等,上身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夹克衫,头发像一把草干枯而散乱,眼框深陷,一双眼球布满血丝,瘪陷的下嘴唇使他显得更加苍老,眼睛在看王夫人及家属时发出一种亮光。
“我老公伤的位置比较多,搬动很不方便,需要一位熟练护工。”王夫人说。没等张经理讲话,李师傅挤过人群向前移动两步,抢着说:“我干这行已经五年了,比他重的病人都招呼过。”“你刚才进病房,你知道病人有多重?”小舅子觉得李师傅的话不中听,呛了李师傅一句。这时,公司张经理说话了:“李师傅是我们公司的老员工。因为春节,护工大多都回家了,李师傅是我刚从神经外科协调过来的。他能否让病人满意,只有做了以后才知道。
如果病人不满意,有待岗的护工,我们给王工更换。”
王夫人是在上午王工入院后去找了这位张经理,请他帮忙一定要找一位护工。但王夫人对这位李师傅的第一感觉不满意,在听了张经理的这一番话后,她还是和公司签了合同。按照这个陪护公司的规定,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三,陪护费是平时的三倍,从正月初四到正月十五,陪护费是平时的二倍。这是霸王条款,没有任何物价规定来约束它,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好歹,王工用的是公家的钱,不心疼,但王夫人尽可能提出所能想到的要求,李师傅的海口一一答应。
王工入院的第一夜,很闹腾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