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鸡被剥夺的性福生活


□ 梁春雪

  世界上有些食物真的是“有意义,没内涵”。因为担了个“对XXX有好处”的名声,所以即便再难吃,也总是热销。各类睾丸就是其中一种,它们口感糟烂,气味腥臊,外形浑沌,可就因为有“壮阳”的美名,所以在餐桌上长盛不衰。其中因为鸡的睾丸比较小颗,容易入口,所以也就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睾丸里的战斗机,出镜率极高──可怜天下小公鸡啊。当然厨师们比我更知道它是多么不上道的食材,所以多数懒得烹饪它,往火锅里一丢,让浓麻重辣盖过腥臊去,万事大吉。
  江太史他家食谱里有道菜叫做鸡子戈渣,算是对鸡子这种食材的最高礼遇。它是把鸡的睾丸去血丝,剥去最外面的筋皮,取里面糊烂如豆腐的质地,加调味捣烂搅拌成型,捏成骨牌形状,下油锅炸了之后浇上浓浓肉汁──其实炸了浇肉汁这种做法,就算是黏土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这道菜卖点无非是厨师的心思,现在就算在香港也没有谁家还在做这个菜了。
  “戈渣”这两个字来得蹊跷。除了鸡子戈渣之外,粤菜里并没有其他“戈渣”。但是根据它的做法以及广东厨师以前乱写字的习惯,所谓戈渣,其实应该是“锅炸”的音译讹书。也许当初发明这个菜的是个内地厨师,给它起名“鸡子锅炸”,被听不懂普通话的广东厨师听在耳朵里,就写成了“戈渣”,凭空给这道菜添了一点情调呢。
  在阿拉伯地区,有些游牧民族依然保持生吃羊睾丸的习俗,并且把它奉为神品,用以献给远道而来的贵宾。在电视里见到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探险家吃它,要知道这个探险家在地沟里挖到肉虫子都毫不犹豫地生嚼下咽,可是面对生的羊睾丸,他还是禁不住踌躇了一下。后来,他狠狠地咬了它一口,坚韧的外皮破裂之后,里面的白色半固体汹涌流出,他忍不住在镜头面前狂吐起来,喘了半天粗气,才说:“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食物。”
  其实人已经是365天都是发情期的动物,自然界根本没有任何动物能与之匹敌。但是,在这个追求无上“性福”的年代,动物睾丸的壮阳功能不但没有被科学所驳倒,相反还多了滋阴的功能。所以在日本还有“鸡子美容法”以及“鸡子丰胸法”。说是吃了鸡子/涂抹了鸡子精华之后,能有效抗皱纹,防止衰老,甚至还可以让胸部增大几个罩杯──用雄激素做本来应该雌激素负责的事情,而且还做得挺好,这也只有神秘的东方食疗才能做到吧。说到神秘的东方食疗,幸亏张悟本没对鸡子发生兴趣,否则人们若喝起“鸡子绿豆汤”来,天下的母鸡可就找不到如意郎君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母鸡被剥夺的性福生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