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为“流言”的艺术


□ 赵 川

  如果走上街头探问一下,会发现社会上关于齐白石、毕加索、现代派、杜尚的小便池,或安迪·沃霍尔以及当下知名艺术家和他们作品的了解,大都是建立在一些不甚准确的道听途说之上。有些看来像是常识,实际上其中的“了解”非常有限,多数凭了些流言,或发展出传奇。但艺术,是否很大程度上正是这样被公众知道和理解的?
  不论中国古代的顾恺之还是欧洲现代的毕加索,其实,直至半个世纪以前,艺术大致还是讲究原作的。那样的艺术离不开手艺,关于它们的传闻和流言,让有限的原作,无限地通过口头或文字描述流传。不少艺术作品人们没法见过,但知道存在过,在图像传播发达起来的时代之前,它们过早被毁了,只剩下别人的记载。比如顾恺之在南京瓦官寺画的维摩诘像,只留得句“光照一寺”。还有许多作品虽然完好存在,但多数人没有看过原作或逼近原作的复制品。人们只看过一般般的印刷品,比如米开朗基罗画在梵蒂冈西斯廷小教堂顶上的《创世纪》,或毕加索的《格尔尼卡》。我以前在美术学院学习,不少是靠对那些劣质印刷品来揣摩学画。十七世纪欧洲油画大师伦勃朗处理光线的技术在美院内外流传甚广,谓之“伦勃朗的透明画法”。但去欧洲或美国的博物馆一看,根本不是我们讲的那样。传闻多数时候没法很好地复述只属于视觉的技艺,甚至有意无意歪曲了技巧或平添了神秘性。以前的美术史老师花很大功夫解释顾恺之如何要求“传神阿堵”,但缺乏画来做旁证,我们的意会更像雾里看花。一些流言或传闻在专业圈子里也会被上升到学术。对于更多普通人,关于艺术的传闻,好像蒙娜丽莎似的微笑,让艺术更成为想象力丰富和别具一格的精神产物。
  传闻中的艺术,感性流失,逻辑日见直白。除去纯技术性的讨论,艺术作品的含义关乎阐释,在艺术中本来并非一定清晰存在,但在延展、流传中的媒介的作用下,那些含义可能随了别人的口水或笔墨诞生,抑或一次次明确起来。艺术作品原本要诉诸感观直达人心的,但在传播,甚至炒作成为传闻的路途上,其中不可言说的隐喻被强行拉出来,被迫反复交待。关于艺术的传闻反映了艺术的局限吗?但我们好像也唯有如此,才能开始对一些事物的初步接触。而如非特殊兴趣或专门学养需要,人们大致对一些事物的了解,也就停留在这一层面上,例子俯首皆是。
  
  现当代艺术从拥有时代文化强势的西方开始,上世纪下半叶后很大程度上离开手艺,走向所谓观念化。它要求思想的技巧远甚于手上的技艺。艺术的疆域被开拓,各种日常行为、元素和形态被引入用于艺术工作。他们不再强调耗用匠心去制造轻易就会被垄断的原作,只着意于打造出可以引发种种阐释的作品,形成说法。部分艺术家的理想更是抛弃复杂技巧背景带来的门槛,用日常生活中的元素当创作媒材。这是一场艺术企图从高度技巧化的美术语言,转向日常文化语言的运动。一定意义上来讲,因此产生的很多作品更利于催生流言,并且在大众传媒发达起来的社会中,可以仅以传闻存在,或根本就只为制造传闻。不管是出于传播社会理念,或通过传播更好地占据社会地位,那样的作品总期望能摆脱小众层面,作用于大众。前者的例子是德国人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社会雕塑”,后者则是美国人安迪·沃霍尔的种种别出心裁。艺术很大程度上服从了功能化要求。他们将制造传闻的策略,提到了相当高度,想以此带动社会观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