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枝下的香事


□ 永 宁

《墨庄漫录》中有一段文字,真的很神奇:
孔雀毛着龙脑则相缀,禁中以翠羽作帚,每幸诸阁,掷龙脑以辟秽,过,则以翠羽扫之,皆聚,无有遗者,若磁石引针、琥珀拾芥,物类相感然也。
该书作者张邦基生活于两宋之交,照他的说法,宋代宫廷中,皇帝每次到后妃的宫院中去,御辇所过之处,都有专人事先向地上洒龙脑香末,用以驱避邪秽。为了杜绝浪费,等皇帝离开之后,再用孔雀尾扎成的扫帚,去把龙脑香末收集起来——孔雀尾对龙脑香有特别的吸附力,就像磁石吸铁针那样,用这样的翠帚在地上扫来扫去,散在四处的龙脑就都会粘缀到孔雀尾上,于是就可以回收再利用了,似乎还挺注意节约的。这个说法听去如此的离奇,让人怀疑讲述者是在搞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创作。后人很少注意到张邦基的这一提法,显然是将之归为“小说家言”,不足认真对待。
可是,五代时期的花蕊夫人在一首《宫词》中,提到了颇为相似的做法:
安排诸院接行廊,外槛周回十里强。
青锦地衣红绣毯,尽铺龙脑郁金香。
把妃嫔们的宫院都用长廊连接起来,外面安装栏杆,地面则铺上青锦地衣、红绣毯,还遍洒龙脑香、郁金香。这里同样提到,在皇帝所要行幸的地方铺洒名贵香末。当然,咱们仍然可以下结论说,花蕊夫人也是在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在搞文学夸张。不过,就算咱们认定,相隔百余年的两位作者是都在进行诗意的虚构,那么,也该进一步追问,是什么样的背景,促成了文人们产生这样奢侈的念头?
在五代及其前后的很长一个历史时段里,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展开的国际香料贸易活动,在规模和水平上,似乎大大超过了我们的意料。《太平广记》卷二二七《技巧》引《谈宾录》的一则记载,描写著名的华清池的内部装修,其中的细节之一是,“又于汤池中叠瑟瑟及檀香木为山,状瀛洲、方丈”。类似的记载还出现在《太平广记》卷二三六《奢侈·玄宗条》,说是“垒瑟瑟及沉香为山”;另外,唐人《明皇杂录》则说是“垒瑟瑟及丁香为山”。瑟瑟,是从外国传来的蓝宝石、青金石一类的贵重宝石,檀香、沉香则是珍贵的进口香料。按照唐人的传说,唐玄宗的时候,就用这些贵重材料制作成装饰性的假山,安放在巨大的温泉浴池里。照例的,咱们会认为这是小说家言,是自由想象,与当时的实际情况没有什么关系。问题是,在近年法门寺地宫出土的唐代文物中,真的有四件整块天然香料制成的小型假山,而且《衣物帐》上记得明明白白:“乳头香山二枚,重三斤;檀香山二枚,重五斤二两;丁香山二枚,重一斤二两;沉香山二枚,重四斤二两。”就其中的檀香山来说,已经破为残段,但仍然可以看出当初是被着意地加工成假山的形状,并且带有描金装饰,各残段都在十五至十九厘米之间。这个发现,让咱们大吃一惊地醒悟到,关于华清池中装饰有“香山”的记录,并不是纯粹出于想象力的结果,而是有着现实依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