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忘了观念 只剩动作


□ 王国平

《龙虎门》在一味追求“打”得精彩的同时,也试图构建一些关于人生关于信念的浅层哲理引导。
从类型角度来考量,武侠电影是中国电影创作体系中最为完备、最成规模的类型。不过,颇为吊诡的是,武侠文化的兴盛不在内地,而在视为“文化沙漠”的香港。不管是武侠小说还是武侠电影,不论是武侠人物还是武打明星,香港发扬光大了整个中华民族的侠义侠魂,即使是出生于内地的李连杰,也必须要到香港去浸染一番,才能发掘出自己的价值潜力,一步一步走上个人事业的巅峰。
但成也香港,败也香港。香港文化的现实性、功利性促成了武侠文化的流行,但也摒弃了武侠文化的内在根基,那就是文化的内在厚度与深度。于是,武侠电影先天性出现营养不良的缺陷,过于关注动作制造的外在视觉奇观,由当初拳头对拳头、飞腿对飞腿的肉搏,到现在借助电脑特技而肆无忌惮、天马行空。然而,“悦目”可以敛集一时的人气,真正的根本还是“赏心”。也就是说,一味倾注于对“悦目”的营造而忽略对“赏心”的追索,这是武侠电影所遭遇的发展瓶颈,也是固有的命脉。
可惜,或许是由于对电影商业过度的热忱,更可能是观念束缚深如许,武侠电影在创作上的突破凤毛麟角,大多放不开手脚,循着既定的轨道一路狂奔,而把“创作贵新”的谆谆教导抛却在脑后。这包括我个人曾经给予厚望的《龙虎门》,结果给人的感觉不外乎“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龙虎门》的叙事情节很简单:王小龙和王小虎是一对同父异母兄弟,王小龙替黑帮老大马坤办事,王小虎世袭经营着龙虎门武馆。王小虎希望兄长“金盆洗手”,一道重振龙虎精神。在这个当口,王小龙有两条路径可以选择:一是在忠孝之间选择忠诚于老板,继续在黑道上“沉沦”,这就可能与血气方刚的王小虎之间发生为人为事上的对决;一是王小龙浪子回头,决定“放下屠刀”,但江湖险恶,不是自家菜园子,进出自便。电影让王小龙选择了第二条路径,关键是马坤也洗手不干了,但江湖一环扣一环,换一个参照系,马坤也是小卒。他决定退出,亚洲犯罪集团罗刹教教主火云邪神感觉自己被耍了,不肯放过马坤,自然王小龙遭到“株连”,王小虎也逃脱不了“干系”。好人有了,坏人也有了,叙事在人物上的“二元对立”格局基本形成。
正义战胜邪恶,这是武侠电影的绝对主旋律。问题出现了,解决的方式就是“打”,这也是武侠电影的应有之义。但《龙虎门》除了“打”就是“打”。有甄子丹这样的动作设计大师在,更有技术精湛的电脑特技团队,“打”自然有其水准。但是“打”不能“金鸡独立”,而是需要根基的支撑,需要有内在动因的牵引,需要细节上的环环相扣,“打”得自然得体,“打”得有理有据。
在这个层次上,《龙虎门》混沌一片。电影的整个故事创立的背景存在严重的错位。从人物装束以及举止言行来看,故事应该是发生在当下。但电影故事又不是警匪模式,而是力图突出“侠”的情怀,而当下并不具备产生“侠”的土壤,于是编剧不顾及时空是否错乱,硬是建立一座庙宇,请出一位奇侠,既指点人生迷津,又传授绝世武功。所以,电影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出现“骑墙”现象,观众无法辨清这是当代还是古代,于是也就无法进入具体情境,形成很别扭的“陌生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