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守门人


□ 胥和彬

  这次孔老师去问招聘守门人的事,他就没有急于离校了,而是把狗拴在了操场边的榕树下,就去找学校的“鬼老师”。“鬼老师”和他是最要好的。说起要好,其实也不然,用“鬼老师”的话说,主要是他们原来在村上教书的时候,都喜欢那口“马尿”;如果不喜欢,也许孔老师就是来希望小学十回八回,想用酒精“麻醉”一下自己,也还是想不起“鬼老师”这个人的。

  这天酒过三巡之后,“鬼老师”就指着孔老师骂:“你太迂了,太懂不起事了,只以为天上会掉馅饼,你美吗你?”

  孔老师傻傻地望着他,没有反驳。要是平时,别说你骂,就是说了句重话孔老师都要和你扳到底。这时“鬼老师”在旁边拿一个碗,叭的一声顿在了桌上,拿把瓢羹连舀三下,碗里的酒就是半碗了,置在他面前说:“喝了,喝了我教你几招。”然后“鬼老师”又说:“真是的,都上六十岁的人了,还不成熟,难怪女人看不上你哟。”

  孔老师被骂得面红耳赤。之后伸长脖子,眼睛瞪着酒碗说:“天,那么多?”

  “你不想听?”

  “想听。”

  “想听就乖乖喝了。”

  孔老师再次瞪圆了两只“二筒”,盯着那碗里的酒。

  “喝不喝?!”

  孔老师端起碗,闭着眼,就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喝下去了。随后手一横,抹掉了难受的泪水。

  桌上立刻响起了啪啪的掌声。

  这时“鬼老师”就把嘴伸到孔老师的耳边,用手罩住,慢慢“咬”起来。孔老师听后:“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其实“鬼老师” “咬”孔老师的耳朵说的是叫他去弄几斤雄鱼,也就是鳙鱼。“鬼老师”说这是张校长平时无意说出来的,他说他这些年吃饲料鸡、饲料鸭都吃成“三高”了,很想换换口味吃点“绿色”的。

  孔老师家住距离希望小学十公里的板桥村,那是个“山高路不平,下雨怕出门”的穷山沟。但那山沟中间有条河,里面的鱼儿却不少,这样给孔老师度过周末却平添了很多乐趣。

  孔老师一共去河里钓了几天“绿色”鱼,他天天把钓来的鱼都倒进缸里养着。后来他开始选鱼,虽说他一辈子没近过女色,但他认动物的公母却是很厉害的。孔老师把鱼头部、胸部有“珠星”的,体表皮肤粗糙的,挤压下腹有乳白色精液流出的,就“录用”。也就是根据“鬼老师”的全要“男”鱼,不要“女”鱼。这天在太阳下山的时候,孔老师就给镇上住的张校长家送去了。

  后来,孔老师坐在自家草房前的石梯上一边吧嗒吧嗒吸着烟,一边凝视着通向学校方向的大路。一天又一天,没有学生给他捎信回来。孔老师想,难道张校长嫌那鱼小了吗?

  狗,也就是他的金刚,这时蹦跳着来亲热他了。孔老师叫它趴下,金刚就趴下;叫它翻滚,它就翻滚。这时孔老师抱着金刚的头和自己的头碰起来,孔老师的眼睛看着金刚;金刚的眼睛看着孔老师。两个就这么对视了很久一阵。孔老师问:“老伙计,现在我遇上麻烦了,请你给我出个主意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