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拉嘴子·轻腚啷当


□ 董晓葵

  在一商务酒店吃饭,见菜牌上有一行黑字:啖蟹热线。作为品读大连话的作者,我极为惊喜,遂向服务生建议写成“歹蟹热线”,大连话的“歹”由“啖”而来。服务生说:“歹”太难听了,你们大连话太土了!土气是各地方言的共同气质,没有哪座城市的方言是高雅的,方言土语素来土得扎实、亲切,土得趣味纵生,魅力四射。当然,如果只是一味地土气,那也低估了方言的特殊魅力。土得掉渣的方言,有着令人叫绝的摹情状物的功夫,那浑然天成的贴切简直令普通话失去作为。

  曾记否,20世纪90年代,常见甘井子一带的饭馆在窗上贴一行红色草书:杀猪菜,血受!血受,即纵任奔逸、血脉不断的草书心情。“歹蟹热线”也可以用嘛,南方人吃蟹子摆一套精细工具,细细地啖,而北方人吃蟹子,一掰两半,左一口,右一口,完事了,“歹”最能体现这种粗犷与蛮气。

  在各地方言库里,含贬义色彩的方言占比不小,它们趣味强,传播广。品读大连话你会发现,对于举止失宜、才疏学浅的形容比比皆是,若从中拽出两个代表,应是“拉拉嘴子”和“轻腚啷当”两例。

  拉拉嘴子

  拉拉嘴子,是指班级里的后进生,同义词是“拉巴丢”。

  大连作家陈昌平在长篇小说《国家机密》里描写了一个擅长做梦、预言现实的男孩儿,他名叫小六子。他做的梦分为大梦和小梦,大梦是梦见毛主席的梦,小梦就是大梦之外的所有梦。小六子和伙伴们在老街上茁壮成长,滚铁环、抽陀螺、打弹弓、跳房子、骑马打仗、警察抓特务……他们不仅会玩游戏,更会发明游戏,“那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要撤尿,其他人马上传染一样地都要撒尿。于是大斌就把撒尿提拔成一项赛事——第一看谁滋得高,第二看谁时间长。大斌嘴含铁哨,‘嘟’地一声令下,每个人都腆起肚子,使劲儿往墙上吱吱吱地射尿。墙上顿时涌现出一波一波的湿线,脚下生成一条条生动活泼的蛇流……这是几乎每天都有的一项比赛,只是小六子的战绩一向不太好。因为小伙伴们的个头比他高、小鸡鸡比他大,所以即使小六子每一次比赛都使出改天换地的劲儿,也从来就是一个拉巴丢儿。”

  论大连足球,有人说“阿尔滨没有乌塔卡就是个拉拉嘴子”、“我赞成两队合并,那些靠钱和关系踢上比赛的家伙赶紧消失,留在大连的必须是人才,拉拉嘴子请走人!”、“国内门将除了王大雷,其余都是些拉拉嘴子。”

  关于“嘴子”的方言不少,天津方言“卫嘴子”,是指天津人能说会道,口才非凡;武汉方言“火嘴子”是指在嘴周生发的脓血小包;河南方言“扁嘴子”是指鸭子。这些“嘴子”都没有“拉拉嘴子”生动形象,“拉拉嘴子”是什么样子呢?衣衫不整,蓬头垢面,歪眉斜溜嘴,嘴角流涎,做什么都不敢趟儿,提溜着裤子鞋还掉了,要么是精疲力竭的休克状态,要么是疲沓慵懒的麻木状态。从上到下,由内而外,都是一副“脏乱差”。

  林语堂在《北方与南方》一文中对南北两地人有生动描绘。“习惯于简单质朴的思维和艰苦的生活,身材高大健壮,性格热情幽默,吃大葱,爱开玩笑。”这说的不就是咱大连爷们吗?关于南方人,“在东南边疆,长江以南,人们会看到另一种人。他们习惯于安逸,勤于修养,老于世故,头脑发达,身体退化,喜欢诗歌,喜欢舒适。他们是圆滑但发育不全的男人,苗条但神经衰弱的女人。他们喝燕窝汤,吃莲子。”大葱与莲子,以这两样物质来区分南北两地人,简直令人倾倒。

  对于南北语言上的差别,林语堂讲了一段小故事:一位北方军官检阅一队苏州籍士兵,他用洪亮的声音喊:“开步——走!”士兵们都纹丝不动,北方军官蒙了。一位苏州籍连长知道其中奥秘,请求用他的办法来下命令。长官允许了。他没有用洪亮清晰的声音喊:“开步——走!”而是用婉转诱人的苏州腔喊道:开——步——走——嗳——结果,苏州连乖乖前进了。

  回头说大连话。以三、四声为基本调,一水儿洪亮脆生,铿锵有力,大连话是“开步——走”,绝不拖泥带水,绝不拖腔拉韵,缠绵不休。

  “拉拉嘴子”多用来形容孩子。“老张的大孙子在班里是个拉拉嘴子,老张的儿子儿媳妇都是人精,这孩子没一丁点像父母。”“俺班那个拉拉嘴子,在操场上抓了条泥蚯夹在我书里,吓死我了!”成人世界里也有一些“拉拉嘴子”,才学浅薄,品德欠佳,大连人不说“拉拉嘴子”,说一声“哈啦”——“那是个哈啦!”方言的语焉不详,令人百思不解欲罢不能。

  轻腚啷当

  以“轻腚啷当”为首、形容一个人性格过度外向、言谈举止夸张轻浮、做事不稳不靠谱的大连话有一小撮儿,比如:小腚飘轻、得瑟腚、蹀躞、得瑟等。

  某人没什么真才实学,却一心想当官,有人私下嘲讽:“得瑟着二两腚削脑袋尖往上爬,浑身没有二两重。”某村有一个小媳妇,不爱干农活儿,就爱抱着洗衣盆去村头小河边洗衣服,小河水清亮亮,映着小媳妇美丽的脸庞,边洗衣边与其他小媳妇八卦人间。小媳妇们抱着洗衣盆向小河边走去的样子就是“小腚飘轻”。在此处,“小腚飘轻”是中性词。在职场,“小腚飘轻”却是贬义词。某员工能力不昨地,还爱偷懒耍滑,成天“小腚飘轻”往领导屋里钻。到此处,戛然而止,没有下回分解。

分享:
 
摘自:海燕 2013年第10期  
更多关于“拉拉嘴子·轻腚啷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