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区长


□ 徐开南

德顺爷爷,就是德顺的爷爷。德顺其实是他长孙的小名,他本人并不叫这名字。至于他究竟叫什么,这一点似乎很模糊,而且也不是那么重要。村夫野老的名字,本来就没有多大用处,许多时候还不如一个绰号好使唤,久而久之,名字就容易被湮没,直到某天老死,其灵牌上书曰“某府某公讳某某大人之位”,旁人才会恍然一下:噢,原来这家伙叫某某哟。
但德顺爷爷的故事,却是很有名的,从前都编入了小学生的识字课本。但凡从前在中国大陆读完小学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故事的。
然而德顺爷爷并没有因此就把个人弄得很出名,他湮没无闻的编了几十年席,直到有一天再也编不动为止。
过了新年,德顺爷爷就已是虚九十的高龄,人已经是老糊涂了。
德顺爷爷永远不会忘记的,是那次突如其来的“扫荡”。
那天德顺爷爷正在编席,忽然“轰”地一声巨响,就听村子里的大狗小狗吠得此起彼伏,还有公鸡母鸡惊叫着到处乱飞,宁静的村庄一霎时乱成一锅粥,嘈杂中有人嚷着:“鬼子来啦!鬼子来啦!”接下来就是女人孩子凄厉的哭喊。德顺爷爷敏捷地跳起来,纵身翻过土墙院,就往巷子里钻,没跑几步,却一头钻进两个鬼子怀里。德顺爷爷这才知道,村子早已经被鬼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出不去了。
德顺爷爷和几个乡亲,被鬼子像赶牲口一样,赶到了打谷场。德顺爷爷看见谷场上黑压压地聚了许多人,差不多就是全村的男女老少。打谷场的四周,围绕着端枪的鬼子和汉奸。旁边的鬼子牵着恶煞一样的狼狗,前头的庙台上还架了两挺黑洞洞的机关枪!德顺爷爷一哆嗦,就慢慢地往人群中间挤,挤来挤去,就看见了区长,德顺爷爷心里“咚”地一下,似乎有点弄明白了。
为首的鬼子站在庙台上,一通叽哩呱啦,随后一个穿西装戴眼镜的人走上前说话。有人认识他,说他叫王翻译官。王翻译官说:“太君说了,只要交出区长,就通通可以回家,不然的话,通通死啦死啦的!”
没有一个孩子敢哭出声。乡亲们瞪着鬼子,谁也不说一句话。谷场上除了鬼子皮靴的踢踏声和狼狗的狺狺,安静得可怕。
“说!把区长交出来!”
消息是绝对的可靠:区长就在人群里面。可叫鬼子伤脑筋的是:一眼望去,除了女人和孩子,那些男人,都是土裤土褂、黑不溜秋的庄稼汉,全他妈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鬼子努力想用目光搜寻出一个区别于庄稼汉的人,却一点用处都没有。直到眼睛都花了,也没看出那些庄稼汉谁更像一个长官。
“八嘎!你们说不说?不说?机枪!”
接下来的故事,小学课本交代得很清楚:鬼子黔驴技穷,像狼狗一样疯狂咆哮,他们要杀人了!就在这危急关头,就听区长大吼一声:“住手!我是区长!”
人群一阵骚动,又很快安静下来。鬼子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在人群中扫来扫去。这时,就听又有人喊:“我是区长!”这一声喊,就像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乡亲们争先恐后地喊道:“我是区长!我是区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