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卢卫平的诗


□ 卢卫平

无所适从
菜市场在马路对面
我每天必须横穿马路
才能吃上貌似新鲜的蔬菜
马路上车流奔涌
我必须避让着车
必须在人修的路上避让人造的车
尽管如此 车还是对我大喊小叫
好像我是一只过街的乡下老鼠
我是一个多么平心静气的人
但仍然在一些最平常的事情上
无所适从

干净的城市
在人民西路边 一个捡破烂的人
死了 是一个年轻女子用宝马
将他踩死的 围观的人
包括警察和我 都看到了血
污红污红 像烂葡萄的液汁
谁也没看到伤口
几分钟后 捡破烂的人
像破烂一样被一辆车收走
血被高压水龙头涂改成一股浊水
流进下水道 人群散去
这座城市 看上去比先前
更加干净

修坟
母亲 儿子给你盖房子来了
儿子要让你在大地上住不漏雨
的房子
住北风吹不掉屋顶的房子
你一生有关节炎
儿子不能让你只剩下骨头还患
风湿
你一生在为怎样挨过冬天夜不
能寐
儿子不能让你一生最后一觉焐
不热被子
你坟前的槐树 在不停摇头
母亲 你是不是认不出儿子
儿子有三年没回家看你
你说 起风了 眼睛有些迷糊
即使一百年不见 母亲
都会在陌生的人群中一眼瞅出
自己的儿子
母亲 你住上好房子后
会不会像你在城里住的那几天
天一黑就找不到你儿子的家门
你说城里的灯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不像乡下 认准一盏灯就能回家
有一间好房子 住在乡下
你就哪儿也不去了
母亲 你一生第二次出远门就
到了天堂
你什么时候回来 母亲
儿子给你盖了能住一万年的房子
我看到磷火了
这是不是你提着灯走在回家的
路上
母亲

遗像
母亲的遗像
挨着毛主席的像
挂在老家堂屋的中央
母亲活着的时候
逢年过节 都会燃一炷香
祈求毛主席保佑天下风调雨顺
儿女们一生平安
毛主席死后二十四年 母亲死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母亲的遗像
挂在毛主席身边
逢年过节 我会燃两炷香
一炷是给母亲的
一炷是替母亲给毛主席的
我不祈求什么
我只是在完成母亲的遗嘱
淡淡的蓝烟中
我隐隐约约看见母亲
从像框中走出来
轻轻擦了擦我的脸
说我长胖了
而毛主席仍在像上
吉祥中带着永远的微笑

遗产
我四岁时 母亲教我数星星
母亲不识字 母亲一次数对的
星星
永远没有超过一百颗
母亲说 世上没有谁能数完天
上的星星
没有谁不数错星星
没有星星会责怪数错它的人
数过星星的孩子不怕黑夜
星星在高处照看着黑夜的孩子
母亲死后 留给我的除了悲痛
就是我一直在数的星星
这么些年 即使高楼将我挤进
峡谷
即使生活以万钧之力压在我肩上
即使我匍匐在地
我也会抬起头来

呼伦贝尔
一个饱经沧桑的人
在黄昏的呼伦贝尔
被草深深打动
这些弱不禁风的草
这些见了羊就低头的草
这些一辈子离不开泥土的草
这些像我的乡亲一样卑微的草
手挽着手
竟然跟着太阳走到了天边

再数一遍
回到故乡
我突然发现
那么多星星
那么多我三十年前
数错的星星
一直等着在城里埋头干活的我
抬起头来
把他们再数一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