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谦虚


□ 智效民

  朱寨先生在一篇短文中谈到:文革中,造反派逼迫俞平伯先生承认自己是“反动权威”;但是他却只承认反动,不承认权威,并坚持说“我不够”。这使在一旁陪斗的朱先生在领教了什么叫谦虚的同时,对“书生气”有了新的理解。俞先生以谦虚的本色,保持了学者的人格尊严,但令人遗憾的是,在高压下,他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反动。
  我揣测,俞平老是把承认权威和承认反动置于两个不同的价值层面来对待的。前者是关乎学术修养的大事,绝对不能退让;后者属于社会政治问题,诚非个人所能抗拒。林语堂说过,中国认学问与涵养为一事,与德国教育注重鸿博精研,法国注重艺术陶养以及英国注重性格(character)培成迥然不同。“英国式的陶养,性格越养越刚,中国式的陶养,越养越柔,到了优柔寡断地步,已经是德高望重了。”这种标举涵养,注重德性的传统教育,很容易使受教育者在面对如危崖、如恶狠、如鹰隼等一切不易对付的东西时,却如面条、如驯羊、如棉花似的软弱可欺甚至任人宰割。这也是一代博学鸿儒很容易跌进犬儒哲学怀抱的一个原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6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