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倾斜的影子


□ 也 果

  整个夏天我都无法拒绝窗外绿叶的探视,那些自然垂落的浓郁的影子表露出烈日下清凉的善意。窗前是清一色的杨树,一种长着长着就让人忽略了年龄的树,直立、向上是唯一的姿势和方向。只是被牵扯的旁人的目光在延伸的途中,不由得为那股无法遏制的气势担心。光滑的树身嵌着一只只眼睛,硕大而温柔。袒露的纯净的眼神,让我依稀记得某一天它们的到来,是被一双双手小心捧着,埋进那些一个个事先挖好的坑洞。面对渐渐伸展开的身姿,自己除了仰望,除了表示全然属于集体的好感,不曾认真注视过哪一棵树。并排着的两行杨树无拘无束的生长,无法估量的长势早已越过四层楼。
  灯光距离我的眼睛比书本稍远。落在窗台上的灯盏格外光顾这个下午,凝聚的光线下那些被点燃的文字理所当然地令周围暗淡。我没有过多地在意一窗之隔的外界正在发生着的变化,室外的阴暗与灯光的照耀似乎毫不相干。一场可以想象的迫在眉睫的大雨眼见着已经到来。阴沉沉的天空完全摆脱了时间的跟踪,像谁得罪了它似的,脸上堆满了愈来愈重的阴云,正由于摆脱不掉而急剧下降。风被挤得跑来跑去,早已没了分寸。尚在室外的人开始想方设法地焦急地与骤变的气候进行一场竞赛。大雨骤然降临,不是瓢泼,而是如瀑布般的倾泻,暴雨沿袭的垂直路径以及集聚的更大的力量省却了多余的繁琐和曲折。闪电没有穿透我的房顶,而震耳欲聋的雷鸣则始终令人惊惧不已。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面前,幸亏楼房镇定自若,让居于其中的自己只是偶尔偷眼打量那个被骤雨席卷了的世界。眼见着大水漫过地面,并且持续不断地朝四下里渗入。窗外的杨树叶被雨水冲刷得洁净油亮,高处的树枝心事重重的,浑身上下摇摆不定。
  眼前是扯不断的白茫茫的水帘,哗啦啦的雨点难以掩盖抽打窗玻璃的声音,而夹杂在响雷过后的汽车警报宛如一把锐器,毫不客气地切割着所有的阻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事情是可以预料的,那么,突然间出现的那声抑制不住的惊呼是否可以制止或挽回事态的发展。可是,那个尖利的沮丧的声音正无奈地追随眼前庞大的身躯缓缓倒下。正对窗前的那棵杨树轰隆隆地倒了。那是一棵看起来和其他的树没什么两样的健壮的杨树啊。
  那个庞大的身躯换了一种姿势,斜斜地依靠在突出的阳台上。这大概是它可以寻到的最近的帮助。只是对于没了跟前楼体的支撑又会怎样的想象,则因为失去现实依据而忽略不计。这棵遭遇变故的长成了的杨树,这棵将身体整个儿倾斜过来的杨树,方才没有听见那个尖利的警告,或者它仅仅是想换个方式,在被推向一旁后趁机歇歇。此时,窗玻璃被雨水擦洗得分外干净,洗濯过的碧绿的叶子上挂满了水珠,不停地滴落。
  这棵改变原有姿势的树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遭遇。首先需要承受的是自己身体的重量。树身在倾斜的过程中缓缓降落,能听得见被抑制的沉重的喘息,枝杈断裂处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难掩的阵痛混迹在渐渐零落起来的雨点里,愈加清晰。几根较大的枝干犄角般顶住墙,扑打在窗口的树枝变成了一团巨大的阴影,那些蓬勃伸展的树叶轻易挡住了视线,甚至有破窗而入的危险。已经听见楼上有人在扫除这棵倾斜的树可能对窗户造成的损害,推开了堆在自家窗前的树枝。这个举动让树发出不知是顺从还是抵抗的反应。浸泡在雨水中的树的根部渐渐逃离树坑,在一场突如其来辨不清意图的大雨面前,它像要真的准备活动活动似的。或者也仅仅是想,还没来得及考虑下一步该怎样做。雨完全停下来的时候,天空出现了一些亮光,围绕这棵惹事生非的大树身边现出三三两两的人影。有人开始追根求源,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一棵原本无碍的树突然间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与它近在咫尺的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状况。当我打开窗,迫近地注视着眼前这棵树的时候,好像面对的是一位不幸跌倒的伤者,把它扶起来吧,伸出手把它扶起来应该就没事了。尽管,把一棵倾斜了的大树扶起来的确需要一把力气,需要一些人,当然也少不了工具。
  第二天,楼下来人了。我听见了说话的声音,来回走动的声音。座钟显示出一个与早晨相关的时间——8:30。而对于一桩事件的筹备和讨论肯定要早,是发生在昨天傍晚还是稍稍晚些的某个时候?能够对该事件负责的人是否考虑了我的那个尚未表露的意见。站在窗口,我看见那棵树一夜间又降落了一些,地下遍布着落叶,树上的叶子正在迅速枯萎。树跟前站着的两个男人,手里各自握着锯子,树下倚着一架梯子。握着锯子的两个人在说话,过一会儿,锯子也会说话。我看着其中一人离开同伴攀上一直保持沉默的梯子。他不慌不忙地举起了手里的工具。于是,锯子开口说话了——嗤嗤嗤嗤,那些纤细的树枝就在这般耳语中从原来的位置纷纷落下。那个手持锯子的人全然忘了树下的同伴,此刻,他似乎格外中意萦绕在耳畔的声音,当进军的号角吹响,所向披靡是多么令人振奋。
  地盘在不断地扩大啊,快看那个手持武器的人。可是除了眼下那个忙乱的背影,我看不见进攻者的面容。梯子得换换地方了,锯这边的。敦实的同伴扬起脸来大声地提醒。可是跟这棵倾斜的大树相比,无论怎样,这架梯子总归还是矮了。那个斗志昂扬的人继续前行,他离开了曾经属于他的梯子,像一只才爬上树的安静的蝉,小心翼翼地趴在了树的身上。接着,试探着缓缓移动身体,最后,那个操着锯子的男人宛如灵巧的猴子,骑在了树干上。骑在树上的男人重新操起了自己的家伙什儿,自下而上,沿着自我拟定的方向匍匐前行。
分享: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