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有权保持沉默


□ 谢友鄞
你有权保持沉默
谢友鄞


  一、去公安厅
  
  何良诸匆匆迈下台阶,钻进文化厅的轿车内,心里发愣,神情恍惚,说:“去公安厅。”
  司机一怔,文化厅的车,常跑省委宣传部、电视台、几大艺术院团、各基层市,从没有去过公安厅。司机觑后视镜,何良诸脸色苍白,丢魂失魄,像个投案自首者。司机将烟蒂塞进暗盒内,关闭音响,起动了轿车。
  何良诸心烦地坐直上身,扭脸向外望,金碧辉煌的会展中心,电子工业园,音乐学院,美术学院,医大附属医院,掠过去了。车冲上高架桥,似炮弹射向天空;车冲下高架桥,迎面夏宫里,走出几位穿泳装的女孩,勾肩搭臂,嘻嘻哈哈,像走在海滨沙滩上,那份青春和艳丽,太张扬了。车驶入中央大道,省城在迅速膨胀。何良诸在三环外考古现场,与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冲突过。何良诸,一个小小的文物处干部,在文化厅引起了地震。何良诸四十岁,眼神冷傲,衣着不讲究,常三、五日不剃须。何良诸的脸,像码头装卸工,经咸风吹揉,新陈代谢快,皮肤粗糙,轮廓坚硬。他这张脸,十年前就像四十岁了,十年后,也还会像四十岁,是那种没有年轻过,也不会显老的脸。近几年,一些研究生考进厅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一些三十出头的家伙,成为处座,何良诸落伍了。在文化厅,何良诸学历最低,而且是左道旁门,职大毕业。在文化厅,只有何良诸是从底层爬上来的。如今,何良诸有一种横遭断裂的感觉,对世事,竟揣隔岸观火的心境了。
  万没想到,负气忘形的何良诸,被案子缠上了。有记者找到何良诸,问琥珀铭文被窃事件,嫌疑犯叫赵集。 事情发生在北大坎地区,一座深千米的煤矿井下,那儿与省城相隔几百里,天上地下,怎么找到他的头上?肯定是文化厅内部有人出卖了他。要不然,谁能知道何良诸在北大坎市呆过,谁能知道何良诸跟赵集是生死之交。
  其实,何良诸没有被案子缠上,是警犬一样的记者,嗅到何良诸的。记者跟他掏弄事件背景,何良诸算他妈什么背景。何良诸至今不明案情。刚才,文化厅领导通知他去公安厅。领导没有讲什么, 何良诸没有多问什么。赵集怎么样了?!
  何良诸从后视镜内,瞥见司机阴郁的脸。这个车豁子,给领导赶车时有说有笑,荤故事白话得溜溜的,逗得领导浑身肉颤,会讨主子喜欢。司机晓得何良诸在机关内的处境,狗眼看人低。轿车经过枪城,何良诸仿佛听见隐隐射击声。 何良诸一拍座椅,叫道:“去枪城。”
  司机习惯地一打方向盘,拐到枪城门前。司机要问什么,何良诸恶声恶气道:“等着。”
  何良诸像个赌徒,“砰”地摔上车门,朝外墙水泥裸露,古堡般枪城走去。省城文化界人士,只有何良诸拥有枪城会员卡,有瘾头来这里。 门房穿金丝条制服,戴金丝条硬盖帽,向他敬礼。在偌大省城,能向何良诸敬礼的,只有这个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