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个老人和一丘水田


□ 向本贵

  一

  “道全兄弟,我有话要对你说。”
  邹祖富老人隔着禾场中间那道篱笆,对篱笆这边的刘道全老人这样说。刘道全不理睬他,还是默不作声地蹲在禾场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禾场前面那丘荒芜了的水田。
  “道全兄弟,你每天早早起来蹲在那里,你是看禾场前面那丘水田啊。”
  刘道全不由打了个激灵,心里想,你是快要死的人了,怎么也要早早地起来蹲在禾场上呢,你还不一样是放心不下禾场前面那丘水田。
  邹祖富这时又说话了:“道全兄弟,那丘水田抛荒三年了,我那儿子是不肯回来插田的。我这身体越来越差,只怕没有多少日子了,我想跟你打个商量……”
  刘道全听到邹祖富说这话,他很想把头扭过来看邹祖富一眼。说实在的,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正眼看邹祖富了,他只听说邹祖富在几年前得了肺癌,差点死了,是邹祖富儿子把邹祖富弄到县医院,把那一块有癌细胞的肺割掉,才捡回来一条命,不然邹祖富早就躺在土堆里养蛆婆子去了。可是,刘道全还是没有把头扭过去,他只是把头抬了抬,把目光从禾场前面的水田移开,像是看着水田前面的小溪,小溪对面的简易公路。
  刘道全老汉有起早床的习惯,过去起早床是为了做农活。农村的俗话:人不哄地皮,地皮就不哄肚皮。刘道全把他的责任田像侍候儿子一样侍候着,年年都有好收成,可是,从去年开始,他家的责任田修公路时被占了,他没有田可种了,他每天早早地起床之后就蹲在禾场上,眼睛盯着禾场前面那丘已经荒芜了的水田,眼神里透着一种企盼,一种希冀,还有一种迷茫和失落。禾场前面的那丘水田是邹祖富家的,有两亩多,很肥沃,而且水旱无忧。当地老农的说法:当门田,金碗碗。何况刘道全暗里还要和他邹祖富比高下,他哪敢有半点松懈,把那丘当门田也像儿宝宝一样的侍候,收的稻谷比刘道全家的还要多。只是,大前年邹祖富生病之后,那丘水田就荒芜了,已经长满了狗尾巴草,狗尾巴草中间还长出了指头粗的小树苗,再不耕种,那丘金碗碗一样的当门田就真正的废弃了。
  这时,邹祖富又在那边说话了:“道全兄弟,你要是愿意把那丘水田插上水稻,我就有事情可做了,每天我可以蹲在这里看着水稻往上长呢。”
  听到这话,刘道全的心里好一阵发酸,三年前,邹祖富的身子骨儿还健壮得很,不管春夏秋冬,他总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做门前那丘水田的时候,把一头水牯牛赶得直喘粗气。谁看得出他是年近七十的老人。如今,铁打的汉子也说出这样的软话来。
  刘道全站起身,往自己家里走,走到屋檐下的时候,他又站住了,他发现禾场中间那道篱笆破了一个洞。“贼日的,又掏了一个洞。”他骂了一句娘,从屋角落里找来几根树条子,细心地补着那个破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