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本刊2013年第4期


□ 刘香莲等

  我向来认为:小说叙事宜从容,不宜太露。如此,则能更客观地进行人性的开掘,文字上也能更趋张力。这一点在《三两半》中,表现得很充分。在平静的故事讲述中,将主人公的中年无聊困境——提拔无望灰心、上班无事寒心、回家无劲忧心,诸如此类,表达得淋漓尽致,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同时必须指出的是,这个副科级人群,在中国现实生活中数量十分庞大,可是鲜有作家关注,更鲜有作家写得这么入木三分。《矿区笔记》在结构上作了大胆的探索,以每个主人公的名字作为篇名,看上去极像一篇篇写人物的散文。虽说作家没有将它写成散文,叙述同样从容不迫,并且巧妙地加入了虚构元素,使“钟三”、“种文革”、“刘美丽”、“漆雕”……一个个人物虽然有些立体感,但细节描写上,还少些功夫。

  最后谈谈《我是范增》。作家很有闯劲,视角转换得令人吃惊,居然自己直接做起了“范增”。当然,他对历史材料进行了取舍和重组,从而给个人的表达带来了时空上的自由。他主要就范伯在项羽面前的谗言、自己得不到项羽的信任以及如何悲惨的死去等情节上作重点叙述,写出了范增这个悲剧性历史人物的心理历程,给人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江西万安)刘香莲

  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写自己熟悉的东西,再差也不会少了生活的味道。例如《三两半》中,作者因为实际工作的关系和各种人物打交道,这为作者畅写各种复杂的人物关系奠定了基础;例如《矿区笔记》,人物形象丰满,从作者笔下所写,仿佛和真人打了交道一样,而作者也说,这些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型的。我想我们没见识过那种生活场景的,估计要瞎掰也瞎掰不出来吧。

  每个人都是从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世界,童年、青春,有的人幸福,有的人伤痛,而伤痛的记忆尤其令人深刻。《天天》一文中,一开篇,就写到了夭夭她妈谢沁儿从小那种变态的禁锢,为天天之后挣脱禁锢释放自我埋下伏笔。看到最后,我们知道了,是因为谢沁儿怕女儿走上和自己当初一样的道路,而过分的保护。殊不知她这样的保护在女儿看来却是“囚禁”,囚禁在“北门街一七三号”这个固定的院落内。和别人不一样的童年,不一样的青春,越发激发了天天对外界的向往。因为母亲的束缚而一心想要逃离。叛逆从小就驻扎在她的心底,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变得蓄势待发,而当她遇到“刀鱼”这个能够帮助她的人时,她义无反顾地“抛弃”了自己的生母。天夭这个人物的好、坏、悲、怜,我已经没法用语言表达,但我始终认为,她的人生会如此走向,有相当大一部分是谢沁儿给予的。

  ——(四川成都)徐连

  《矿区笔记》是这期小说中唯一不见出奇情节的小说,故事皆是平常事。或许是我对矿区生活孤陋寡闻吧。不过以笔记体的形式写小说,倒也新鲜。

  褚兢的《我是范增》的写法很新奇,用现代小说的笔法去演绎历史故事,用现代人的心理去分析和刻画范增的心理,颇有新意。这种写法通俗易懂,贴近现实,既让年轻的读者读懂了历史,也让遥远的历史拉回到现实中。让读者跨越千年的时空,握住了一代名臣之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