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本刊2013年第4期


□ 刘香莲等

  我向来认为:小说叙事宜从容,不宜太露。如此,则能更客观地进行人性的开掘,文字上也能更趋张力。这一点在《三两半》中,表现得很充分。在平静的故事讲述中,将主人公的中年无聊困境——提拔无望灰心、上班无事寒心、回家无劲忧心,诸如此类,表达得淋漓尽致,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同时必须指出的是,这个副科级人群,在中国现实生活中数量十分庞大,可是鲜有作家关注,更鲜有作家写得这么入木三分。《矿区笔记》在结构上作了大胆的探索,以每个主人公的名字作为篇名,看上去极像一篇篇写人物的散文。虽说作家没有将它写成散文,叙述同样从容不迫,并且巧妙地加入了虚构元素,使“钟三”、“种文革”、“刘美丽”、“漆雕”……一个个人物虽然有些立体感,但细节描写上,还少些功夫。

  最后谈谈《我是范增》。作家很有闯劲,视角转换得令人吃惊,居然自己直接做起了“范增”。当然,他对历史材料进行了取舍和重组,从而给个人的表达带来了时空上的自由。他主要就范伯在项羽面前的谗言、自己得不到项羽的信任以及如何悲惨的死去等情节上作重点叙述,写出了范增这个悲剧性历史人物的心理历程,给人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江西万安)刘香莲

  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写自己熟悉的东西,再差也不会少了生活的味道。例如《三两半》中,作者因为实际工作的关系和各种人物打交道,这为作者畅写各种复杂的人物关系奠定了基础;例如《矿区笔记》,人物形象丰满,从作者笔下所写,仿佛和真人打了交道一样,而作者也说,这些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型的。我想我们没见识过那种生活场景的,估计要瞎掰也瞎掰不出来吧。

  每个人都是从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世界,童年、青春,有的人幸福,有的人伤痛,而伤痛的记忆尤其令人深刻。《天天》一文中,一开篇,就写到了夭夭她妈谢沁儿从小那种变态的禁锢,为天天之后挣脱禁锢释放自我埋下伏笔。看到最后,我们知道了,是因为谢沁儿怕女儿走上和自己当初一样的道路,而过分的保护。殊不知她这样的保护在女儿看来却是“囚禁”,囚禁在“北门街一七三号”这个固定的院落内。和别人不一样的童年,不一样的青春,越发激发了天天对外界的向往。因为母亲的束缚而一心想要逃离。叛逆从小就驻扎在她的心底,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变得蓄势待发,而当她遇到“刀鱼”这个能够帮助她的人时,她义无反顾地“抛弃”了自己的生母。天夭这个人物的好、坏、悲、怜,我已经没法用语言表达,但我始终认为,她的人生会如此走向,有相当大一部分是谢沁儿给予的。

  ——(四川成都)徐连

  《矿区笔记》是这期小说中唯一不见出奇情节的小说,故事皆是平常事。或许是我对矿区生活孤陋寡闻吧。不过以笔记体的形式写小说,倒也新鲜。

  褚兢的《我是范增》的写法很新奇,用现代小说的笔法去演绎历史故事,用现代人的心理去分析和刻画范增的心理,颇有新意。这种写法通俗易懂,贴近现实,既让年轻的读者读懂了历史,也让遥远的历史拉回到现实中。让读者跨越千年的时空,握住了一代名臣之手。

  王季明的《跳啊跳》讲述的是童年往事,着重描写了小胖子的行为。令人震撼的是小说结尾,富足的小胖子为了穷孩子的义气,舍生忘死地跳进了苏州河。与其说是义气,莫若说是精神,童真无邪一往无前的精神。反观当下,一些富二代自私自利个性猖獗,在小胖子的背影里阴沉着狡黠的脸。

  安庆的《倾吐者》抓住了现代人的心理。现代人渴望交流,问题是没有倾诉的对象。同事不能说,亲友不能说,下属不能说,同行不能说,左看看右看看,竞找不到一个可以倾吐的人。无奈的老板难得遇上了一个陌生的打工者,终于说出了心底的事。可是打工者也靠不住,坏事就坏在一包烟上,打工者向警察交待了这个老板。我不知道这种交待是否对老板构成不利,但我揣摩作者的用意是想说,这年头除了自己,对谁都莫要吐露。

  樊建军的《天天》讲述的是新生代的生活经历。八〇后年轻人的生活本来就很奇特,思想揣测不透,行为古怪荒诞,不合逻辑的怪异行为在这代人眼里竟是顺风顺雨无可厚非。夭夭就是这样的年轻人,有过辛酸史的母亲越想管束她,她就越想挣脱,像个荡妇潇洒地穿梭于男人之间,搅得另类生活风生水起,竞也乐此不疲。作者用笔细腻,语言诗意,生活感强,令人称奇。

  ——(江苏 连云港)何坤

  《难忘沙屯》《三两半》《白墙》《矿区笔记》四个中篇各有特色。重磅中篇栏目中杨逍的《白墙》引发了我更多感触。那面驱晦镇邪的白墙其实就是一面镜子,一面映照农村生活的镜子,它折射出村人的内心世界。白墙上“我”看不见的东西,正是隐含在背后,让我想象到的东西。

  小说中的爷爷、父亲、姑姑在村人的侧目窥视和嘲讽戏谑中活着或者死去。他们的存在给农村生活的庸常无聊增添了刺激和血腥的色彩。旁观者卑劣的人性和猎奇心态,让一个七岁的孩子失语,一个处处受排挤、唾弃和嘲弄的孩子,只得选择了沉默来保护自己的自尊。由此可以推测身负重伤的爷爷是真疯还是假疯。大伯二伯的反目成仇、背井离乡,痴呆令人绝望的父亲,秉性执拗、殉情自杀的姑姑,以及关于爷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各色新闻,这个特异的家庭的一举一动足够骇世惊俗。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传统理念捆绑着爷爷的思想意识,尴尬和痛苦在伦常面前踉跄挣扎。

  生活还要继续,备受煎熬的母亲摆脱不掉命运的枷锁只好求助于一面雪白、空洞的墙壁。

  王晓峰的《矿区笔记》以简洁白描的手法勾勒了钟三、种文革、刘美丽、林梦兆、燕子山、封建和漆雕七个人物形象。林梦兆这个人物的命运尤令人感慨。

  时势造英雄的背后是一个小人物起落沉浮的喜乐悲哀。林梦兆有别于那些钻营投机、打砸抢的文革造反派,他是被文革的浪潮推挤到漩涡中的一份子。无论他工作的投入和敬业,还是做人的姿态和虔诚都让人钦佩。他身上有两种色彩,一是曾被政治涂抹的大红大紫,另一种是自我显现的质朴真诚的人格色彩。剥去被罩在外表的绚丽外衣,孰能坦然展示自己的内心?

  ——(山东泰安)冉令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评本刊2013年第4期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