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冒行述(中篇小说)


□ 赵金九

  爱吹牛的男人在乡下被叫做日冒。小说里的这个日冒走街串巷做买卖,认识了八路军,又因为自己的“日冒”被村里人佩服,挣了钱、遭了罪,最后关入大狱,不明不白地死掉了。一个平平常常的乡下男人,这么多的不凡遭遇,作者信笔写来,却表达了中国人的一种命运。
  
  一
  
  “日冒”这个词似乎是南阳地区特有的方言。
  生活中有这样一种人,为了炫耀、吹嘘自己,有影儿没有影儿、沾边儿不沾边儿、靠谱儿不靠谱儿的话都敢往外说,还常常说得头头是道,栩栩如生,有时候也真让人难辨真假。这种人,人们就叫他“日冒”。
  我们村就有这样一个人。他有名有姓,还有大名和小名。可是,村里人都不叫他的姓名,只叫他日冒。背后这样叫,当着他的面也这样叫。久而久之,他自己都听顺耳了,也就坦然接受了这个并无恶意的雅号。如果有谁当着他的面突然叫声他的名字,无论大名和小名,他会一愣,半天醒不过劲儿来,不知道是在叫谁。
  
  二
  
  说实话,在我们宛西这一带偏僻、闭塞、落后的乡下,人们知道天下还有一个为穷人打天下的八路军,纪律那样严明,对老百姓那样仁义,打仗那样神勇,是从日冒嘴里听说的。
  日冒是这一带唯一跑过买卖、做过生意、出过远门的人。在乡下人眼里他就是个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了。
  日冒跑买卖、做生意起始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
  抗日战争期间,具体是哪一年说不清楚。秋天,突然有几天天天都有很多兵慌慌张张从北边儿撤下来,慌慌张张往南边儿去。这天,我们的村子里住了一些慌慌张张的兵。进了村这些兵就吆喝着叫各家各户慰劳他们,给他们做饭,要烙饼,要做面条,闹得村子里鸡飞狗叫,半夜不得安宁。
  第二天一早,日冒挑着水桶去井上担水,一个端枪的兵抓住了他。日冒以为是要抓他去当兵,吓得魂不附体,哆哆嗦嗦地哀求说他不能去当兵,他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靠他养活。还说他有肚子疼的老毛病,三天两头犯病,疼起来就满地打滚。
  抓他的兵哪管这些?他看上日冒的是他年富力强,健壮得如牛似虎的体魄。他问日冒你有肚子疼的毛病?日冒连连点头说是,是。其实他没有这个毛病。
  抓他的兵说那你现在就疼个样子叫我看看。他抬起腿在日冒肚子上猛踢一脚。这一脚日冒毫无提防。他哎哟一声趔趄着倒在井台上。抓日冒的兵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腰眼儿处。日冒又哎哟一声。抓他的兵第三次又抬起了腿。日冒自然又是一声哎哟,而且,这一声哎哟得更加凄惨。可是,抓他的兵这一脚偏偏没有踢出去。于是,抓日冒的兵骂道,龟孙王八蛋,还真会装。他举起枪托在日冒屁股上乱砸一通。直到砸得他再也无力举起枪托时,才停住手踢踢日冒的屁股叫他起来,走。
  抓日冒的兵还真不是要他去当兵,是要他当脚夫。因为这些兵还要继续往南撤。当官儿的私囊细软已经驮上马背,还有两麻袋盐需要有人挑。抓日冒的兵没说麻袋里装的是什么,也没说叫他挑到什么地方去,路程有多远。他只说叫他跟着队伍走,挑到地方以后就放他回来,还给他脚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