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小说之七:发生在瞬间的心灵灵动(上)


□ 秦万里

秦万里

 我们正在赖以生存的这个现实世界宽广而又繁复,我们这个世界的历史,则更加沉重而又深远。一些小说家直面这样的繁复和深远,写出了鸿篇巨著。另有一些小说家却喜欢在宏大中寻找微小,喜欢让他的小说在茫茫寻常之中闪烁光彩。

我们这个繁复深远的世界是一个巨大的载体,承载着今天与历史,承载着大海与星空,承载着都市与乡村、高楼与田野,承载着群山江河、森林草原,承载着人类、动物、昆虫,承载着万物生灵……当然绝不仅仅这些,这个世界还承载着温情与罪恶,承载着战争、和平、欲望、纠葛,承载着欢笑、泪水、相聚、别离,承载着男欢女爱,承载着父亲母亲、子子孙孙……于是乎,在小说家眼中,这个世界就又承载着许许多多的故事。

小说家在创作小说的时候,或许也会把他制造的故事当成一个载体。这个载体承载着各种不同的人物,承载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承载着张三李四或翠花桂兰。人物又是一个载体,承载着他们自己的心灵,心灵还是一个载体,这个载体说大则大,可以承载繁复深远的世界。说小则小,小如沙粒细如丝缕。任何人,无论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无论是粗野的人还是细腻的人,无论他文化高低或财富多少,无论这个人正处在幸福的或者苦难的生活状态之中,只要他不呆不傻,他的心灵之中就会时常产生一些微妙的灵动。

涉及了这个话题,我们就不能不提到刘庆邦的短篇小说《鞋》。

《鞋》刻画一位热恋中的乡村姑娘。那是一位十分钟情而又十分羞涩的女孩子。在那个尚未开放的年代,乡间的少男少女们恋爱了,不能像现在的年轻人,挽着手搂着腰,逛公园看电影,招摇过市。那个时候,那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只能在心里恋着爱着,用那个时代的方式品尝爱情的苦涩与甜蜜:“旁边的人打听那个人是哪个庄的,叫什么名字,她却记住了……守明不看别人,专挑那个人看。她心里觉得和那个人已经有点熟了,她光看人家,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她……”在这篇作品中,刘庆邦不写曲曲折折的爱情游戏,也不写封建理念棒打鸳鸯,他写美丽质朴的,也是微微颤栗着的少女初恋情感。所以,“有一天,家里来个媒人给守明介绍对象……正是让她做梦的那个人,她一时浑身冰凉,小脸发白……她心说,我的亲娘哎,这难道是真的吗!泪珠子一串一串往下掉。”守明姑娘开始恋爱了,守明姑娘表面平静如水,内心热血沸腾,神经也变得异常敏感了,“那名字在她心里藏着,她小心翼翼,自己从来舍不得叫……妹妹猛丁一叫,带动她的心疼了一下……”

一个乡村少女爱上了一个人,爱得那么隐匿而又细微,竟然连这个人的名字都舍不得叫,别人叫了一声,还“带动她的心疼了一下”。虽然只有一句话,却让人感知到一种鲜活的心灵灵动。

一般情况下,小说家创作小说,会按照事先设计的故事路径向前行进。这个时候,速度便很重要。在行文的路上,有些人匆匆忙忙,就常常会忽略一些重要的东西,让故事跑到了前面,却把生动二字丢在了路上。有些人却是走一走停一停,这里刻画一笔,那里插上几句,慢慢的,他的那个“载体”便饱满起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