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依旧长桥


□ 王充闾




面对长城、故宫、大运河这些顶儿、尖儿的人工绝景,心头总有一种朝圣的感觉,自豪的情愫;此刻,置身于世界最长的梁式石桥——晋江安海镇的五里桥上,那种景仰、敬佩之情立刻又涌现出来。
五月的闽南,丽日当空,红花照眼,街头该已是满眼轻衫短袖了吧?而长桥之上,水面风来,顿感遍体清凉,神舒气爽。
大桥像一条婉蜒的石龙伸向迢遥的海域,真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目力再好,怕也要望不到彼岸而幻入沧溟。巨型石条铺就的桥板,看上去有些粗糙,走起来脚掌略感凸凹不平。这是很自然的,当日建桥的基准是坚牢、实用,可以越千秋百代,度人走车,负重致远,原未想到什么风裳水佩、烟柳画桥,供人游赏。
八百载风烟掠过,潮涌云飘,依旧长桥。这雄踞于万顷沧波之上的庞然大物,气势不减当年。不过,时间老人终竟没有放过它,还是刻下了或隐或显的印迹,条石上那些磨光了的凹痕,及其一圈圈的黛色波纹,便是。沧桑变易,动辄以亿万年为期,除了麻姑仙子能够看到东海三度变作桑田,一般的肉眼凡胎是无缘得见的。哪怕是感受到些许氛围,几丝风色,也算幸会——眼前的这些凹痕与波纹,该是看得见的沧桑吧?
走了好长一段,才到达长桥中部,我们健步跨上了水心亭。右侧观音殿的一副旧日的对联,引发了大家的浓厚兴趣。
世间有佛宗斯佛,
天下无桥长此桥。
下联,尽管口大如天,其势汹汹,却无可挑剔,因为它是“实话实说”;而上联,有的就不以为然了:若说释教以观音为宗主,那将置佛祖释迦牟尼于何地?退一步讲,即便是宗法观音,何以此地的观音就天下独尊?也有人认为,这种质疑过于穿凿,文学描述毕竟不同于科学结论,用不着丝丝入扣,尽合榫卯。
其实,我倒觉得,如此立论,恰恰凸显了晋江以及安海人自古以来养成的争强赌胜、独占鳌头的心性。就说科举应试吧,一千二百年间,全国出了五百零二名状元,泉州地区占了八个,竟被晋江一县包揽无遗,历代相爷,整个泉州有二十人,晋江占去了十分之七。当地有一句谚语:“摆三文钱的土豆,也要做个头家。”他们“宁为鸡口,不为牛后”。即使暂时受雇于人,寄人篱下,一朝羽翼长成,便要自立门户。而且,不干则已,要干就争第一。他们把拿破仑的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改换成“不想当老板的小贩,不是男子汉”。
此间,流传着这样一段对话:
“你的厂子有多大?”记者问一位初出茅庐的企业家。
答复是:“眼下我还没有厂子,可是,别人有厂子。”
问:“那你有资金吧?”
答:“我手头没有资金,可是,别人有资金。”
问:“那你肯定是有技术了?”
答:“暂时我还没有技术,可我盯住了别人的技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