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官启事


□ 阮红松

  这事儿是半夜发生的,老帽儿上了,年纪,睡不着,刚迷糊着要睡过去,听见门外“轰”地一声。他以为是自己的废品棚子倒了,马上穿上衣服,拿起手电出去查看。

  刚出门儿,就瞧见门前的公路上有辆大货车,亮着刺眼的灯,一个中年人正在灯前骂骂咧咧,查看着啥。老帽儿走过去,中年人连忙跳上车,一溜烟将车开跑了。老帽儿用手电照了一下路面,路面上除了一摊黑油,啥也没有。再往路边一照,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咋啦?路边的水泥电线杆给拦腰撞折了,上半截耷拉着,由于电线没断,牵挂着,线杆倒不下来,摇摇欲坠的样子。老帽儿站那儿瞧了一会儿,越瞧越怕。心想,这事儿白天被人看见,会有人管的,就回屋睡了。

  第二天,老帽儿坐门前像往常一样收废品。他的废品铺儿原来在镇上,城管说铺子太脏影响镇容,把老人撵到镇郊来了。一挪窝儿,生意就不行了,好在有几个老主顾经常找到这里,废品铺子才没关门。这天老帽儿一边盼生意,一边瞧那电线杆。张望了一天,没人管。

  黄昏时,附近有个大婶来卖废铁。老帽儿一边称铁,一边跟大婶聊那电线杆的事。大婶认真地瞧了一下,叫了声“娘”,就再没兴趣,过来认真瞧废铁的斤两,跟老帽儿讨价还价。老帽儿说:“大妹子,你说这事该谁管呢?”大婶想了想,说:“我也不清楚,估计……估计该镇政府管吧。我说老板,这关你啥事?”

  老帽儿一听,火了。“这事发生在我门前,我瞧着揪心,咋不关我的事?”

  大婶没心情跟老帽儿吵架,沾着口水点了点卖废铁的一把零钱,见老帽儿没少自己一分钱,满意地走了。

  三天过去了,电线杆的事还是没人过问。老帽儿坐不住了,每当有人路过,他都要提醒一下,让大家绕着走。连蹲茅坑也不安心,怕不懂事的小孩路过,被说倒就倒的电线杆给砸着了。公家的事,成了他家的事似的。

  那天,老帽儿觉得这事还得自己管,大清早来到了镇政府。他也不知道电线杆的事该哪个部门管,以前没经历过。他想,找政府肯定没错儿。

  站在镇政府门前,老帽儿心里慌慌的。活了六十老几岁,他还从没为自己的啥事找过镇政府。正想往里走,门卫喝住他,让他到门卫室登记。

  “不用登记,我反映个事儿马上走。”老帽儿说。门卫问他找哪个?他也不知道应该找哪个,就将电线杆的事跟门卫说了。门卫做了记录,告诉他说,今天镇政府开会,领导都忙着,让老帽儿先回去,他反映的这点事,等领导出来,门卫帮他转告。

  老帽儿就放心地回去了。可几天过去了,镇政府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老帽儿又急了,这时废品店开进一辆小车,小车里钻出一个胖子,西装革履的,面白头发黑,从车屁股后头拎出好大一捆报纸。老帽儿见这人像是机关里的人,就又想起电线杆的事。主动打听人家是哪单位的,谁知这卖报纸的主,将意思理解偏了,说:“你只收废品吧?查户口的事,不该你管吧?”没办法,老人就将那电线杆指给胖子看,打听这事该谁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