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雅琴:84岁刚开始


□ 徐 许

金雅琴:84岁刚开始图片1
金雅琴出人意料地成为东京电影节、金鸡奖双料影后,让大家明白了什么叫作“老当益壮”,也成为众多媒体的追逐对象。但84岁的高龄,多年的顽疾,刚刚做完阑尾手术……让金雅琴不堪承受。为了满足观众需要,金雅琴和家人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即对文字记者的采访主要通过其女牛响铃的电话转述,而把主要精力用于和电视面对面,这其实也是很大的工作量,央视十套、“实话实说”、上海电视台、“艺术人生”轮番进行……电视采访已经排到了12月份。

胡同大妈演胡同大妈

2005年11月28日晚,记者来到史家胡同北京人艺宿舍大院金雅琴家里取照片。简陋的家充满了温馨而富有人情味。本来想打声招呼就走,但金雅琴一见记者,就热情地拉记者坐下拉起了家常,神情完全不像影后,而是一位胡同、四合院大妈。她神采奕奕,说话响亮而中气十足,一点也看不出生病的样子。牛响铃告诉记者;“母亲总是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面对朋友、记者,她就会精神抖擞,但他们走了就说‘啊呀,真累呀’,她就这么一人。”
金雅琴上世纪2 0年代生于哈尔滨,1952年调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1986年退休,她先后演过四凤、陈白露,《茶馆》中的庞四奶奶等角色,有行家这样评价:“她的嗓音尤其独特,沙哑、刚烈,还有些粗,但是非常响亮,说出话来直截了当,干脆利落,当年看话剧《茶馆》、《钟鼓楼》,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金雅琴出场了。”后来她演过电视剧《我爱我家》中的于大妈、《闲人马大姐》中的刘奶奶等,但一直没有大红大紫。
2003年,马俪文请金雅琴主演电影《我们俩》。虽然是一部小成本电影,马俪文为了真实却拒绝搭景,历经一年半的拍摄周期,捕获四个季节的真实转换——拍下雨戏就等下雨,拍下雪戏就等冬天,拍叶子黄了就等秋天。金雅琴也拖着病躯随着剧情走过了春夏秋冬。
金雅琴告诉记者:“刚刚做了阑尾炎手术,恢复得非常慢。这个手术是把肠子都拿出来,切掉一段后放回去,哪能那么容易好呢?因此没有去东京国际电影节,本来也不打算去三亚参加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但是马俪文告诉我:‘你一定要去,因为这是中国电影百年的盛大典礼’,我就去了。下一步要去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金雅琴虽然身体不好,但记忆力很好。“其他都会忘记,但就是台词不会忘记。”在三亚金鸡奖颁奖现场,金雅琴表示说:“我今年80多岁子,但我的艺术生命刚刚开始。”

从“头”开始

金雅琴至今演过两部电影,第一部是长影厂的《杜十娘》。金雅琴在剧中主演一个老鸨子。1981年,接了片约后,金雅琴提前一个月来到剧组,像在北京人艺演话剧一样精心地做好了案头工作,因此形成了许多自己的想法。这些有备而来的想法就与其他主创人员给“拧”上了。他说化装师给她化的装不对,头上不能系各种五颜六色的丝带,因为杜十娘是个有文化修养的上等妓女,而她的“妈妈”文化修养自然也高。化装师最终接受了她的意见。于是,杀鸡用牛刀的金雅琴首战告捷。接着,她从“头”开始,从穿的衣服、用的扇子、喝茶的盖碗……几乎所有的都要求改进。那位道具师索性把金雅琴带到长影厂偌大的道具库中:“金老师,你自己挑吧。”
因为兢兢业业在话剧舞台上摸爬滚打数十年,金雅琴一不小心就流露出舞台表演的痕迹。实拍中,她的眼里老装着观众,而不是镜头。经常演着演着走出了预定机位,急得导演大喊:“金老师不见啦。”金雅琴却一脸惊愕:“我就在这儿哪。”
起初,这种舞台表演痕迹依然带到《我们俩》中,导演马俪文要求金雅琴表演生活化而不是舞台化。她问金雅琴,你生活中怎么笑?金雅琴就哈哈哈大笑,“我生活中就这么笑的”。马俪文告诉她:“你不能这么笑,要改为一种含蓄的笑法。”——金雅琴发现,她一贯游刃有余的表演方式突然变得全不对了。这让她连续一个多月彻夜不眠。她就此事向丈夫牛星丽请教。牛星丽说:“你不要大声地朗诵你的台词,你把台词记在心里,然后听导演的,导演叫你怎么演就怎么演。你像舞台表演那样朗诵台词,到了银幕上就是夸张了。”金雅琴哈哈傻笑:“我就没听导演的。”渐渐的找到了感觉,越来越好,最后,导演发现,金雅琴几乎和角色融为一体了。

除了获奖还获病

金雅琴的老伴、同是人艺演员的牛星丽这样评价她:“满口只有一颗自己的牙,耳朵不戴助听器听不见声音,眼睛黄斑变性几乎看不清一米以外的事物,可就是这样,她仍活跃在荧屏上,为大家送去许多欢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