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生活的深度和广度开掘


□ 顾 越 建 新

  中国当代的小说,是在不断摆脱“怪圈”的束缚中,发展起来的。文学曾一度简单地衍化为阶级斗争的工具,小说的宣教功能被突出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而其应有的美学品格便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当文学的春天真正回归到这片干涸的大地上,人们期盼已久的百花齐放的局面到来时,小说创作便有了极大的丰富和发展。但是,在小说摆脱了单一政治图式、叙述形式与结构多样化的同时,又出现了生吞活剥地套用西方“现代派”的手法,全然不顾民族心理、文化传统欣赏习惯的大众看不懂的“先锋”小说,有的语言甚至刻意“新潮”到满是病句。
  问题的严重程度还不只如此。
  改革开放带来了人们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也使一些人追求现实利益的私欲不断膨胀,由此又造成了社会的浮躁。杂志的销量成为限制其自由发展的瓶颈,多得稿费又成为一些作者创作的终极目标。在利润的驱动下,编辑和作者携手,共同迎合一些读者的口味,使文学创作偏离了正确的轨道。于是,靠“下半身”写作而发财的“作家”出现了;在小屋中挖空心思编织的离奇情节的小说登场了;故弄玄虚无病呻吟的“情爱”小说充斥杂志;以宣泄个人情绪为宗旨的小说赫然登在了“新潮”的栏目;品味低下的“搞笑”小说到处都是,在道听途说的素材中掺加大量水分,靠“妙笔生花”编造事件已不是个别现象,甚至为了满足一些人的畸型爱好,不惜拿英雄作为愚弄抹黑的对象。
  凡此种种,表现形式不同,但实质都是一样:不愿再“苦行僧”似地艰苦地深入生活,将文学的娱悦功能不恰当地无限度地扩大,把反映人们心声,表达人们意愿的主要作用抛到一边。结果,文学的崇高品格便被现实利益的冰水消融,严肃的感化作用被抛弃殆尽。固然,我们不赞成“准庙堂”式的写作,不同意把作家高高地供奉为布道者,导师似地给大众指路;但也反对作家为了取媚市俗,把自己降低到一般群众的水准以下。文学走向狭路,是文学先行抛弃了人民大众,大众自然也远离了文学。
  为此,当前文学创作的真正繁荣,只有在切实实现回归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文学必须回归现实,回归人民,回归文学。
  当我们就此达到共识时,才能对《福建文学》所刊发的小说有深刻的理解。纵观今年1—6期的中篇小说,首先是没有文字游戏,而是来自现实生活,敢于直面人生,大胆地揭发出社会的弊端,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实际,小说强烈的忧患意识表现了作者崇高的社会责任感。
  《还我真名》(作者:不丕。见第5期)是一篇读之感到心灵震颤的好作品。一个农民工,因工伤,拿到应有的赔偿,本来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情,却屡屡受挫;整个事件并不复杂,却被人为地变得扑朔迷离。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个普通的农民,他没有远大的理想,只想到城里打工挣些钱,回去盖房子过日子。他性格善良,在维权的过程中,充满天真的幻想,一次次地被欺骗而没有任何办法,对屡次赖账的老板更没有什么过激的行动。他甚至认为,他就是老板拴住的一头耕牛,只有服从,才能得到一些草料、黄豆,以及临时搭建的牛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