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加缪与《沉默的人们》的对谈



  作者简介
  孟繁华,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为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1978:激情岁月》《梦幻与宿命》《中国20世纪文艺学学术史》(第三部)、《想象的盛宴》《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与程光炜合著)以及《众神狂欢》《思有涯》《文学的风景》《坚韧的叙事》等十八部;主编有《百年中国文学总系》《中国百年文学经典》《90年代文存》等;在《中国社会科学》《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文学评论》《文艺研究》《当代作家评论》等专业报刊发表理论、评论文章300余篇。法国、日本、中国大陆及台湾传媒曾发表过对其研究的评论和介绍。连续三届获中国文联优秀理论批评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现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前沿文化研究和评论。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编辑(以下简称问):加缪不仅是一个享誉世界的文学家,而且是一个以“荒诞哲学”著称的思想家。请您给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您所感觉和认识的加缪。
  孟繁华(以下简称答):最初对加缪的了解,大概始于1982年前后,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中国20世纪第二次“欧风东渐”正风起云涌,“现代派文学”有如石破天惊般地席卷中国文坛。那时的加缪也是“现代派文学”的大师,他的名声虽然没有萨特更耀眼,但他的《鼠疫》《局外人》等小说,对那个时代中国作家的影响仍然巨大无比。后来,我在一些材料上还可以感受到加缪在一些作家那里的深刻影响。比如:孙甘露在《此地是故乡》中曾回忆说:“我依稀记得那个下午,工间休息时,坐在邮局的折叠椅上读加缪的书……在窗外电车导流杆与电线的摩擦声中,我隐约获得了对上海的认识,一份在声音版图上不断延伸、不断修改的速写。”2003年“非典”期间,孙甘露在《当你咳嗽读什么》一文里,再次提到了加缪:“伟大的加缪,通过鼠疫发现世界之荒谬,而时髦的人则通过瘟疫发现时髦。”格非在高度评价鲁迅思想遗产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加缪,他说在“鲁迅和加缪、卡夫卡之间是有可比性的”。马原在《阅读大师》中评价加缪小说《局外人》时说:“整个小说,加缪写得冷静至极,从始至终不显露出一点激动情绪。语言丝毫不露声色,多用短句,几乎看不出人物的思考,甚至有些啰嗦,但所有的细节都有意义——始终都是绝对的冷静与克制,将作者的情感和情绪控制得牢牢的,简直密不透风。”一直到最近,加缪和他的作品还在被不断提到。洪子诚先生在《“幸存者”的证言——我的阅读史之〈鼠疫〉》中曾记述说:“在那个天气阴晦的休息日,我为它流下了眼泪,并在十多年中,不止一次想到过它。”
  作家和学者的这些记忆,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加缪与中国文学30年来的关系。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我看来,80年代中国文学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或者说文学从现实的功利性向文学性的转变,与卡夫卡、加缪等对中国作家的影响是密切相关的。特别是经历了“文革”的一代作家,对现实的荒谬感、内心的孤独感和对存在的恐惧等,在加缪的作品中被唤醒。于是,像残雪、余华、格非、孙甘露、北村等作家,都从加缪那里获得了程度不同的灵感。尤其是残雪。因此在我看来,加缪、卡夫卡等作家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影响,要远远超过博尔赫斯、罗伯格里耶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