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哲学王”的双重隐喻


□ 薛 军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塑造的“哲学王”形象,是理解西方政法思想史的关键,也为中国法学界熟知。《理想国》时代的柏拉图,信奉“哲学王”的统治,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秉性和气质类似于神一样的人,由于其品性高贵,不谋私利,因此由其充任政治体制的统治者是最合适不过的。但《法律篇》时代的柏拉图却发生了重大的思想转变。他认识到“哲学王”是根本不存在的,任何人,只要他是人,都具有不可避免的人性的弱点。为此,柏拉图在关于社会治理方式的问题上,果断放弃了前期“哲学王之治”的思想,而走向“法律之治”。柏拉图的这一转变,深刻影响了西方思想史中关于社会治理方略的基本思路。虽然“哲学王”之治的思想,在后世的欧洲,不乏各种理想主义甚至是空想主义的新版本,但必须承认,后期柏拉图所提出的法治思想对西方政法思想产生了压倒性的影响。
  柏拉图讲述的“哲学王”故事,在法学领域中通常被用来说明,对人性善恶的判断,是任何政法制度设计不可回避的前提。具体一点说,性恶论是我们之所以选择法治而非人治的前提。这是对“哲学王”隐喻的一种通常的解读。但在阅读了徐国栋教授的《人性论与市民法》一书之后,我发现,柏拉图的“哲学王”,完全可以给出一种不同于传统的政治哲学的解读。
  徐国栋教授通过对西方人性论学说史的考察和分析,区分了两种意义上的人性论,即“伦理人性论”和“认识人性论”。前者是关于人的“德性”特征的描述,后者是关于人的“智性”特征的描述;前者是关于人“善或恶”的判断,后者是关于人“智或愚”的判断。传统观念中对“哲学王”的理解,主要关注“伦理人性论”与法律的关系,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认识人性论”其实也与法律存在密切的联系。
  “认识人性论”对人的智性特征,也即“智”或“愚”的不同界定,会催生具有不同特征的法律规范形态。如果认为人在本质上是智的——学术性的表达就是,人是理性的——那么法律规范形态就将更多地具有“自治型的法”的特征。这是因为,具有理性的人,知道自己的利益之所在,能够对自己的利益做出最好的安排,原则上并不需要别人来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为此,在可能的情况下,就应该尽量让个人自主地决定与其利益相关的法律规则的形成,不需要别人越俎代庖。但如果认为人在本质上是“愚”的,或者至少不是那么“智”的——换言之,人是非理性或者是有限理性的——那么法律规范形态就将更多的具有“权威型的法”的特征。这是因为,非理性的或者有限理性的人,必然在很多情况下不知道自己真正利益之所在,因此也不能对自己的事务做出合适的安排,在这样的情况下,如同一个需要照顾和监护的“孩子”一样,就必须由一个“父亲”般的立法者,为他确定法律规则,规划其生活,保护其利益。
  《人性论与市民法》一书分析了西方法律传统中关于认识人性论的基本态度,提出西方社会在进入到近现代以后,事实上采用了“理性人”的认识人性论预设,并且正是这一预设,塑造了现代西方法律体制最基本的特征:在可能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尊重个人的自主决定权。这一特征也被法学界概括为“私人自治原则”。所谓私人自治,顾名思义,意味着由当事人自主地形成调整其相互之间的利益关系的法律规则,对此国家避免进行干预。私人自治原则下产生的法律规范,具有鲜明的“自治型的法”的特征。
  作为一项法律原则而存在的“私人自治原则”,之所以能够得到正当化的论证,与作为其前提的认识人性论上的“理性人”假定密切关联。但问题在于,如果认识人性论将人的智性特征界定为“理性人”的描述并不正确,换言之,如果承认人具有非理性,或者有限理性的一面,那么上述所有的推论都会发生动摇。而这正是《人性论与市民法》一书着重分析的地方。现代的人类行为心理学以及行为主义经济学的研究表明,其实人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理性的。在人的智性特征中,存在许多根深蒂固的认识偏见和扭曲。因此,如果在某种程度上修改认识人性论关于“理性人”的预设,那么基于“理性人”的预设而形成的整个法律体制的形态也必然要发生重大的变化:从强调个人自主决定,自己看护自己利益的“自治型的法”,转向具有家长制特征,由他人来照看自己利益的“权威型的法”。徐国栋教授将这种取消或限制自己的自由决定权,以此来换取其他主体的“父亲式的保护”的转变,概括为一场“从父亲到儿子”的法律运动。
  不同的“认识人性论”前提对塑造不同的法律形态具有重要的影响,这一事实提醒我们注意,任何法律体制中的基本特征,与该法律所从属的社会中存在的“知识论”背景有密切的关系。自由主义经济学大师哈耶克之所以在其学术研究的后期转向对法学的研究,并且写出《法律、立法与自由》一书,就是因为他注意到不同的知识论(其实就是认识人性论)会影响到不同法律形态的建构,而这些不同的法律形态,决定了个人自由的空间和限度。
  如果再次回到柏拉图,我们将会发现,柏拉图的“哲学王”,其实与认识人性论也有密切的联系。事实上,“哲学王”这一说法,清楚地表达了柏拉图在“认识人性论”上的基本立场。“哲学王”就是具有全知全能的智性特征的“完全理性人”的代名词。如果在现实中的确存在这样一个完全理性人,那么由他来治理社会,为他人规划生活,对他人发号施令,这一切都会是完全合理并且是应该的,因为没有人会比他做得更好。“知识就是权力”(knowledge is power),培根这句著名的话,所揭示的就是这层意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2期  
更多关于““哲学王”的双重隐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