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华章厚德 宁为人梯


□ 秦 岭
华章厚德 宁为人梯
秦 岭


  “见名七份相。”此乃民间观名察人的说法。单凭章德宁这个颇显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意味的名字,你十有八九判定准是个儒雅的男士;如果是电话中只闻章德宁其声不见其人,你很有可能会被那种脆亮、甜美的声音误判为一位纯粹的少女;再假如,如果你被邀请参加北京文艺界的什么活动,蓦然被一位身材高挑而不失匀称、仪表典雅而不失时尚的主持人的风采所折服,你一定想像不到,她会是章德宁——中国各省市文学期刊界编辑大军中的领头羊,《北京文学》杂志社的资深老社长。
  我和章德宁的结识偶然得更像一次邂逅。文学为缘,这种偶然似乎也是一种必然。2003年中国的“五一”长假被“非典”疫情弄得有些发蔫儿,天津地区也开始陆续死人。5月5日,我正奉命在抗击“非典”前沿赶写疫情报告,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正是这个看似极其普通的电话,却成为我2003年文学创作中最大的福音和最美好的回忆。电话中的女声柔和、温和、谦和而富有质感:“您好!是秦岭先生吗?我是《北京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没想到中篇拙作《绣花鞋垫》寄出不到10天,就得到了即将被《北京文学》采用的消息。在“非典”的阴霾下,特别是在人人谈之色变的“非典”重灾区北京,这种工作效率和高度负责的精神使我一万个没想到,据我所知,湮没在来苏味和各种消毒液中的北京城早已万人空巷,许多单位人去楼空了。记得当时我这个孤陋寡闻的西北莽汉冒昧地问对方姓什么,对方答:“我叫章德宁。”我复问:“哪个章?哪个德?哪个宁?”对方一一作答,认真而又耐心,当时猜想这个叫章德宁的人肯定是刚刚走出校园的女学生,全然没有编辑油子惯有的盛气凌人和漫不经心,于是又斗胆开了个玩笑:“如果不是听您的声音,光听名字,以为是男的呢。”电话那头就乐了。交谈中我才知道,她先是把电话打到天津我的工作单位,未果,又千方百计联系到我妻子,查到了我的手机号……我反而更相信了最初判断:刚出道的小女子表现大体如此。翌日我随天津作协的几位老兄去看望从俄罗斯归来的著名诗人伊蕾,偶然提及章德宁,不料满座皆惊,视我为井底之蛙,于是,章德宁成为众宾客津津乐道的主要话题。我惭愧之余,冥冥中似有一种走运本有真神助的感悟。《绣花鞋垫》确实是幸运的,《北京文学》破例在当年第11期的原创版和选刊版同时隆重推重,并一举获得了天津市文化杯一等奖第一名,登上了2003年下半年中国最新作品排行榜,入选了3个选本,专家在《文艺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上进行了评论。《绣花鞋垫》成为我乡村教师系列的一个新的小高潮,为后来创作引起关注的《不娶你娶谁》《烧水做饭的女人》《硌牙的沙子》等系列小说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至此,我与其说从此记住了一位编辑家的大名,不如说记住了一种来自名刊对普通作者倾情的扶持、无私的博爱和宽容的胸襟。期刊由不重名不重人只重文的人掌舵,在百舸争流中力拔头筹就不是神话,胜利的女神必然会在彼岸招手,而对作者和读者而言,这是最大的福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