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华章厚德 宁为人梯


□ 秦 岭
华章厚德 宁为人梯
秦 岭


  “见名七份相。”此乃民间观名察人的说法。单凭章德宁这个颇显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意味的名字,你十有八九判定准是个儒雅的男士;如果是电话中只闻章德宁其声不见其人,你很有可能会被那种脆亮、甜美的声音误判为一位纯粹的少女;再假如,如果你被邀请参加北京文艺界的什么活动,蓦然被一位身材高挑而不失匀称、仪表典雅而不失时尚的主持人的风采所折服,你一定想像不到,她会是章德宁——中国各省市文学期刊界编辑大军中的领头羊,《北京文学》杂志社的资深老社长。
  我和章德宁的结识偶然得更像一次邂逅。文学为缘,这种偶然似乎也是一种必然。2003年中国的“五一”长假被“非典”疫情弄得有些发蔫儿,天津地区也开始陆续死人。5月5日,我正奉命在抗击“非典”前沿赶写疫情报告,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正是这个看似极其普通的电话,却成为我2003年文学创作中最大的福音和最美好的回忆。电话中的女声柔和、温和、谦和而富有质感:“您好!是秦岭先生吗?我是《北京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没想到中篇拙作《绣花鞋垫》寄出不到10天,就得到了即将被《北京文学》采用的消息。在“非典”的阴霾下,特别是在人人谈之色变的“非典”重灾区北京,这种工作效率和高度负责的精神使我一万个没想到,据我所知,湮没在来苏味和各种消毒液中的北京城早已万人空巷,许多单位人去楼空了。记得当时我这个孤陋寡闻的西北莽汉冒昧地问对方姓什么,对方答:“我叫章德宁。”我复问:“哪个章?哪个德?哪个宁?”对方一一作答,认真而又耐心,当时猜想这个叫章德宁的人肯定是刚刚走出校园的女学生,全然没有编辑油子惯有的盛气凌人和漫不经心,于是又斗胆开了个玩笑:“如果不是听您的声音,光听名字,以为是男的呢。”电话那头就乐了。交谈中我才知道,她先是把电话打到天津我的工作单位,未果,又千方百计联系到我妻子,查到了我的手机号……我反而更相信了最初判断:刚出道的小女子表现大体如此。翌日我随天津作协的几位老兄去看望从俄罗斯归来的著名诗人伊蕾,偶然提及章德宁,不料满座皆惊,视我为井底之蛙,于是,章德宁成为众宾客津津乐道的主要话题。我惭愧之余,冥冥中似有一种走运本有真神助的感悟。《绣花鞋垫》确实是幸运的,《北京文学》破例在当年第11期的原创版和选刊版同时隆重推重,并一举获得了天津市文化杯一等奖第一名,登上了2003年下半年中国最新作品排行榜,入选了3个选本,专家在《文艺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上进行了评论。《绣花鞋垫》成为我乡村教师系列的一个新的小高潮,为后来创作引起关注的《不娶你娶谁》《烧水做饭的女人》《硌牙的沙子》等系列小说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至此,我与其说从此记住了一位编辑家的大名,不如说记住了一种来自名刊对普通作者倾情的扶持、无私的博爱和宽容的胸襟。期刊由不重名不重人只重文的人掌舵,在百舸争流中力拔头筹就不是神话,胜利的女神必然会在彼岸招手,而对作者和读者而言,这是最大的福祉。
  立体地认知一个人,最捷径、最科学的方法是广闻口碑。某次聚会,从维熙对我说:“德宁这个人啊,她可是个拼命三郎。”这是老艺术家对一个编辑工作态度、工作作风和敬业精神的赞赏。后来方知,《北京文学》建刊以来,编辑走马灯似的换了一茬又一茬,而章德宁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从北京大学中文系一毕业踏进编辑部的那天起,就像一名疲而不倦的拼命三郎,摸爬滚打了三十年。她的“玩命”精神在一茬茬作家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了约稿,她可以三顾茅庐风雨无阻而不悔;为了改稿,她可以废寝忘食挑灯夜战五更眠;为了审稿,她孩子分娩的先一天仍不下“火线”……从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韩少功、马原、洪峰、李杭育、张宇等作家的稿子常常是她案头、床前、厨房的“重头活”。她责编的不少作品,比如方之的《内奸》、母国政的《我们家的炊事员》、林斤澜的《头像》、陶正的《逍遥之乐》、李杭育的《沙灶遗风》、邹志安的《支书下台唱大戏》等都获得了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由她和林贤治主编的《记忆》等丛书,一度成为文坛的一个亮点。进入九十年代后期,作为《北京文学》社长兼执行主编的章德宁,她办刊的个人意志、天赋和智慧构成了中国文坛的独特风景。1996年到2000年,她在坚持“文化性、现代性和宽容性”办刊思想的基础上,大胆创新,立足民间立场,几乎每年都要提出新的办刊方针,许多创意、创先之举从《北京文学》辐射到整个中国文坛,产生了深远影响。如果说她1996年在全国发起的短篇小说公开赛,成为中国世纪末重寻文学精神的一个重要事件,那么1998年关于“好看小说”的提出、讨论与实践,则为全国出版市场和文学期刊衡量小说提供了一个新标准。而1998 提出的“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不仅独辟蹊径地提出了一套对小说的评估体系,更重要的是引领并激发了公众对文学的注意和热情。2002年她刚刚主持创办了《中篇小说月报》这匹期刊界的黑马,就在全国掀起了关于中篇小说创作的大讨论......有位评论家说:“在文学回归现实的特殊时期,章德宁做了许多期刊没有勇气想、没有决心做、没有胆识碰的事情,这就是章德宁的贡献、价值和意义。”从维熙说:“章德宁是唯一见证并历经了《北京文学》三十年风雨沧桑的人。”这句话的背后,其实在诠释着一位有良心和责任感的编辑家与一份精神领地相濡以沫、休戚与共、肝胆相照的关系,是一种生死不渝的相互选择,这就是章德宁的履行天职的态度。她的同事王童在我的博客上留言:“章德宁属献身给文学出版事业一生的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