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家


□ 田 林

回家
田 林

秦福的老娘从河北老家打来电话时,秦福正在巷道里干活。其实,就在当天,上午或者是下午,秦福已经想到会有老娘的电话了。矿上的值班室只有一条电话线,有事一律记在那个乌黑破烂的本子上。和秦福料想的一样,腊月二十六,老娘的电话内容记在了上面:告诉秦福,他娘病了!快着点回来,再不回来就见不到人了。秦福看了七扭八歪的记录,心里踏实了许多,知道老娘身体很好,只是到了年关,老娘想儿了。有了这样一个电话记录,秦福回家的事情总会好办些。如果矿上不给他结账,秦福就可以拿老娘的病跟他们说事。
秦福从苇子沟铁矿走出来的时候,身不由己地回了好几次头。秦福回头完全是因为对这座矿的留恋,自己的力气在这里没有白用,过完正月十五,他还要回来的,之所以要回来,是因为他觉得矿主李木银挺够意思。电视上三番五次曝光,那些拖欠民工款的事,把事情闹得很不像样子,甚至还出了人命。可是李木银不是这样,那么多债主蹲在门口跟他讨债,他依然按月给工人开工资,虽然开的是半支,但剩下的一半年底总会兑现的。去年的一次,他刚从井下上来,正见讨债的跟李木银打架,那个讨债的人揪着李木银的脖领子说,李木银你听好,如果你再不结账,我可就动真的了,黑道白道任你挑!当时的秦福很想上前,心想如果谁打了李木银,首先他秦福就会跟上去动手的,他知道李木银这人迟早会把款给他的,李木银也不容易。可是当秦福挤进人群的时候,却见李木银已经满脸堆着笑,把手搭在了那人的肩上,一阵耳语,两个人一起坐上了奥迪车,去了城里的饭店。望着车轮扬起的尘土,秦福知道李木银这一劫又过去了。
秦福临回家的头天晚上,如数拿到了李木银补给他的六千块钱。秦福把钱接过来迅速转过身子,手指在口里含了一下,很快就把钱点清了,悬了一年的心像蝴蝶一样轻盈地落到了实处,剩下的事便是回家过个好年。
苇子沟深不足八里的路程,秦福回了不下十几次的头,怀里揣着钱的感觉热乎乎的。这些钱怎么用,回去他要和小芳商量商量,房子要翻新,猪圈要灌上水泥地,到了郑州他还应该给小芳买双鞋……苇子沟正是个风口,铅灰色的天空沉着一张大脸,像是要落雪的样子。秦福平时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离开了矿上那些乱糟糟的人和臭烘烘的工棚,一个人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就觉得心里有点悬。秦福想,如果能碰上个熟人搭伴走就好了,万一碰上个抢劫的,这年可就难过了。走到半路时秦福甚至有些后悔,不如多等一天,和大家吃完“歇窑饭”再走,可是不走,那电话不就成假的了吗?八里路,秦福走得满头大汗,那六千块钱在怀里有多重似的。直到出了沟,看见长途汽车过来了,又摸摸兜里的钱鼓在那里,这才松了口气。
苇子沟离县城六十里地,如果顺利的话,当天晚上他便可以坐上直达郑州的火车,几个小时之后,便入了河北。想不到的是,这辆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居然坏在了半路,那个司机撅着屁股在车底下鼓捣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将黑时,才进了县城。这时,雪已经急速地落下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