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剧人物白广德


□ 谢友鄞

  我的朋友白广德见天骑着毛驴去上班。白广德一米八的个儿,上身笔直,两条长腿搭在地上,脚尖一点一点蹭着地,不像驴驮他,倒像他拥着驴走,弄得毛驴提心吊胆,汗水淋漓。白广德养的看家狗老白,跟在后面颠颠颠地跑,它不敢笑,要是主人一扭头,看见它在笑话他,准翻脸!
  平时,老白毛驴亲热得寸步不离,鞍前驴后地跑。白广德故意耍弄老白,上班时,不许它跟在后面。老白狺狺哀求。白广德回身一扫鞭子,鞭梢抽得老白就地打滚。白广德纵驴疾驰,老白刷地冲上去,一口咬住驴尾巴,往后一坠,毛驴顿住蹄子,竟一步走不成。白广德紧缰绳,毛驴人立起来,两条前腿作揖似乱蹬,告饶了!
  小妞倚住院门,咯咯笑,声音甜得像果子,说:“爸,带它去吧。”
  白广德无可奈何,说:“走吧。”
  老白松开嘴,跑回小女主人身边,用脸蹭蹭小妞穿布鞋的脚,蹭蹭小妞的牛仔裤腿,快活地旋身一跃,跟着毛驴跑起来。
  老白边跑边想:人和我们狗,和一切牲畜、野兽的区别,在腰上。我们的腰和地面平行,人的腰和地面垂直。人不是说“挺起腰杆做人”吗?腰直起来,就能腾出双手,做人事,像个人了。背地里,老白模仿人,刚向前走一步,噗通,前肢落了地。它又站起来,憋足劲朝前走,但那不像走,是往前窜,样子狼狈不堪!老白想,都他妈站起来,这个世界不人满为患了吗!老白像个哲学家,低着头,边跑边思索。不知道的,寻思它在找狗屎呢。
  前面传来叮叮当当声,到南街口了。铁匠铺前,炉火焰红。小徒弟左手握火钳,右手抡锤,给肉联厂的宰猪刀淬火加钢。小徒弟只穿条裤衩,裹件皮围裙,脚面遮块帆布,防火星子咬,汗水顺小脸滴滴答答淌。铁匠师傅闭住眼睛,抱着双臂,仰卧在椅子里,两只熊掌般大脚搭在课桌上,脚趾头探头探脑。铁匠家的母狗,蹲在一边。
  白广德停住毛驴,怒目而视。逢年过节,肉联厂厂长白广德,给农中老师们分牛肉羊肉猪下水。吃人家的嘴短,白广德被授予名誉校长的光荣称号。白广德一声怒喝:“把驴蹄子给我拿下去!”
  铁匠笨重的身躯在椅子里挣扎,站起来后,头几乎蹭着凉棚盖,阳光从席缝筛下,在他身上花花点点地爬。铁匠笑道:“我这两只脚,不是在地上吗?”
  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白广德歪嘴一笑,吆喝道:“把课桌给我抬回学校去。”
  铁匠惊讶地问:“不是您批准借给我们的吗?”
  “我准许你搁臭蹄子了?”
  小徒弟是铁匠的儿子,农中学生。铁匠借课桌时说,放暑假了,得空儿,让小铁匠趴在上面给老师做几道题。铁匠揣的心眼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不还了。小徒弟在一边,头不抬眼不眨,叮叮当当地锤,干活干傻了。
  “瞎砸!没见来活了吗?”铁匠爹喝斥。
  小徒弟把刀扔进水盆,“吱啦”,青雾飞溅,呛起热乎燎水腥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