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宝刚:让作品净化社会和心灵


□ 马 智


赵宝刚:让作品净化<a href=社会和心灵图片1" />
作为中国第一电视言情剧的导演,赵宝刚在20多年的艺术创作生涯中留下了一行闪亮的足迹:《渴望》《编辑部的故事》《过把瘾》《东边日出西边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像雾像雨又像风》《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别了,温哥华》……赵宝刚的作品是平民化的、温馨的,是凄美而扣人心弦的,更是赏心悦目、令人美不胜收的。近日,正在筹划新剧本,拟在荧屏上展现别一样风景的赵宝刚,在频繁奔赴外地的间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从小就有对美好事物的意识和追求

记:从1992年独立导演《编辑部的故事》开始,你已执导拍摄了十余部饶有影响力的电视剧,并形成了一条清晰而独特的言情剧艺术创作的轨迹,你本人也被称作“中国言情剧第一导演”、“榜样级言情剧导演”。把言情剧做得如此色、香、味俱佳,那么你是否了解经常在品尝乃至饱餐你的美味佳肴的是怎样的受众群体?
赵:从电视的概念来讲,可分为电视基本观众群,基本观众群不管播什么样题材、样式的电视剧他们都看,因为他们的主要生活娱乐方式就是看电视剧,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各个电视台的娱乐节目比较多,内容比较充实,他们有个选择的问题。而我可能更多注重的是年轻的观众群体,如何让青年观众坐在电视机前这是我考虑比较多的。这样,基本受众群体再加上年轻观众来观看我的电视剧,可能从收视率和反响上就会有些影响。
记:梳理你的艺术创作轨迹,感到你的作品表现风格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变化,像早期的《编辑部的故事》《皇城根》《过把瘾》都比较写实,平民化的成分更突出,尔后的《东边日出西边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像雾像雨又像风》《别了,温哥华》等则更多地体现出对理想化的、唯美的艺术追求和审美取向。你自己认为呢?
赵:现在人们一般来讲愿意把这两段分开。我个人认为,一个完整的人从精神和肢体上会感受到整个生活对这个人的影响,他生长在这个社会里所接触的人和事物给他的感悟,人们称之为生活质感还有一种是人的思想意识形态,每个人在他生存的生活空间中都有思想,思想有的是能实现的,有的是不能实现的,我把思想也归为生活,因为他也是真实的人所产生的,所以我认为我拍的所有的作品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有的是人本身和生活的碰撞,有的则是他的思想与生活的碰撞。可能后边拍的东西是这两点的结合,是思想和真实生活的碰撞。我将“理想”在生活中去检验,其受众面会更广些。早期的《过把瘾》,着重写的是生活质感的东西,而像后来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等更多的是对爱情的一种理想的想象,但是不管表现哪类的东西都离不开真实生活。
记:你的作品中所突出表现的唯美风格(包括画面、音乐等各个方面)无不给观众以美的陶醉,这与您的童年生活环境、成长经历和你的审美情趣的培育有怎样的关联?
赵:任何一个人都喜欢美好的环境和生活氛围,这是人的追求。我从小是受到家庭的一些影响,其影响主要来自于我们家的老照片。这些老照片记录了我的父母在他们的生活年代里的一些状态,使我由此产生了一个对比,就是从我记事开始,面对的中国人的这种生存状态落后于我们曾经历史最辉煌的状态,比如说上海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因为我的父母是生长在上海的三十年代,在将那些美学的意识和当时的那种生存氛围与我的现实生活进行对比的时候,就觉得我们的生活质量还不如那个时候,我们曾经进步过,可后来却是另外的状态,虽然当时搞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从小就有这种意识和追求。加之“文革”后期赶上那样的年代,我又被分配到了工厂。当时工厂的环境比较艰苦,人们也没有用美学的意识去营造一个优良的劳动空间,使大家能愉快地工作的概念,这种反衬使我更强烈地感觉我们的生活、环境不应该是这样,追求美好环境意识就更强烈。在工厂的时候,我会去从废钢堆中挑一些东西,做成一把很舒适的椅子,做一个造型很好的柜子,然后找一些不是很好看的花草装点环境,以营造一点美好的东西,调剂一下生活环境的气氛。再比如穿衣打扮,我都会有一点追求美好情调的意识,当时这种意识被说成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而当有一天我开始从事艺术工作的时候,这种意识就翻上来了。当然我也不否定在工厂期间接触了一些高级知识分子、画家以及社会的闲杂人员对我的影响,这些使我慢慢地会有一些具体的想法,就是要努力地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因而在做了导演,有这个空间和能力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这种意识就会体现在我的作品中。
赵宝刚:让作品净化社会和心灵图片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