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人的眼泪


□ 刘碧峰

老战友的眼泪

四十六年前,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老张那时候是班长,老王是副班长,好几次互相救过命,真是割头换颈的战友。
转业后各自东西,但总没有断过联系,三两年还能见次面,互相带点土特产,他们都认为,要谈感情的深厚,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同他们比了。
两年前老张从一个副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了,听到老王也退了休,就写信来,请老王去他那里一起搞个协会,发挥余热。老王一来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二来也想和老张一起呆一段时间,就毫不犹豫地来了。
老张原来工作的局里,新局长是个年轻人,很尊重老张这样的前辈,就很支持老张这个协会的工作,使这个协会弄得很有实权。老张很得意,渐渐地,就有点把握不住自己。
老王见了,心里慢慢孳生出一种不是滋味的滋味,就劝老张,说协会只要搞好团结、联络、协调、服务就行了,最多搞点指导性的工作,使会员们发挥出自己的力量,就是贡献。把管理权揽过来,没有什么好处。
老张笑笑,说咱们要办就办个有职有权的协会,要不,咱们呆在家里写回忆录,不是安乐得多!不久,老张争得了一项重要的权力,就是局属行业系统的各单位和企业,要想获得达标证书,就必须先获得协会签发的合格证书。这样一来,找老张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比当副局长时找的人还要多。
老张退休后注重练了一段时间的毛笔字,现在批文批条,就用毛笔,显得很潇洒。下面来找他发证的人,就捧他说张会长的字,真是盖了帽。只有老王直愣愣地说他的字,比鸡扒的强点点。老张就很不高兴,看在过去生死之交的面子上,没跟他红脸。
老王的声音总和老张听到的大多数人的声音不一样,使老张越来越感到刺耳、别扭。终于,两人之间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执,老张找了个理由,把老王礼送走了。
半年后,老王接到老张女儿的电报,说父亲患了绝症,不久于人世了。老王听后立马启程,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老张住的医院里。
找医生问明了情况。老张的生命,最长不过十天半月了,老王很伤心,一个如此强壮“心态”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要消失了呢?
老王来到老张的病房里,病房里竟有好几个协会的人,在围着老张,要他签条。老张颤抖着手,吃力地在一些单据什么的上面签着名字,边写还气喘吁吁地对一个人说,你,你回去……对,对……马局长讲,我,我,我不同意让小孙、孙、孙……当协会、会的秘书长!
看着老张的这种样子,真是快死了还抱着那点权力不放,一直没有吭声的老王忽然哭出声来,使病房里的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愕然。好一会儿,泪眼蒙眬的老王抬起头来,对一个来量体温的护士说道:你们怎么允许这么重的病人在病房里办公的,我要找你们院长反映你们的渎职情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