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人的眼泪


□ 刘碧峰

老战友的眼泪

四十六年前,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老张那时候是班长,老王是副班长,好几次互相救过命,真是割头换颈的战友。
转业后各自东西,但总没有断过联系,三两年还能见次面,互相带点土特产,他们都认为,要谈感情的深厚,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同他们比了。
两年前老张从一个副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了,听到老王也退了休,就写信来,请老王去他那里一起搞个协会,发挥余热。老王一来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二来也想和老张一起呆一段时间,就毫不犹豫地来了。
老张原来工作的局里,新局长是个年轻人,很尊重老张这样的前辈,就很支持老张这个协会的工作,使这个协会弄得很有实权。老张很得意,渐渐地,就有点把握不住自己。
老王见了,心里慢慢孳生出一种不是滋味的滋味,就劝老张,说协会只要搞好团结、联络、协调、服务就行了,最多搞点指导性的工作,使会员们发挥出自己的力量,就是贡献。把管理权揽过来,没有什么好处。
老张笑笑,说咱们要办就办个有职有权的协会,要不,咱们呆在家里写回忆录,不是安乐得多!不久,老张争得了一项重要的权力,就是局属行业系统的各单位和企业,要想获得达标证书,就必须先获得协会签发的合格证书。这样一来,找老张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比当副局长时找的人还要多。
老张退休后注重练了一段时间的毛笔字,现在批文批条,就用毛笔,显得很潇洒。下面来找他发证的人,就捧他说张会长的字,真是盖了帽。只有老王直愣愣地说他的字,比鸡扒的强点点。老张就很不高兴,看在过去生死之交的面子上,没跟他红脸。
老王的声音总和老张听到的大多数人的声音不一样,使老张越来越感到刺耳、别扭。终于,两人之间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执,老张找了个理由,把老王礼送走了。
半年后,老王接到老张女儿的电报,说父亲患了绝症,不久于人世了。老王听后立马启程,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老张住的医院里。
找医生问明了情况。老张的生命,最长不过十天半月了,老王很伤心,一个如此强壮“心态”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要消失了呢?
老王来到老张的病房里,病房里竟有好几个协会的人,在围着老张,要他签条。老张颤抖着手,吃力地在一些单据什么的上面签着名字,边写还气喘吁吁地对一个人说,你,你回去……对,对……马局长讲,我,我,我不同意让小孙、孙、孙……当协会、会的秘书长!
看着老张的这种样子,真是快死了还抱着那点权力不放,一直没有吭声的老王忽然哭出声来,使病房里的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愕然。好一会儿,泪眼蒙眬的老王抬起头来,对一个来量体温的护士说道:你们怎么允许这么重的病人在病房里办公的,我要找你们院长反映你们的渎职情况。
护土也不恼,和颜悦色地说,我们是不同意,但病人坚决要办公,如不让他工作,他的情绪就特别糟糕,我们怕出大问题,报院长特批后才同意的,唉,这老同志的精神,真是……
老王听了这番话,刚刚抑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老把式的眼泪

酒后吐真言,这话不假。局办主任老曾在这个特殊的聚会上,一口一杯,喝得又急又猛,不一会儿就把大半瓶剑南春灌下了肚,在几十年官场上很少醉过的他,醉了个一塌糊涂,鼻涕口水齐往下流。这倒还是次要的,而他说出的一番醉话,确实令席上的人吃惊不已。
这是局里几个退下来的老同志的聚会,具体地说,是几个副局长请刚刚退下来的老曾的酒宴。张、王、李、赵四个老局长,都曾经是这个局里的副局长,尽管都没有登上一把手的宝座,但他们对老曾过去竭力帮他们爬那最后一级阶梯所尽的力十分感谢。因此,就借这个机会来请一次老曾,不料老曾竟抖出这么一大番话来,使他们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因为老曾干局办主任近十年,磨走了三任局长,应付的副局长近二十人,上上下下都摆得很平,就落了个老把式的绰号。这里面当然还含有稳重、稳当、不走什么眼的意思。
有的人酒醉,越醉越无言;有的人醉了酒话多,任谁也拦不住,老把式老曾今儿个就是这样,话语就像潮湿地方的蚊子,多得谁也招架不住,只有任他和着鼻涕口水,一起往外翻了。
他对张局长说,四年前,老张你最有希望提局长,组织部也找你谈了话,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可那年上面要求搞个民意测验,这本来是个走过场的事,当然出不了什么问题,测评表收上来时,果然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优秀票。可杨麻子(局长脸上有几粒麻子)找我,叫我在表上弄点手脚,并暗示说只要他再在位,就提我为副局长,我就把不称职票弄成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老张你后来得到结果情况后,找我谈心,说人心难测,我还安慰过你,现在想起来,我真对不起你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