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父亲母亲


□ 今 夏


父亲生来便是那种直率、粗暴,言谈举止流露出一份粗糙、急躁的男子。
而母亲的温婉、细腻,可能真的是无法跟父亲站在一起的。性情的迥异,生活的无奈,使他们的心隔得遥遥千里。
其时,家里穷得叮当响,而瞎了一只眼睛的奶奶,却不管不顾,每天拄了一根棍子东游西逛,东家混一顿,西家混一顿的,不到天黑,是不会回到我们那个破烂、荒凉的小草屋的。父亲仍深陷在从部队刚回来的失落中,整天只是抱着头唉声叹气的,什么也不做。只有母亲每天独自在田间、家里辛勤地劳作,却还常常因一点小事受父亲和奶奶的指责。但母亲总是沉默无语,唯有在夜晚,忙完了一天的活儿后,才会悄悄暗自垂泪。
有了大姐后,瞎眼的奶奶才稍微记得还有这个家,每天也疼爱地抱了大姐不离手,这样母亲的日子才稍稍好过一些。但是两年后,我这个不该出生的女儿的出生让本就卧床不起,仅留着一口气想见见孙子的奶奶最终还是带着失望而去。父亲也更不愿抱我一下。
不知道我是不是这个家庭战争的导火线,总之,这样不得安宁的日子,母亲的眼泪一次次打湿着陈旧的被单。父亲急躁与粗暴的个性,好像从来就不曾在乎过母亲的眼泪。从小到大,看多了他们的争吵,见惯了父亲的恼怒与母亲的伤心,我以为母亲像我一样,对父亲的厌恶与日俱增。可是,不是。
一直以来,母亲用她那柔弱的肩膀坚强地支撑着这个穷苦的家。尽管我也从心底里不得不承认,这个家在慢慢好转,这其中是有父亲很大的功劳的。他每次从外面跑生意回来,这个家除了生活有所改善外,不变的,少不了要爆发一次战争。于是,我便恨父亲。尤其是,后来,另一个女人的出现,让我恨他到骨髓里去。
那是我上初三那年,父亲用跟别人合伙跑粮食生意挣的钱,在村边路口买了一块地皮,盖了新房。此后,他便不再与人出去跑生意,而是专心在新盖的房子开了一个小百货商店。那时,像这种类似的商店,在我们村里还不是太多,所以父亲的商店生意还算不错。起初,商店是由父亲一人照看,后来,父亲把家里的田地租给了别人,与母亲一起照看这个维持我们一家六口生计的小小的商店。店里的货越进越多,他们也越来越忙碌,于是,我便很少看到父母亲之间再有战争爆发,却不知,在这平静的外表下,竟潜藏着更大的危机。慢慢地,我发觉有些不大对劲。
父亲一向对我们姐妹,对母亲都不苟言笑,可他对着那个常来买东西的女人却很会谈笑。每次让我遇上,我就很难受,更替母亲难受,便总会没事找事地把父亲支走,那女人才不得不讪讪离去。可母亲居然装作若无其事,从来没见她怪过父亲,甚至,她还能做到与那女人平静地说笑。
我看不出那女人有哪点能与母亲相比的,她的长相甚至不如母亲;性情,看不出,但我想,如果她真跟了父亲,一定不会像母亲一样和父亲挨到现在;唯一,就是她看起来比母亲稍稍年轻了那么一点。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昏了头了。
跟父亲大闹过一架,代价却是挨了母亲重重一巴掌。那是一个星期天,母亲不在家的傍晚,我在写作业,父亲在算他的账,我们都一言不发,就像不认识一样。过一会儿,那女人来了,提了一大包东西。这次她居然不是来买东西,而且还堂而皇之地进了我家。一定是父亲告诉她的,母亲今天不在家,哼!我在兀自生气地猜想。父亲赶紧让她在凳子上坐下,又大声地叫我给她倒水,并且还递给她一块毛巾擦汗。
匆忙中,父亲拿的正是母亲的毛巾。我一下子火便蹿了上来,上去一把就把毛巾给夺了过来。父亲和那女人都愣得张着嘴,惊愕地望着我。我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便不再搭理他们。
过了一会儿,那女人小心地打开她的包,拿出一堆好玩的。父亲走过来拿给我,“当我是三岁小孩呀!”我讥讽地瞪了父亲一眼,连想都没想,就将东西连同她那个包给扔出门去,并大声命令那女人马上滚开。
父亲呆呆地望着我,忽然忍无可忍地冲我扬起了巴掌。我闭了眼睛,站着没动,但是重重的巴掌搧到我脸上的,却是母亲。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打我,她应该打的是父亲和那个就要抢走她丈夫的女人呀!母亲用的力大概囊括了她多年的怨恨和委屈,血从我的嘴角流出来时,母亲才慌乱地拿了毛巾来给我擦。我一下把母亲手里的毛巾打掉在地上,不管不顾地冲父亲大吼大喊起来。父亲却变得异常安静,很久,一言不发。
然而,接下来的另一件事,却让我很快为自己对父母亲的不敬感到愧疚了,这样懊悔的苦汁,一直浸到现在我用文字才能吐出来。
那是几个月后,很偶然,一次,我偷听到了母亲与姐姐的谈话,才真正了解了父母亲。
“妈,你真的不在乎我伯那样吗?”姐姐问。
“傻丫头,你以为我愿意呀?”母亲苦笑道。
“那,是为什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