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丹眼里那层薄薄的泪花


□ 翟俊杰


“文革”后期,吾师黄宗江终获没有恢复党藉的“解放”。他勉强工作,与我同赴广州、上海体验生活,想创作一部表现远洋海员生活的电影剧本。到了上海,工作之余,宗江自然是急于去看看阿丹一家的。姻亲情、兄妹情、甥舅情,且都是历经劫难的人。“牛棚”监狱,天各一方,久未晤面,今能在一起聚聚,当是何等难得,何等快乐的事!我和宗江搭乘公共汽车去阿丹家,“出席”了这次如今看来再正常再平常不过,然在斯时却颇有点神秘色彩的家庭聚会。亲人相聚,何谈“神秘”?盖因阿丹那时虽已获释出狱,却仍在上海远郊被监督劳动改造,且说不定暗处会隐伏有“四人帮”的耳目正在窥视这边的动静的!不是么?之后我们在屋子里禁不住大声谈笑时,宗英何以连忙“嘘——”了一声示意,冲窗外呶呶嘴儿,还把本已拉上的厚厚的窗帘又扯得严一些呢?说来凄然,亲人相聚竟须如此偷偷摸摸,竟像是见不得人的事!
那时自然没有“中国移动通信”波导、诺基亚、摩托罗拉,想来赵丹在上海远郊农村也不配安电话机,甚至连随便接听使用公用电话的权力也没有。不知宗英大姐是通过何种渠道、何种联络方式,反正在那个深秋的夜晚,阿丹居然悄悄地“潜”回家来了。就在他从屋门外走进来的那一刻,我陡然一惊:这个头发蓬乱、又黑又瘦、满脸胡碴子的人是我们熟悉的“聂耳”“林则徐”“李时珍”吗?如果把他身上那破旧的,褪了色的蓝布衣服换件长衫,倒是颇像囚在渣滓洞里的许云峰了!
虽如此,亲人相见时的欢乐气氛还是很快便燃烧起来了。阿丹的家被造反造得只剩下一间房子,拥挤不堪,但欢乐的气氛反倒显得愈发浓烈,这在很大程度上好像是阿丹营造起来的。晚饭并不丰盛,但有不少肉,红烧、叉烧,油乎乎的。宗英大姐知道我爱吃肉,可也是给阿丹解解馋吧?看阿丹津津有味大嚼的样子,便可知他在那远郊劳动改造时定是没有什么油水的。大家还喝了不少酒,宗江是“好酒贪杯无量”,阿丹喝得最多,眼睛都微微红了。
饭毕,聊天开始。大家快活得像一群孩子,唯有阿丹的小儿子阿左、阿劲不怎么说话,只是坐在一边憨憨地笑着听。阿丹一点也没有说这多年来遭受的人间炼狱般的折磨,而是大谈电影,哪部片子里的哪场戏是怎么拍的;大谈周恩来总理接见电影工作者时的情景。说到激动处,手舞足蹈,竟然哈哈大笑着从破沙发上滑坐在地上了,害得宗英连忙嘘声阻止,还把窗帘扯了又扯。我看见,阿丹的眼睛里涌出一层泪花,亮晶晶的,泪花的后面是飞扬的神采,宛若他饰演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在广州虎门炮台走马上任时那样的意气风发。
见到亲人,阿丹自然兴奋,然而我觉得他兴奋得夸张、过火,甚至有点忘乎所以,有点渲泄的味道。对此我理解,心有点疼。啊,他大约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突然,不知为什么,他止住了话头,变得异常沉默起来,时而瞥我们一眼,时而又像是躲避着我们的目光。他的那双大眼睛里又浮出一层薄薄的泪花。透过泪花,那眼神十分复杂:愤懑?无助?茫然?似乎是,又似乎不完全是,分明还有一丝孩童般的天真的笑意,却笑得有点苦涩。阿丹眼睛里的那层浸着复杂眼神的薄薄的泪花在我的记忆里永难抹掉。每每想想,心里便隐隐作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Tags:于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