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盛世空花——读黄静芬《青山看不厌》


□ 李秋沅

“这是我的好日子。这是我的繁花胜景。”

这是《青山看不厌》的最后一句话。读罢掩卷,看夜风拂帘,帘轻轻地颤,风微微地凉。

《青山看不厌》写水、写山、写村、写时光、写古厝、写阿里。一个在时光中自在行走的女子,将她的双足所踏之地、双目所及之处、心灵所悟之境用旖旎的文字展现在我们面前。

静芬的文字是美的。美得艳丽张扬,如她所喜爱的绣花鞋面“红花绿叶鲜艳夺目,仅一眼,就有浓郁春意荡漾,仿佛桃花李花纷扬”,亦如她喜爱的披肩,“黑底黄藤花,再配上尼泊尔紫色胸花。”我是亲眼见过她那一溜儿排开、深黑浓绿桃红艳蓝的绣花鞋子,单那纷扬艳丽的色泽就足以震撼你的视觉,触目惊心。如此艳而魅的色泽,如此纷杂繁复的花样,换了别人,难以想象会穿出什么样的效果来。但也就只有静芬,一脚踏入鞋中,稳稳妥妥,仿佛那颜色就为了她而魅而艳而服帖,只为了她。

色泽于静芬如此,文字亦如此。静芬的文字是多情而丰美的,艳丽旖旎,仿佛不如此,不足以倾泻她用情之深之美。

诗人静芬,对文字之韵之魅,有着天生的敏感。品文时,时常读到三两跳跃的词汇,犹如那缤纷鞋面上张扬艳丽的团花,生生跃入你的心中,觉得好,觉得奇,却又那么妥帖。细究下去,那文字的节韵,就是镇得住那缤纷团花的底色,稳稳妥妥地嵌住俗艳。于是,那俗艳与张扬反倒成了令人拍案叫绝的亮色,一点张扬、一点不羁,满室生辉。

这就是属于静芬的文字,美而艳,灵动而轻盈。

我知道静芬喜欢银饰,她有如此之多的银镯银耳环银吊坠,满满地挂在首饰架子上。我曾好奇她为什么喜欢,她的回答是,“不必担心磕碰。”但她没告诉我,那些朴素的银饰给她的感觉,亦是“暗夜中温柔的光。”

在《暗夜》中,静芬如此写道:“暗夜里……最真实的欲望,失败、失意、脆弱、逃避、无所依伴……猛然出现,宛若一群鸟飞过,扑簌簌的声音如此响亮。”

但暗夜中,亦有光。这光,浮于身外,可以是银饰,当“穿了一件棉质宽松黑衣裤,人如暗夜般,便从抽屉深处,找一条银链子来……银链绕脖,是黑暗中温柔的光。”这光,沉入心底,便是视载欲载心之体为“空花”的彻悟。

我不由得想起了这么个场景,一群僧侣花费数周,用彩色的尘砂作画,一尘一砂累积的盛世繁华图缓缓展现,色泽之艳丽、图案之精美、气势之磅礴,令人瞠目结舌。而当人们惊艳于僧侣的巧夺天工时,他们面容淡定地用刷子拂走尘砂。盛世繁华在人们眼皮之下瞬息消失。

“人的体,不过是,一朵仅开一次的花罢了。开过,便空了。开过,便没了。”“这样想人生,想‘浮生着甚苦奔忙’的终极,心有自在。”静芬在《空花》中如是说。这世间的“空”,便是静芬繁花似锦的文字之下深沉的黑色背景。这些背景之上,所有跃动张扬的美丽与欢乐都如此虚幻。静芬不吝笔墨所描绘的山清水秀,其实也只是浮于她心上的影啊,犹如映在水面上的湖光山色,风一过,便吹皱揉碎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