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朵藏红花


□ 李尘光

  天鹅和莺歌在魅城最豪华时尚的梦幻巴黎洗浴中心。天鹅躺在按摩床上,女服务生正在认真地给她摁头、敲背,她看着远处氤氲水汽中的莺歌,看着她正在珍惜地抚摸、搓揉自己的身体,看着她那微微隆起的、像扣了个小水瓢一样发福的小腹,看着她有些松弛下坠的屁股,忽然想,康新庄真的喜欢这样的女人吗?
  康新庄虽然五十岁了,只是头发有点谢顶,从面庞和身材上看,完全像个三十几岁的汉子。他的办公室里有大小两套哑铃,还有拉力器,上下班时他经常会操练一番,局里很多年轻人都自叹弗如。他是个有味道、有魅力的男人,何况还是局长呢。天鹅想,女人能不能对男人产生吸引力,看来年龄、身材并不是唯一重要的,比身材、比年龄更重要的还是媚态吧。
  莺歌是个有媚态的女人,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会不经意地飞一下,然后垂下眼帘,宛如重要会议上透露出的小道消息,刚刚知道一点儿神秘内容,却马上回归正题,让人禁不住对那消息和消息背后更敏感、更重要的信息,浮想联翩。
  她嫉妒莺歌吗?在同事们眼里,天鹅一直是爽气的、侠义的、光明磊落、敢说敢做的女人,连康新庄也对她敬重有加,称为女中豪杰。她为什么会隐隐有一丝嫉妒呢?她曾经以为,女人要论媚态、论骚情、论放浪,只要能够放下内心的矜持,任谁都会千娇百媚。可是后来她知道,那并不容易,逞姣争妍是需要天分的。
  快要下班的时候,莺歌从隔壁的办公室打来电话,“晚上有安排吗?”
  天鹅说:“谁像你啊,请客的人排着队,得提前一周预订。”
  “你少说这些风凉话。没安排就去洗澡。梦幻巴黎刚开业,他们送了个卡。”
  莺歌在天鹅面前,从来不回避、掩饰这些事情。有人给她送卡,有人请她吃饭,甚至和康新庄出去应酬,他怎么酒后吐真言,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天鹅。天鹅不知道莺歌的话里,有多少水分。但她心里清楚,莺歌说话或多或少会有点夸张、有点水分的,需要打折、筛拣着听。每逢莺歌说起她和康新庄的事情,天鹅总要做出像个大姐一样关切的样子,提醒莺歌:“你可小心点,万一把事情搞大了,让老康的老婆找到单位,找到上边去,把老康的官儿弄丢了,你可吃不了兜着走。别人不算你完,我也不算你完,老康其他学生,也饶不了你的。”
  莺歌就呵呵笑着,做出胸无城府的傻大姐的样子:“你也上啊。师生恋时髦着呢。”
  天鹅说:“靠,在学校时都没师生恋,现在枯枝败叶,恋的什么劲?”
  莺歌说:“三十不浪四十浪,五十正在浪尖上,六十还得浪打浪。年轻时不懂爱情,午后茶才有味道呢。”
  “我要真恋他,你怎么办?”天鹅往身上抹着沐浴露,看着莺歌两手兜着自己下坠的乳房,不断向上掂动着,好像想让它们挺拔、耸立起来,忍不住笑了。
  “同情呗。我们就是同一个领导、同一个情人,同情儿,嘿嘿。”莺歌说着,自己也笑了。“要不,咱们也竞争上岗、双向选择、择优录用。”莺歌的笑声,在恢弘典雅、富丽堂皇的浴室中,发出阵阵回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