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是我的药④


□ 文/锦竹

  

  【在万人之中,偏偏认得你,因为在万人之中,你看我的眼睛,最深情。】易淮礼以主治医生身份又一次走到了夏夏身边,这一次以陌生人的角度陪在她身边,易淮礼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夏夏,他渐渐感受到了她伪装下的敏感和悲伤。

  回忆起他们在一起的岁月,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放下……

  11

  易淮礼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他伤得不重,轻微脑震荡,脚扭伤了,手脱臼了,脸上有擦伤,当天晚上就醒了。他住的是医院VIP房,因凌晨醒来无人在身边,非常惶恐,按了警铃,护士才来。

  易淮礼忙不迭地问:“和我一起进来的人呢?”

  护士说:“在重症加护病房。”

  易淮礼想下床,发现自己瘸了。

  护士不慌不忙地说:“你稍等,我给你取拐杖。”

  护士拿拐杖过来,易淮礼便拄着拐杖着急地走向重症加护病房。在重症加护病房的门口,易淮礼看见夏若寒双手杵在膝盖上,脸埋在双手中,疲惫又难过的样子。

  易淮礼的心略噔一下,喊了一声“爸”。夏若寒抬起头,看见易淮礼不惊不喜,只是淡淡地说:“你醒了。”

  “嗯。”易淮礼望进重症加护病房,见里面躺着是夏夏,怔了怔,“夏夏情况怎么样?”

  “颅内出血,刚做完手术。身体多处骨折,还好断骨没戳伤内脏,也算是万幸。”

  易淮礼当医生的,自然知道颅内出血可大可小,并发症难以预测,不过生命安全已经保住了,也算是放下一个心。他便问其他三位的情况,谁想夏若寒的脸色当即青白,紧抿双唇,难忍心中所痛,悲伤地哭了出来。

  易淮礼何等聪明,能让一个长辈当着小辈的面失了形象,自是最坏的结果。

  易淮礼不可置信地摇头:“爸,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夏若寒掩面痛哭:“发现你们的时候,后座的他们早就没呼吸了。夏夏死死抱住你,她浑身是血,呼吸很微弱,医生说要是再晚几分钟,夏夏也活不过来了。”

  易淮礼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凝固了。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让没有准备的他无力承受,他瘫坐在座椅上,目光呆滞地看着重症加护病房里的夏夏。

  这一天,他失去了父母,他最亲最爱的亲人。夏夏也失去了妈妈。猝不及防的悲剧令他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

  易淮礼守了夏夏整整七个昼夜,下巴上布满了胡渣。他的眼睛布满血丝,眼底青黑,他已经很久没睡一个安稳觉,满身疲惫的样子让人看得分外心疼。夏若寒给易淮礼送来饭菜,易淮礼随便吃了两口,眼睑低垂,疲惫又失了生气的样子让夏若寒不知该如何安慰。

  “你父母的丧事办妥了,坟墓要不落葬在A市吧?”

  易淮礼摇头:“我妈以前跟我说过,怕火葬,我想安排土葬。”

  “也好。夏夏这边我看着,你忙你的去。”

  “谢谢爸。”易淮礼看了眼依旧躺在床上的夏夏,眼底深沉,似有心事。

  易淮礼去B市的第一天,夏夏便醒了。她睁着眼看着白皑皑的天花板,木讷不已。夏若寒高兴地握着夏夏的手,喜极而泣。夏夏看着天花板眼睛一眨也不眨,任泪水自眼眶滑落脸颊。

  夏若寒见夏夏这般,慌张地喊了医生。医生给木讷的夏夏做了一系列检查,称夏夏一切健康,也不知道夏夏为什么这样。夏若寒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夏夏,夏夏却置若罔闻,不停地流泪,好久好久以后,夏夏失声痛哭,哭得非常绝望。

  其实在易淮礼离开之前,她已经醒了。她听见易淮礼对她说——夏夏,或许我们没办法在一起了。

  她知道原因。车祸中她醒过来一次,她回头看见妈妈还有公公婆婆满身是血地被甩出车外。当时滚下山坡的时候,若不是想保护易淮礼,夏夏用身躯抱住他,同样没系安全带的她说不定也甩出车外了,是死是活更是难说。所以到底是谁救了谁她也说不清楚。

  这次事故虽然是意外,可追根到底,还是夏夏想带妈妈下车引起的……

  夏若寒见夏夏哭得这般肝肠寸断,慌张地抓着夏夏的手,老泪纵横地问:“夏夏呀,你哪里不舒服?伤口还很疼吗?”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女儿哭成这样。

  夏夏用扎着吊瓶的手狠狠地捶着自己的心脏,撕心裂肺地喊:“妈妈!妈妈!”

  她心痛她失去了妈妈,她心痛她失去了最爱的男人。她的心真的好痛,已经痛到无法呼吸了。

分享:
 
更多关于“你是我的药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