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是我的药④


□ 文/锦竹

  夏若寒当天给易淮礼打电话说夏夏醒了。易淮礼作为医生,知道夏夏醒来是早晚的事情,不惊不喜地应了一声,嘱咐夏若寒好好照顾夏夏,他三天后回A市。夏若寒见易淮礼这样过于“稳重”的态度,心下有些不高兴又找不到理由指责,只能怏怏地挂了电话。

  夏若寒回到夏夏的病房,见夏夏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过不已。

  赵雅琳和唐思莉走进病房看见父女俩一个无措,一个无神。赵雅琳叹了口气,把煲好的汤放在床头柜上,轻拍夏夏的肩膀:“你这样,你妈妈在天上会难过的,你爸爸刚刚失去你妈妈,你忍心让他再失去你吗?”

  夏夏抬眼看了看赵雅琳,沉默了很久,眼泪终究不争气地夺眶而出。赵雅琳慌张地为夏夏擦眼泪,心疼不已地安慰:“阿姨不反对你伤心,但是要吃饱了再伤心呀,你要相信,没有谁缺了谁就不能活了。”

  夏夏又痛哭失声了,很用力地在哭,只是这次不像头几次那样绝望,而是在发泄。她很努力地想把自己的悲伤释放出来,如此便不会悲伤了。

  世界上谁没有了谁,一样能活。她信。

  唐思莉看着夏夏这样彻底地哭泣,一向冷漠的脸上终于动容了下。她知道了来龙去脉,和夏夏、易淮礼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她深知这件事,于他们两人而言就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刀,可以使他们—刀两断,再无修复的可能。

  可是她竟然高兴不起来,大概是这把刀太锋利太残忍。

  12

  三天后易淮礼回来了。

  两人见面都很平静,易淮礼问:“吃了吗?”

  夏夏点点头。易淮礼说:“CT片在哪里?”

  夏夏指了指床头柜。易淮礼便打开床头柜,拿出CT片,对着阳光认真看了起来。夏夏直接说道:“医生说没什么大事,调养就可以了。”

  “嗯。”易淮礼收起CT片,拎着袋子里的水果准备去洗手间洗一洗。

  夏夏见易淮礼没提“离婚”的事情,思忖着是顾虑她的身体。其实这些天她也想明白了,即便自己很爱易淮礼,舍不得分开,可这些年都是她为爱情担忧不安,努力讨好,生怕失去这份爱情,让自己倍感孤独。这次事故,不仅对易淮礼带来致命创伤,她又何尝不是?世界上没有谁因为谁的离开而不能活。两人分开或许是最正确的选择,以后的日子说不定更好。

  夏夏想,无论易淮礼何时提离婚,她都会坦然接受。一个人累了,连挣扎也懒得了,是死是活,一切看命。

  整整一个月,易淮礼都是悉心照料着夏夏,从未提过离婚。夏夏把每一天都当做自己和易淮礼的最后一天,那种倍加珍惜的日子,竟有种含泪的幸福

  夏夏终于出院了。

  易淮礼为夏夏收拾行李,夏夏坐在轮椅上含情脉脉地看着易淮礼。早晨的阳光打在易淮礼上宽下窄的背上,让他整个人自带了一圈光,显得神圣无比,这种感觉就像夏夏第一次见到易淮礼。那一圈光,大概是她给他的迷恋。

  夏夏叫了一声:“老公。”

  易淮礼回头。

  夏夏微笑。

  “怎么了?”易淮礼问。

  夏夏笑眯眯地摇头。

  那么多年前,她第一次见到那个让她着迷的少年,如今她可以叫一声专属她的昵称。“老公”二字,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了吧。一想到以后可能不能这么叫了,夏夏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底忍不住流露出落寞。

  夏若寒办好了出院手续走进房间,他身后跟着赵雅琳和唐思莉。

  夏夏见到唐思莉,已不再有尴尬,甚至还自嘲地想,以后唐思莉会不会挽着易淮礼的胳膊,唤着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呢?老公……呵呵,一想到如此,夏夏更加落寞了。

  易淮礼走到她身边,蹲下来,目光与夏夏平视。他摸摸夏夏的头:“我们可以回家了。”

  夏夏点头,朝他甜甜一笑。夏夏笑起来特别美,那是种让人公认的美,惊艳叉摄人心魄。易淮礼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凑上去亲了一口。

  目睹两人恩爱的唐思莉死死抿着唇,气息开始混乱。虽然曾经无数次看见两人秀恩爱,那时候她只是伤心。但是现在不一样,明明她以为两人会分开,怎么就像没发生过事故一般?她想不通。

  同样想不通的,还有夏夏。

  她不理解易淮礼,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提出离婚的事情?她的身体状况已经好转了,能自己吃喝拉撒,她已经足以承受这件事。难道在他心里,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或许是吧,毕竟她总是对他蛮不讲理。

分享:
 
更多关于“你是我的药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