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是我的药④


□ 文/锦竹

  听女儿这么斩钉截铁,夏若寒知拗不过女儿,便用缓兵之计:“好吧,我找。”

  挂了女儿的电话,夏若寒立马给易淮礼打电话:“淮礼,你和夏夏怎么了,她说要离婚?”

  易淮礼先是一愣,随后平静说道:“我去问问她。”

  “你们闹了?”

  “没有。”易淮礼否认。

  夏若寒没办法:“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插手,爸爸就表一个态度,我尊重女儿的选择,但我真不希望你们离婚,能跨过去的坎跨过去就好,绕道走别的路,不是明智之举。”

  “我知道,爸爸。”易淮礼平静地说。

  易淮礼没有立即给夏夏打电话,而是忙着做术前准备,就好像没接过这个电话一般。

  易淮礼也没给夏夏打电话,只是按时回家。而夏夏早就在家里坐着等易淮礼谈离婚的事情。她的架势很明显,易淮礼也有了准备,在她旁边坐下,等她开口。

  “我爸应该给你打了电话吧?”夏夏一直没接到律师的电话,便知道爸爸当时的想法了。

  “嗯。”易淮礼应了一声。

  “离婚吧。”

  “找到比我更好的?”易淮礼没回答,而是扯出另一个问题。他脑子里直接闪现出阮磊的样子。长得挺好看的,家境应该非常好,开的车是法拉利。

  夏夏料不到易淮礼会说这样的话,若是以前一定破口大骂,如今却直接认同地点头:“是啊,比你好多了。”

  易淮礼没出声,很平静地说:“那就好,直接去民政局还是先拟离婚协议。”

  夏夏没想到易淮礼这么轻易就同意了,细想也是,他明明已经不打算和她继续了,早与晚有什么区别?明明知道原因,夏夏的心脏还是该死地疼,忍不住想自我安慰—下,便问:“你没别的要跟我说的吗?”

  易淮礼想了想,默默地摇头。

  夏夏忍住欲哭的心情,问他:“你以后什么打算?”

  “出国吧,这里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易淮礼直接回答。

  “哪个国家?我以后一定不去那个国家。”

  易淮礼轻笑:“America。(美国)”

  夏夏回:“Never go there。(永远不去那)”

  “语法错误。”

  “……”

  4

  两人直接去了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比夏夏预期想的简单太多,拿到绿本的那一刻,夏夏忍住没掉眼泪,斜眼瞧了眼易淮礼,发现他眼眶红了。夏夏什么也没要,收拾了点衣服,便搬回家住。

  离婚的第一晚,夏夏毫无意外地失眠了。

  第二晚,夏夏依旧睡不着,心中有种难言的痛,怎么也化不开。她独自开车来到他们的新房,用钥匙开门。门锁没换,门开了。夏夏探头进入,屋子乌漆墨黑的,要么易淮礼已经睡了要么他不在家。夏夏知道自己算是擅闯民宅,可还是没脸没皮地进了屋子,打开卧室的灯。

  易淮礼竟然睡得这么香?凭什么失眠的只有自己?明明是自己为了不拖累他选择离开,做了伟大的事情,而他却这么心安理得地睡觉?夏夏—下子炸开了,当即掀开被子,怒视床上睡得正香的易淮礼。

  易淮礼受冷,被冻醒了,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见到活生生的夏夏,不惊不喜。

  夏夏怒瞪易淮礼:“你难道一点也不难过吗?你居然还可以睡得这么香!”

  易淮礼轻轻抬眼看着夏夏:“要离婚的是你。”

  “你也想离婚,不是吗?何必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我没提离婚。”

  夏夏仰头笑了笑:“好,那我们复婚呀?你愿意吗?”

  “夏夏,别闹。”易淮礼皱了皱,打算起来穿衣服。夏夏却夺过易淮礼的衣服,紧抿双唇地看着他,忍住哭泣:“凭什么我失眠,你能睡得这么好?你对我就一点点留恋都没有吗?”

(未完)
分享:
 
更多关于“你是我的药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