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郑板桥巧治奸商


□ 陈亦权

   郑板桥是“扬州八怪”之一,由于为人刚正不阿而且愤世嫉俗,与朝廷政见经常不一,所以快到五十岁时,才在河南省东北部的范县做了个七品小县官。
  范县当地有个姓陈的奸商,长着一对三角眼,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满脑子都是坏水,做生意以次充好、擅自抬高价格等手段欺负普通老百姓,这还不算,他还用钱物收买官府,然后与官府相勾结,做些昧良心的买卖。为此,范县的百姓把他称作陈老奸。前任县官就是因为与他勾结险些被革了职,后因为主动将所受贿款尽数上缴给了朝廷,再加上陈老奸又花钱买通了前来查案的钦差大人,最终那县官只被调任别处,而陈老奸倒是破财买了个平安。
  听闻郑板桥要来范县上任,陈老奸便又想故技重演,准备用金钱来买通郑板桥好继续发他的黑心财。郑板桥走在上任的路上,人还在离范县几十里外的濮阳县暂歇时,陈老奸就亲自登门拜访去了。
  郑板桥早已对陈老奸其人的作风行径有所耳闻,本想一上任就去会会他,没想到他竟自己先来了,既然来了郑板桥也不拒之门外,把他请了进来,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陈老奸一见郑板桥,立刻满脸堆笑地说:“大人上任,也不事先发个公文,好让百姓们出城欢迎你一下啊!”
   郑板桥说:“罢了!百姓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再说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明天我们一行人自己去就行了!”
  陈老奸又说:“那哪成呢?我稍后回去立刻组织大家到城门口迎接您!”
   郑板桥一听,对陈老奸的来意明白了一个大概,便说:“甚好甚好!但是在进城那天我希望看见城里的百姓们都穿得好吃得好,这样我这做县太爷的脸上也有光彩啊!只是,老百姓们都很穷,他们做不到啊!”
  陈老奸一听,猜想郑板桥已接受了自己的马屁,便说:“只要大人高兴,那还不是小事一桩?”说罢一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郑板桥考虑了一下又说:“我有可能是明天一早就到范县,也有可能要过几天才到,因为我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反正这几天内肯定到!只要你把这件事办得让我满意,我是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陈老奸心想:只要能拍到县太爷的马屁,大不了给每人发一套新衣服,请大家在城门口吃几餐,这新县太爷一高兴,往后的日子可就好过了!于是便赶紧返回范县,请全城的缝纫师出马连夜赶了好几百套衣服,发放给穷人们,要他们从明天开始就到城门口来迎接新县太爷,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平时软弱好欺的百姓们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没一个答应,都说近些日子很忙,不肯出城迎接新县官,除非给每人每天发三两铜钿做工钱。陈老奸心想既然在新县官面前已经夸下了海口,假如做不到不仅自己丢了面子,还会得罪了新县官,这可不是他所希望的,考虑再三只得答应了大家的要求,给全城的穷苦百姓都发了衣服和每天三两铜钿的“工钱”。
  第二天一早,陈老奸又命人杀猪宰牛,在城门口摆了上百桌酒菜,请来的穷苦百姓们都可以坐下来吃饭,这场面简直比太子结婚还热闹!陈老奸心想这样子总能让郑板桥开心了吧。但没想到等到天黑郑板桥还没出现,只得悻悻地叫众人回家去。因为不能确定新上任的郑大人究竟什么时候到,陈老奸在第二天只能再摆一次酒席请大家吃,再付一天的工钱给大家。可是让他不解的是,就这样一直过了三天,还是没见郑板桥的影子。再说他发放给百姓们的新衣服,三天下来不洗不换,早就尘污满身了,人群里一阵阵让人恶心的汗臭味。在第四天的时候,陈老奸学乖了,派人去半路上等着,看见郑板桥的轿子来了才开始烧饭做菜,这样就不至于损失一天的饭菜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