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啊水


□ 陈元武

□ 陈元武

打开春至今快半年了,得水村一滴雨未下。村长刘得宝愁得茶饭不思,得水村从未遇见这样厉害的大旱,打刘得宝记事起,年年风调雨顺的,得水村并不是浪得虚名。地理位置上,得水村前逢大江,后有大山,山上森林茂盛,左边是东南向的山谷,西北边也是一个山势落低的岔口,风水师说,这就是回龙口,前有江,后有山,江为龙,山为虎,东南走低,风云际会,西北出豁,北风来仪。风水师是个瞎子,他凭什么知道恁多?刘得宝不知其故,他父亲刘明财也当过村长,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风水师看过风水,刘明财曾经给他一只骟公鸡做为回赠。刘得宝记得,村里按着风水师的指点,在往东南的方位打了两眼井,说是锁龙眼,村里按地势高低依北斗七星阵势打了若干口井。这龙脉就贯通了,龙脉就是泉脉,清冽的井水一年四季汩汩地涌出。村里人仿佛不知道天上下不下雨与他们的生活密切相关。刘得宝愁断胡须的时候,村里便有人想仿古例请龙王祈雨。过去祈雨,得举龙王旗牌,抬着龙王神座绕乡游行,可是现在是新社会,早就不兴这个了。再说,这样的大举动也是犯法的,乡里头肯定不会批准,刘得宝是党员,他不能不有所顾忌。可是,乡里也没招,乡长也不是龙王亲戚,再说,又不是得水村一处遭遇旱灾,整个乡都旱成一块焦土了。空气中仿佛缺少了水分,人的情绪就会焦躁,脾气陡增。刘得宝少不得挨村里人的骂,而骂人的原因五花八门,其中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刘得宝曾经在龙王庙前撒过一泡尿,刘得宝真不记得有过这档子事情,我刘得宝是这种人么?刘得宝感觉他们的骂简直是扯淡,像老母鸡不下蛋,却怪到公鸡头上一样。刘得宝心想,就算是在龙王庙前撒过一泡尿又怎么了,这龙王能把他一个村长怎么了!刘得宝经常喝得酩酊大醉,然后随地大小便,走到哪儿来了内急,就地解决。有次走到桥头,让冷风一激,他一个哆嗦,就扶着桥栏解开裤子要撒尿。吓得桥底下正在洗衣的妇女们一阵惊叫。那座桥是三步长的小桥,弯成一张弓一样,高高地跨过横贯得水村的一条小渠。刘得宝于是得外号“刘三炮”,嘴巴没把门是一炮,裤裆里也没把门,随处惹祸。只因为他家族根源厚实,县乡里都有人。村里人奈何他不得。刘得宝暗暗同意了请龙王祈雨的事情,但不允许举着龙王的仪仗游行。过去祈雨有两种方式,一是比较通用的晒龙王,就是将龙王神像抬到庙外,搁在大太阳底下晒,乡民陪着龙王一起晒太阳,这很辛苦,有时还会晒死人,年纪大点的不经晒,一晒就中暑,中暑就会出人命。龙王神像被晒得冒起青烟,龙王神像的衮龙袍被香火渍得乌黑,不经意在大太阳底下曝晒,那层烟渍就散了,像笼罩着一层青烟,在太阳底下跪晒着的人看到,就会惊呼,龙王起烟了,而往往这时候,天上也起了云,像忽然间泼开的一团墨汁,天边顿时失去了颜色,乌云翻滚的时候,祈雨的人便一阵欢呼了,当然,这种巧合是极少见的。另一种方法就是请巫师祭祀龙王,摆牲案,三猪三羊,还有扎草龙烧,稻草扎成一条惟妙惟肖的龙,然后当着龙王的神像点燃,巫师摇晃着铃铛,口中喃喃有词。草龙化为一团烈焰,夹着火光和蓝烟,像另一条龙在半空中翻滚,然后徐徐散去。最后可能的结局就是风雨大作,普降甘霖。村民欢呼奔走,抬着龙王神像在雨中欢走。刘得宝想的方法就是在龙王庙里进行一场祈雨法事,不要太声张,怕让上头知道了挨尅。法事让老和尚或者老道做,少数几个年长者陪祭。龙王神像得换一袭崭新的衮龙袍,还得重新点眼,就是拿笔蘸朱砂汁给龙王眼睛描上,彼时,龙王眼睛仿佛突然睁开了,熠熠放光。这点龙眼的人不能是旁人,只能是一村之长。可是,这次刘得宝不想做点龙眼的人,他似乎记着别人说他曾经亵渎龙神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在龙王庙前撒尿,刘得宝也拿不准了,因为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是记不得自己行为的。刘得宝有些顾忌——万一自己真亵渎过龙神,再去点龙眼,龙王岂肯容许。刘得宝也不想做这种迷信的法事头,这容易授人以柄,村长虽然只是个屁大的官,但村里已经有不少人觊觎着,像范水财就是一个。范水财十几岁就出去混世界了,这几年做蘑菇生意赚了些钱,在村里有了不少的生意伙伴,在外头也有不少的牵扯,像县里乡里,范水财都算是个人物了。范水财这人低调,口风紧,从他嘴里轻易得不到半句有用的话,他逢人便微笑,一团和气,让人感觉他深得像一眼井似的。而刘得宝恰恰与他相反,处世高调,还满嘴跑火车,要不是人家看他那个副市长堂弟的面子,他这村长位子早黄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