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西部电影中的喜剧性元素分析


□ 高字民


中国西部电影以中国西部,尤其是大西北的地域、文化、社会生活为表现内容。西部自然环境的偏僻荒凉,生存条件的艰难困苦,以及西部人在自然与社会的双重束缚中不懈的奋斗、抗争,使得西部电影在内容情态上表现为苦多于乐,悲大于喜,在风格基调上呈现为深沉浑厚、悲情浓郁,充满了苦难、艰辛、抗争、崇高等悲剧性因素。因而,在西部电影中,欢乐与笑总是被压抑、排斥。喜剧和喜剧性似乎与西部电影毫无联系。
然而,正如朱光潜先生所言,“情绪不外悲喜两端,喜剧中有谐趣,用不着说,就是把最悲惨的事当作诗看,也必在其中见出谐趣。”生活和艺术双重的辩证法昭示我们,悲与喜,悲剧与喜剧从来都不是“一刀两断”,互不相干,而是有着复杂的内在联系的。就西部电影而言,从完整的戏剧本体角度看,喜剧的确与其没有必然联系,喜剧性也不是西部电影必要构件。但从创作手法和审美对象角度看,喜剧性元素不仅在西部电影中有着丰富多彩的表现,而且对西部电影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当前中国电影已全面走向市场化,并加入了全球化电影工业竞争的大背景中,这一意义尤显突出。它不仅仅影响着西部影片的可看性和票房成败,更关系着西部电影整体的生存和发展。
然而,遗憾的是,长久以来,在以深沉、宏阔、悲壮、浑厚为主基调的西部电影中,喜剧性元素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即便被关注,也最多被看作影片风格、色彩的简单调和与补充。为此,我们必须转换常规的审美视角,重新审视西部电影中的喜剧性元素,并对其的构成、发展和重要意义进行认真的探讨。



苦难、抗争、深沉、浑厚是中国在西部电影在内容风格上的鲜明标志。截止目前,西部电影中还找不出一部真正的喜剧片。诚然,西部电影中找不出完整典型意义的喜剧结构的喜剧人物,但只要稍稍留意就能发现,在许多影片中却存在着大量的喜剧性情节片段和场面,以及大量的喜剧化对白和行为。其中,有的是对人生苦难的揶揄,有的是对社会、命运不公的讥讽,有的是对恶劣生存环境或自身缺陷弱点的自嘲。这些零星散乱的片段,就像散落在黄土中的碎金,夹杂在深沉宏大的西部影像叙事中,给影片整体的灰色风格增添一抹亮色。
从历时性角度看,喜剧亮色在西部电影中有一个从少到多,由弱到强的过程,而西部电影人对喜剧性元素的运用也经历了从排斥到不自觉吸收再到自觉探索、运用的递进式变化。在早期的《没有航标的河流》、《黄土地》、《人生》等影片中,人生的悲苦,感情的沉郁,几乎成为风格化的标志。创作者压抑了片中所有喜庆欢乐的成分。《黄土地》中,除一场的陕北腰鼓还有点轻松欢快的感觉外,全片沉闷得让人感到压抑。《人生》的有些情节,如高加林卖馒头,刘巧珍讲述母猪下崽等段落,原本带有一定的喜剧色彩,可以处理成令人捧腹的场面。但为了呈现社会历史的深度,保持浑厚凝重的风格和深沉痛楚的情感基调,导演严格控制,力戒油滑,不让影片流露出一丝嬉戏的笑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