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的库尔班(散文)


□ 咏 慷

  在中国共产党诞辰90周年和毛泽东逝世35周年前夕,我有幸来到新疆和田。进入市区,就在民族团结广场见到一座庄严宏伟的雕塑。哦,库尔班大叔见到毛主席——这可是一个影响了中华民族几代人的动人故事啊!

  半个多世纪以前,我从小学课本里知晓了这个故事。它情节单纯,说的是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加依乡托格日尕孜村1883年出生的普通农民库尔班,他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是与地主家的牛羊一起度过的,受尽压迫、屈辱,过着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凄苦生活。成年后,为了摆脱被剥削、奴役的生活,他带着妻子逃到荒漠,靠吃野果活了下来。后来妻离子散,孤身一人度过了17年贫困交加的日子。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库尔班已年过花甲,全部财产就是一条破毡子和一把破铜壶。解放军进驻新疆,把他从苦难中解放出来。1952年土改,库尔班一家分了一所房子、一头毛驴和农具、十几亩土地。库尔班第一次种上属于自己的土地。因他精心耕作,第一年就获得丰收。库尔班望着丰收的粮仓,心想:多亏了毛主席,我才有了耕地和粮食,我一定要去北京看望恩人,让毛主席尝尝我的丰收果实。杏子熟了,库尔班就晾杏干;玉米熟了,他就拣几个最大的留下,随时准备带上这些东西去看毛主席。有人笑他不知赴京的路有多难,简直是异想天开。但库尔班意志坚定,不为所动,表示:“北京在地上,只要我的毛驴不倒下,一直走,就一定能到北京。能让我亲眼看看毛主席,我这一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1955年秋天,库尔班又获得丰收,他用新打的粮食磨成了面,每天从地里干活回来,就默默地围着馕坑不停地打馕。他决心骑毛驴到北京去看毛主席,心想把这近百个馕吃完了,兴许就到了北京了。库尔班一遍又一遍地挑选最好的杏干、瓜干和葡萄干等土特产,准备送给毛主席。他哪里知道于田与北京相距万里,骑毛驴是到不了北京的。人们不止一次地劝他,但劝都劝不住。库尔班就要上路了,最后还是县里的干部亲自赶来告诉他:于田离北京太远了,骑毛驴根本走不到;再说你又不懂汉语,沿途吃喝拉撒住问路都有困难。好歹总算劝住了库尔班。

  为了去北京见到毛主席,他曾12次背着干粮和礼品在路上拦汽车,恳求司机带他去北京,弄得司机也很为难。1957年春天,当时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在和田检查工作时,得知库尔班要骑着毛驴去北京见毛主席的事儿,勉励他安心劳动,作乡亲的榜样,并表示“有机会一定让你去北京”。从此,库尔班生产更勤奋、更努力,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库尔班要去北京见恩人毛主席的愿望始终没动摇。他托人向毛主席写了好几封信,并寄去干果,以表达翻身农民迫切见到毛主席的激动心情。中共中央办公厅先后4次复信,还给他寄来了毛主席的照片。这些都给他极大鼓舞。1957年秋,库尔班又一次把新收的瓜子、桃干、杏干、葡萄干选了又选,仔细打成包,挂在房梁上十天半月拿下看一看,拍拍土,又原样挂上。

  1958年5月,和田地委从地直单位和各县选派了189名优秀农业社主任、技术员和劳动模范,准备进京参加全国农具改革展览会。库尔班被选进参观团。当他得知可以随团去北京见毛主席时,激动得几天睡不着觉,将准备送给毛主席的礼品翻来覆去地检查了好几遍,唯恐出点差错。他急切地问参观团的秘书何时能去北京,还不停地朝秘书笑,似乎在说,我终于可以去北京见毛主席了。他们经过数天的汽车旅行才坐上火车。每到一站,库尔班都要向人打听是不是到了北京。由于要在郑州转车,当他看到郑州繁华的街道和高楼时,以为到了北京,下车后就要去见毛主席。险些掉了队,后来在铁路警察的帮助下才将他找回。6月18日,他们乘坐的列车到达北京。参观团领导立即向中央民委递交了自治区党委和和田地委请求毛主席接见少数民族同胞库尔班的报告。由于毛主席工作特别忙,接见要等几天。在等待的时间里,库尔班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别人以为他生病了,要请医生来看。他说:我的病医生看不了。只有见了毛主席我的病就好了。他还托人给毛主席写了两封信到邮局去寄,问邮局工作人员,寄什么信最快?邮局工作人员顺口告诉他航空信最快。他真的要在北京城寄信给毛主席,恳请毛主席抽空早日接见他。

  1958年6月27日下午接到中央办公厅通知,28日毛主席接见参观团全体成员,消息传来,大家都非常高兴,不少人都跳了起来。当晚洗衣服的洗衣服,理发的理发,兴奋之余,白天参观的疲劳早已散尽。库尔班更是处于亢奋状态,对谁都笑嘻嘻的,见谁都想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好。于田县的同志下午就帮他将衣服洗干净,连同他的红布腰带也洗得干干净净。在住处,他高兴得跳起了民族舞。晚上,很多人躺在床上睡不着,有手表的人不时地起来看表。库尔班也激动得一夜未合眼,他把带给毛主席的礼物放在床头,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唯恐沾上一丝尘土,细心地用外衣盖上。他不止一次地起床看着天上的月亮,期盼着幸福时刻的到来。28日凌晨,参观团的同志早早都起了床,库尔班更是心急火燎,他将本来很干净的长衫拍了又拍,抻了又抻,总觉得时间走得太慢。在12点左右,中央民委的大客车到达中南海。在毛主席住处,有一个专门接见群众的小草坪,绿草如茵,好似一张绿色地毯。他们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依次排好队等待着幸福时刻的到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说,毛主席来了。顿时场上掌声、欢呼声连成一片。只见毛主席他老人家迈着稳健的步伐朝他们走来,并向大家招手致意。在场的所有人情绪激昂,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库尔班更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几次要走出队列却被人们拦住。毛主席、朱德等中央领导人与代表团同志合影留念后,毛主席朝库尔班走来。库尔班也快步走出队列,走到毛主席面前,向毛主席行了民族礼。毛主席向库尔班伸出了温暖的大手,满脸皱纹的库尔班紧紧握住毛主席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毛主席通过翻译询问了他的名字、年龄和生活情况。这位75岁的维吾尔族翻身农民终于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恩人毛主席。随后,他随毛主席来到藤条圆桌旁,桌上摆放着库尔班送给毛主席的礼物:两小袋杏干、桃干和葡萄干,以及两块手工织成的土布。毛主席看了他的礼物后,用浓浓的湖南口音说:“谢谢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永远的库尔班(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