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邪恶的时钟



  一
  
  “约翰逊·魏 P.D.”
  
  我的名片上就是这么写的。那上面的P.D.为明白起见,告诉你呵,可是“私家侦探”的缩写哟。
  我要成为镇上最棒的私家侦探。没错,我今年只有十二岁。实话告诉你,干侦探这一行呀,越早入行越好,就像我这样。我总是习惯东瞅瞅西看看,留心观察,记下蛛丝马迹。我能一眼认出哪位太太偷了花,哪位老头儿把垃圾扔在了电梯旁。
  可这些都算不了什么,真正刺激的还是在集市上。在学校放假的那些日子,我每天都去集市,例行去走走看看。那里发生的一切,乖乖,本该是警察要管的事!也许是他们太忙的缘故吧,就权当我助他们一臂之力。
  我通常坐在巴士停靠站。巴士站点的街对面有一个鸡食摊。一天,我看见一个老头从摊位里走了出来。他那张脸活像是从一块木桩里凿出来一般,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冷若冰霜;他的手臂上布满了刺青。一点都没错,我当下就把他锁定为嫌疑犯。
  他从鸡群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裹。他东张西望一番,确认没人盯梢后,便来到一个扔烂水果的大筐子边上,把包裹埋了进去。然后他又东张西望,以为没人发现后便溜走了。
  约翰逊·魏,我对自己说,平时你张口侦探,闭口侦探,现在就看你到底有几分能耐了。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慢慢走了过去,从从容容地站到筐子边。
  我假装铅笔掉进了筐子里。要是碰巧有人盯梢,他们会以为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丢了他的铅笔,是不是?于是我便伸手下去猛掏。
  摸到了!那个老头儿埋的包裹,湿漉漉、黏搭搭。我一把把它拉了出来,塞在胳膊底下,匆匆离开。身手挺老练,是不是?
  大错特错!我真是傻到了家,竟忘记了我那支愚蠢的铅笔。
  可这还没完。要是当时我多留点神,也许就能发现他们。
  谁?我不知道。但他们一直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急急忙忙往家赶,一步两级上了楼梯,冲进家门。
  我套上橡胶手套,那是妈妈洗涮用剩下的。我万分小心地开始拆包装纸,以免损坏上面的隐性指纹(这是警察用语,在我的侦探手册第5l页上写着)。那是一张报纸的一部分,但不是当地报纸,上面是某种我没见过的文字。
  我一点儿一点儿把包装纸撕开,直到最后直愣愣地盯着里面的神秘玩意儿。
  一只钟!
  一只金属钟,颜色有点发黑,外表锈迹斑斑,钟面上布满了斑驳的污迹。它看起来很旧,值不了几个钱。但它仍在嘀嗒、嘀嗒走着。
  这只是一只蹩脚的时钟,难道这就是那个老头儿要把它扔掉的缘故?可他为何煞有介事,又神秘兮兮呢?
  我猜想:钟里十有八九藏着什么秘密。被盗的钻石?微缩机密胶卷?
  我两手瑟瑟发颤,把钟转过来,试图用瑞士军刀打开面板的边缘。面板“啪”地弹开了。
  里面空空如也,只是个空壳!没有时钟装置,什么都没有。
  我整个人僵在那儿,身上的汗毛直竖。可时钟仍在走,我能听到。它正嘀嗒嘀嗒响着!
  鸡食摊的老头儿为什么不要这个算得上是科学奇迹的玩意儿?我百思不得其解。接着我又想到了别的什么。这下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我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表:10:30。
  我是在一个小时前捡到这只钟的——9:30,可这只钟怎么会显示只有8:30呢?
  也许,我想,这只空壳钟只会走却走得不太准吧?所以我等着看个究竟。十五分钟过去了。我看了看手表10:45。
  我再瞧时钟:8:15。
  我一下子蹦了起来。我肯定是发疯了!要不然的话,就是……
  
  这只钟是倒着走的!
  
  真是蹊跷到家了。没有时钟装置却能走动,而且还是倒着走。约翰逊,这个假期你可有得忙乎了。
  我再一次核对我的手表,10:50。再看看那只钟,8:10。随即我又想到了一点,谁拥有这只钟,谁就会变得越来越年轻。肯定是那样的,对不对?
  要是你是那个满身刺青、又老又丑的丢钟老头,一点儿一点儿地变年轻倒是蛮不错的。
  可倘若你是约翰逊·魏,一名只有十二岁的私家侦探,麻烦就来了。
  照那样的话,要是我年轻十二岁,我都还没来这世上呢,你说是不是?
  我手指敲击着桌面。我得赶快采取行动,可没时间好浪费。
  我得寻求帮助……
  向爸爸、妈妈求助?门儿都没有。
  “嗨,爸爸、妈妈,我在一个水果筐里发现了一只时钟,它没有发条装置,是倒着报时的!”
  “好了,约翰逊宝贝,快到床上躺着,我们去叫医生来。”
  我能相信谁呢?
  只有两个人可以依靠了。坦恩家的双胞胎:基思和他的妹妹李琳。作为侦探,他们俩和我一样棒。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