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短剧完成”与《吟风阁杂剧》的艺术创获


□ 杜桂萍

  杨潮观创作的《吟风阁杂剧》问世于短剧创作的高峰时期。经过他的悉心探索,短剧不再仅仅是抒发一己之情的艺术载体,也不仅仅是小品文式的感发片断和即兴杂感,在强调“假伶伦之声容,阐圣贤之风教”艺术功能的同时,借助其转益多师的戏剧观念,《吟风阁杂剧》显示了对短剧文体发展空间的有力拓展。
  
  在杂剧漫长的演变过程中,作为一种短小精致的艺术体式,短剧曾别开境界,试图探求一条令古典戏曲发展柳暗花明的道路。然经明代王九思首开其端、徐渭等身体力行,以主体性为标志的抒怀写愤逐渐衍升为短剧的主要审美特征,抒情性极度凸显,戏剧性则趋同于诗骚传统,日益受到消解,戏剧本体的意义不断弱化。清代乾嘉时期,短剧创作进入高峰时期。当其时,杨潮观(1710-1788)创作的《吟风阁杂剧》横空出世,别具只眼,取径独宽,真正“别开戏曲之一途”①,为杂剧发展赢得了一线生机。杨潮观自觉于短剧的艺术建构,又能转益多师,对戏曲要素予以深刻体悟及有效运用,为准确评价和理解中国古代戏曲史上所谓“短剧”的文本价值提供了典型个案。本文从《吟风阁杂剧》提供的创作经验入手,论述古典短剧的艺术构成及其戏曲史意义。
  
  一
  
  “‘短剧’云者,指单折之杂剧而言”②。《吟风阁杂剧》以32个一折独立短剧构成,最直观的形态即其整齐划一的艺术体制。这些作品历经至少二十年的创作时间,最短者《鲁仲连单鞭蹈海》大约1150字左右,最长者《诸葛亮夜祭泸江》也不过4100字,始终以一折为限,凸显了杨潮观全力创作短剧的自觉意识。吴梅说:“短剧之难,有非人所尽知者。一剧之作,必有所寄。传奇反覆详审,可逐折求其言外之意。短剧止千言左右耳,作者之旨,辄郁而未宣,其难一也。王宰之作画也,纳千里于尺幅。短剧虽短,而波澜曲折,尤必盘旋起伏,动人心目。十日画山、五日画石之说,正可为短剧喻也,其难二也。”①正是由于领悟了“纳千里于尺幅”的美学真谛,杨潮观才能够在短小的篇幅内,借助对短剧艺术各要素的独特理解,选择合适的叙事话语,运用精当的艺术技巧,建构相对优化的文本结构关系。
  1. 精心选择叙事话语,凸显作品的主题。叙事首先体现为对材料的一种阐释,不同的史料,作家的选择重点和整合方式往往彰显着独特的创作诉求。《吟风阁杂剧》的32个短篇作品取材各有不同,创作的兴奋点则集中于君臣遇合、政体兴衰的思考。杨潮观一般不从野史笔记中直接取材,主要借助对正史史料的独特理解选择叙事话语。为达成“借端节取,实实虚虚,期于言归典据”②的戏剧效果,他经常采用场景、细节、对话等叙事形式。
  场景叙事乃作者独具匠心之处。由于篇幅短小,杨潮观尽力将戏剧冲突集中于一个场景,正面表达人物关系以及矛盾的展开过程,将引发矛盾的背景或其他细节通过曲词和宾白略加点染。如取自新、旧《唐书》的《新丰店马周独酌》,将马周贫困潦倒时先后遭遇的几件事重新整合,仅仅截取他由不遇到遇的两个事件“新丰店受辱”和“常何上书”,并将发生地集中于新丰店,专力打造新丰店这样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戏剧场景:这里不仅距都城长安最近,可以通过事件将不遇与遇的转折衔接起来,还有利于专写其穷窘之境,抒发其不遇之情,“聊慰夫怀才未试者”(小序)。集中打造一个场景,往往只能精心设计一个关目,叙事时间非常短暂,因之,如何处理叙事时间和历史时间的关系,就成为最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说,场景描写必须压缩历史时间为叙事时间,让故事时间和叙事时间一致。杨潮观显然不乏处理这一难题的能力。他的多数作品线索清晰,结构简净,很好地把握了历史时间和叙事时间的关系,浓缩出一段段洋溢着丰富性、凝聚了戏剧性的人生画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