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恒的追求


最近我正在整理写作30年来发表的小说作品的全目录,恰好接到了《北京文学》关于创刊60年的约稿,我有意识地注意了一下作品目录。我是从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的,但是一直到1986年才在《北京文学》上发表了第一个短篇,那篇名叫作《这般的生这般的死》,现在读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当时或许还很得意呢,这就是时间给我们带来的不同感受。那篇小说写的什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同样记不起来的是,从1980年到1986年这六年时间里,我是不是从来没有和《北京文学》发生过联系,是投过稿但被退了,或者是因为《北京文学》起点高,而我又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信心,始终没敢往《北京文学》投?现在都记不得了。从1986年开始就陆陆续续在《北京文学》发表小说了,不能说每年都有,但隔三岔五的总会在那里露一露面。印象最深的是发表于90年代初的中篇小说《又见乡塘》,受到了重视和好评,《新华文摘》也转载了,并获了《北京文学》奖,应该算是这个过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粗粗算一下,总共在《北京文学》发表了大约有七八个短篇,三四个中篇,虽不算多,却没有中断过,而且今后还会再写。
  和《北京文学》联络这许多年后,再来梳理这几十年的痕迹,回看这几十年路途,感受最深的,我觉得就是一个“变”字。求新求变,是《北京文学》永恒的追求。而这个追求,又是有足够的定性作后盾,有足够的底气来支撑的。这个定性,就是对文学的忠诚,这个底气,来自对文学的理解。所以,许多年来,它追求的脚步始终不曾凌乱,它的方向也始终没有偏离。变的是刊物的面貌,获益的不仅是刊物本身,还有读者,还有作者。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深深体会,这是《北京文学》对我们的最有效的帮助,它的求新求变,对写作者的写作有着很大的启示作用。比如“好看小说”的概念的提出,就曾经让我们认真思考,深深反省,对我们的写作产生了新的冲击,使我们的写作发生了应该发生的改变。尤其像我这样的作者,过去的写作一直比较清淡,总以为只要有内涵,讲不讲究情节和故事无所谓。“好看小说”的提出,对我的震撼和影响很大,后来的几年里,我的小说创作也发生了变化,开始学习努力去写好一个故事,让小说变得好看而有内涵,让阅读越来越精彩。新近获得新世纪第四届《北京文学》奖的短篇小说《谁能说出真相》,评委给予的评语中有这样八个字:“一波三折,出人意表”。我想,这是我在给《北京文学》写稿的时候,首先要做到的对自己作品的要求。
  对了,最后还要特别感谢《北京文学》,今年又发表了我的一个短篇小说《你要开车去哪里》,这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小说。
  
  (本文作者系当代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王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