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鄱阳湖三祭


□ 陈永林


湖祭

农历三月三日,是村人每年湖祭的日子。这天,村里所有的男人都来到鄱阳湖畔。每家都带来猪头、鸡、鱼、酒等祭品。主持湖祭的通常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老人喊一声:“湖祭哟———湖祭哟———”噼哩啪啦的鞭炮声便响个不停,炸得湖里的鱼不时跃出水面。老人拿碗酒,喝一口,慢慢把酒洒入湖中,唱道:
“天上的雨无情啊,
地上的路不平啊,
我把这甘甜的酒洒给你哟,
请你帮我们走过那无情的雨,
走过那不平的路,
啊,湖神!
……”
老人粗犷的歌声在湖面上一上一下跳跃。冥纸燃了,每个男人手里拿三根冥香,朝鄱阳湖跪下,磕起头来。鄱湖滩上一时烟雾缭绕,冥灰落了村人一身。
像往年一年,这时的菊菊被娘看管住了。村里所有的女崽俚都被关在家里。菊菊说:“为啥湖祭呢?”
娘说:“湖祭了,湖神就不会发怒,若湖神发怒了,就会发洪水,洪水会淹了我们的房屋,淹了我们的田地。我们在湖里打鱼时,湖神也会把我们的船掀翻。”
外面的鞭炮声诱得菊菊心里痒痒的。菊菊说:“娘,我想去湖祭。”
娘说:“你不能。”
菊菊说:“隔壁的南瓜也在湖祭呢。”
娘说:“他是男崽俚。”
菊菊说:“凭啥男崽俚能湖祭,女崽俚不能?”
娘说:“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后来菊菊趁娘不在意,出了门往湖畔跑。村人见了菊菊时,都愣了,眼神慌慌的。菊菊的爹过来了,对着菊菊狠狠一巴掌,揪着菊菊的耳朵出了门。路上碰见了娘,娘手里的棍子就落在菊菊头上。菊菊感到头上凉凉的,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菊菊一摸,一手的血。娘也哭了:“你这个惹祸的短命鬼!……”
那时菊菊懂得女人跟男人不一样,女人要低男人一等。女人身子脏,谁惹着谁霉气。
后来菊菊问娘:“湖那边也同我们这儿一样,女人不能同男人一起湖祭?”
娘说:“听说湖那边的女人能同男人一起湖祭。”
“那我今后嫁到湖那边去。”
后来菊菊到了出嫁的年龄,菊菊长得好看,人又贤惠,因而上门做媒的很多。
菊菊对媒人说她要嫁到湖那边去,嫁到那个女人能同男人一起湖祭的地方。
几天后,媒人从湖那边带了个男人来。
见了面,两人都红了脸,都觉得手脚没处放,都望着自己的脚尖。许久,男人问:“你看我……中不中?”
菊菊问:“你那地方,女人真的可以同男人一起湖祭?”
男人的不能两个字刚要说出来,见媒人朝他使眼色,不能两个字在喉咙口转了转,吐出嘴的却是能。
菊菊说:“那行。”
男人长长地吁了口气。
正月初六,菊菊嫁给湖那边的那个男人了。
湖祭的这一天终于来了。一清早,男人说:“今天你待在家,别出门。”
“你不是说你这儿的女人能同男人一起湖祭吗?你骗我?”
男人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我怕说了实话,你不同意这门婚事。”
菊菊听了,泪水哗的一声淌下来了。
男人好言好语劝:“湖祭有啥好玩的?不就是在湖畔摆些祭品,烧几张冥纸,放几十挂鞭炮,跪下拜几拜吗?”
日子流水样平平淡淡地过。
这年又到了湖祭的日子。
傍晚,男人对菊菊说:“明天你去湖祭,我同村里的男人一起去城里干活。”
“真的?”菊菊好高兴,做了三十多年的湖祭梦明天就要实现了。菊菊在屋里来回忙碌,预备着明天的祭品。
天没亮,菊菊就起了床。
菊菊第一个来到鄱阳湖畔。许久,村人都没来,只来了一些小孩。后来德福老人来了,往年湖祭都由德福老人主持。德福老人对菊菊说:“现在湖祭是摆摆样子,过过套,没以前的味了。主要是村人已许久没见过湖神发怒了。”
日头升得一竹竿高了,但来湖祭的没几个人。来的都是女人,端来的祭品也缺这少那。
德福老人又敲钟。仍没人来。
德福老人说:“今年就不湖祭了,都回吧。”
菊菊说:“德福叔公,我们不能白来,还是湖祭吧。”
德福老人摆摆手:“这几个人哪能湖祭?唉,算了,回家吧。”德福老人叹着气走了。其余的女人也走了。
菊菊一个人湖祭。
菊菊把祭品放在湖滩上,燃了冥纸冥香,放了一挂鞭炮,然后端了一碗酒,把酒慢慢地洒入湖中,唱起湖祭歌:
“天上的雨无情啊,
地上的路不平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