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祭


□ 周 聪

周 聪

1

王老板走在油秋镇的青石板路上,刚到拐角路口,一个人低头兴冲冲地撞进了他的怀里。你他娘的走路不长眼睛啊,王老板破口大骂。王老板看清后,居然是李商贩——手里提着一只狗,鲜血还在往下滴。王老板,新鲜的狗,要不?王老板的心里还在惦记着开张不久的酒馆,自然顾不上搭理他,摇摇头便走开了。离开的那一刻,王老板笑嘻嘻地说,这只狗看起来蛮新鲜的,就像我刚开张的酒馆,有空过去坐坐。

王老板,我便宜卖给你吧!李商贩紧追不放。

大热天的,我要一只狗干嘛?并且这么小。王老板迟疑了下,摸了摸脑袋,缓缓递给李商贩一支烟。要不,我拿下?王老板想:倘若酒馆里弄点野味,肯定能够吸引顾客,毕竟李商贩可得罪不得,油秋这地方的商品大多是由他们一伙从外地转运来的。

王老板拿起滴着血的狗,转身从裤兜里摸出钱递给李商贩。李商贩的烟还燃着火星,接过钱,正准备走。王老板说,老李,今后多照顾下酒馆的生意哈!要是再有什么鸡鸭兔的,尽管送过来,我给你高价。

李商贩点点头,转身走开了,拐过街角,他呸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什么东西,见利忘义的小人。狗是孙猎户送的,原本打算自己带回家炖着吃,可婆娘说家里柴米油盐样样缺,还炖狗肉呢,干炖?你要是养不起老娘,当初娶我进门干嘛?无奈李商贩只好狠下心将狗卖出去,找了一下午的买家,就是没有人要,也只能乞求王老板了。

李商贩回到家后,婆娘霜花立马迎了出来,钱呢?给我,家里还等着米下锅呢?李商贩不情愿地伸出手,钱全部到了霜花的口袋。霜花的身影与家中冷清的院落里划开了,一会儿就不见踪迹。李商贩坐在院子里大口地抽着烟,周围腾起了一圈圈的烟雾,他心里还在琢磨怎样才能改变眼前这穷苦的日子,坐下没多久,孙猎户在外面敲门。老李,我婆娘今天出去走亲戚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今天的晚饭你看……孙猎户略带歉意地说。

李商贩的额头爬满了皱纹,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充胖子了。这孙猎户是自己的老相识,按理说不管如何一餐饭还是得请他吃的,可是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李商贩在犹豫中突然想起了王老板,他不是开了个酒馆吗?

老孙啊,狗肉有什么可吃的,咱们去馆子喝酒,算哥哥我请你的!李商贩转愁为笑,故作开心地对孙猎户讲。李商贩的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要是王老板不给他这个薄面呢,那今晚脸就丢大了。

老李,咱们还是在家炖了那只狗吧,好久没有吃到狗肉了,去馆子吃要花钱的。孙猎户仿佛瞥见了李商贩的难处,边坐下边说。

走吧,去王老板那,不要紧,钱总是会有的。李商贩边说边拉起孙猎户沿着刚才回来的路踱着步子,王老板家的酒馆就在拐角的左侧,醒目的招牌在朦胧的夜色中淡漠了,仔细辨认才得以看清:吉庆酒馆。

李商贩和孙猎户刚进门,王老板出来迎接。老李,我没有看错吧,你怎么又回来啦?

不要担心,我又不是来要债的。这不,生意来了——我带兄弟来吃饭了,有什么好菜赶紧给拿出来,把我们给招待好了。李商贩镇静地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