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霖铃


□ 聂鑫森

  火车终于停下来了,我收拾好行李下了车,沿着长廊走向出站口。

  江南的三月,天空难得现出几回晴朗的脸,总是雨云低垂,总是雨声潇潇,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随手抓一把空气也能捏出几滴水来。当火车缓缓地驶进株洲车站时,雨点愈来愈密,愈来愈重,打得车顶和车窗叭啦啦一片乱响。

  在这一刻,清代徐旭旦的《雨霖铃》一词,蓦地映现在脑海,“天昏云白,风风雨雨,沉绵还冽……”

  我是出差经过这里,决定下车去看望一位高中时的同学翁飞羽的,他退职办了一家工艺品公司,近来正闹得有声有色。上车前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接站。我的旅行包里什么都带上了,唯独没有塞进一把旅行伞。在北方用不着带伞,几乎天天都顶着太阳光。尽管我是南方长大的,大学毕业才应聘到北方去工作,可还是不习惯南方这种阴浥潮湿的氛围。

  出站口外.密密麻麻地站着许多接站的人,忽然在人丛中,缓缓地竖起一把收拢的黑尼龙伞,镀铬的伞尖上挂着一块大白纸,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举伞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穿着笔挺的毛料西装,猩红的领带衬着洁白的衬衫,显得很帅气。他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在人丛中扫来扫去。

  我走向那把举着的伞,小伙子一见,挺机灵地奔过来,问:“您是章行老师?”

  我点点头。

  他取下伞尖上的白纸,捏成一团,往旁边一扔.热情地说:“翁经理正和银行的信贷员说话,抽不开身,他让我来接您,请您原谅。我是翁经理的助理,这是我的名片,您就叫我小马好了。”

  他一把接过我的旅行袋,把伞塞到我手上,说:“小车停在车站外,这雨下得真不是时候,您包涵点。”

  我忍不住笑了.好像天要下雨也是他的什么过错。

  我们一头钻进大雨里。

  他把旅行袋靠着我的身子,用另一只手压着伞柄尽量往我这边斜。伞太小巧玲珑,横飞的雨点很快打湿了他的全身。我坚持要把伞移过去,小马急了,说:“章老师,我年轻,要是把你弄病了,翁经理会骂得我狗血淋头的。”

  我们急速地走向一辆“皇冠”。衣服几乎湿透的小马对司机说:“小王,快开,十二点还有个宴会。”

  小王回过头来朝我礼貌地点点头,按了一声喇叭.车便呼呼地跑起来。

  小马掏出手帕.抹着头上和脸上的水珠子.对我说:“翁经理特意在玛利亚大酒楼设宴为您接风,当然,也顺便招待那两个信贷员。她们是来了解情况的,因为我们申请贷款一百万元.想上一个新项目。”

  司机小王嘴角上叼一支烟,问:“华泡子会来吗?”

  小马说:“自然少不了他,他可以使宴席上的气氛变得亲密无间。”

  小王不屑地“哼”了一声。

  小马又补充一句:“不要小看了他,中药铺的甘草,分量不重,作用还不小。”说完,哈哈一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