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岩松(外一篇)


□ 高建录

  中镇霍山,有一个被称为“地质学的教科书,黄土高原的九寨沟”的好去处,这就是霍州市七里峪。在这片因地壳数万年挤压而成的褶皱里,群山环抱,风景奇特。有比比皆是的奇山险峰,有绚丽烂漫的花草树木,有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更有被誉为“华北绿肺,天然氧吧”的清新空气。

  七里峪里只有一个村庄叫七里峪村,也不知道是因峪而得村名,还是因村而得峪名,反正峪里有村,村在峪里。

  穿过七里峪村,往南再往东几百米处,有一块突兀、峻峭的山岩,岩有数十米高,呈红褐色,是七里峪特有的那种红砂砾岩。岩石上长有三棵松树,一棵大的长在岩顶,两棵小的长在岩腰,名日红岩松,有村民刻碑为记。

  站在红岩松对面的沟边看过去,只见红色的巨岩从沟底拔地而起,巍然矗立,威严而庄重。岩顶上的松树在高处展开枝叶,斜着身子张望,有着迎客松的身姿和韵味。岩和松是那么般配,那么和谐,那冷峻的红岩因松树而呈现俊秀与活力,那普通的松树因红岩而显露苍劲和洒脱。

  我被红岩松吸引了,尽管它没有黄山迎客松的奇特和俊秀,也没有庐山劲松的险峻和从容,更没有泰山松的矫健和高耸,但它有着特有的风格和潇洒,透露着坚韧与秀逸。

  走过跌宕起伏的小道,攀上岩顶,走近红岩松,仔细观看.只见树主身有大碗口粗细,显得扭曲粗糙,树根盘根错节,深深地扎在岩石缝中,粗壮的树根将巨大的岩石挤得裂开了一道宽宽的缝隙,看样子,缝隙还会不断加大。

  望着红岩松,我突然记起了夏衍先生写于60多年前的《野草》。在这篇名作中,先生提出了“世界上什么东西力气最大”的命题,讲述了一个把植物的种子放在要剖析的人的头盖骨里,发芽后将一切机械力所不能分开的骨骼分开的故事,给了几代人以深刻的印象和启迪。

  是啊,世界上力气最大的,是植物的种子!

  你看,想来不知哪年哪月哪日哪时,一粒松树的种子随风吹到了这块红岩的缝隙里,而岩缝里恰巧有些土粒,一阵春雨过后,种子发芽了,渐渐长成了一棵幼苗,日头毒毒地晒着它,狂风凶凶地摇晃着它,暴雨狠狠地抽打着它,害虫也频频地光顾它,都想把它摧折,把它害死。几多风雨,几经挣扎后,它逐渐站稳了脚跟,伴随着岁月的脚步,越长越大,越长越壮,岩缝容纳不下它的身子了,只好渐渐地裂开,树根越扎越深,树干越长越粗,石缝越裂越大,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里我要由衷地感叹生命的力量!

  种子不落在沃土而落在岩石上,它没有悲观,没有泄气,没有怨天怨地,而是在阻力磨难中,在斗争中成长,这才有了坚韧,才形成了铁骨,才会对那些顺风顺水中成长的名贵花木不屑一顾。

  我在苦难中成长,经得起任何风雨挫折。你离开了温室,离开了沃土,试试?行吗!

  任何恶劣的环境,任何看来不适宜的地方,只要坚韧,只要顽强,就会有一席之地,原本的环境也得以改变,反过来适应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