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点评:死人的话,我们听到没有


□ 朱吉余

  在我们所处的今天这个社会环境里,如果有人不去关注腐败现象,不去关注对腐败的整肃,那么几乎可以断言,若不是因为其自身太腐败而讳言腐败(这倒比当众做着反腐败报告而背后大行腐败的胡长清成克杰之流要多一些羞耻感),就一定是全无心肝对社会前途漠不关心而无视腐败。
  我们可以在报刊上,在影视上,看到腐败人物的丑陋与猖獗,也可看到反腐败斗士的勇敢与风采,却较少看到有作品来揭示腐败之所以产生之所以在一片人人喊打声中不断蔓延的人性方面的原因。宜丰人的《天堂对话》就是这样一篇从人性方面观照腐败的作品。
  生前有着紧密工作关系的三个人在一场爆炸中同时死去,死去的三个人在火化前进行了一场推心置腹的对话。死后的他们,知道人一死就大家平等了,就无须像生前那样或慑于谁的地位,或碍于谁的面子,于是大家一反生前的深藏不露,把生前不想说不敢说的话都说了出来。死人用他们透明的语言,向我们展现了社会上各种因素如何相辅相成地促进着腐败的发生发展。
  三个人中,司机这个人的形象比较低调,他基本是个本分的人,不曾借官势谋利,正像他自己所言,他并不像"外面所说的那些个当官的司机那样",他对自己所身处的官场保持着距离。但这位可爱的司机同志,对于司空见惯的腐败现象早已熟视无睹视而不见,以一种麻木的态度去宽容腐败,去为腐败行为守口如瓶。显而易见,这样的态度,至少减少了腐败大行其道的阻力。
  如果说,在腐败这件事上,司机表现为一种消极,那么张副市长和尤秘书就是积极的了--一个是原无多大本事却凭着善于取悦领导和创造政绩而成了一市之长;一个是心里很清楚但还是要给领导出坏主意并且对看到的问题打死也不说心里话,就连预感到领导早晚会遭遇非常手段也不说。可以说,这是两个热衷官场又被官场异化的人物。
  三个人物都存在人性缺陷,不同形态的人性缺陷,在一定的社会环境里共同构成了腐败的温床。作品所营造的社会环境里,就是以这样三个人的性格为基本线条,织就了一张腐败的网,向读者展示腐败之中各种社会因素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
  宜丰人的这篇小说,把人物的对话安排在他们已死之后、火化之前、与人世仍保持着某种联系的时刻。我猜想,如此处理是不是有着这样的用意:让人物在既无生前名利营求的束缚,又无纯为灵魂后的漠远, 在这样一种时刻讨论、反省生前的所作所为应该说是比较合适的,也是及时的。
  读完全稿,我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三个人能否升入天堂?我想,如果以他们生前的表现来考核,天堂是应该肯定不会接受他们的,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地狱。当然,如果天堂的守门人满意了他们的忏悔,那自当别论。
  一个是:我们活着的人,不管扮演着与三个人中哪一个相类似的社会角色,是否听到了三个人死后的对话?......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